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徐江||3月份诗歌109首(2018)

诗Mail 2019-01-22 12:55:42

徐江||3月份诗歌109首


《看他人书稿》

通常是无趣的
这时
需佐以音乐
温开水送下
运气不好时
比如刚才
放杜普蕾奏的
勃拉姆斯大提琴曲
渐感生不如死
赶紧换了一张陌生的
巴托克曲子
开头的不和谐音
听了为之一振
至于后面如何
先他娘不管了


《瞬间》

看到“佛”这个字
率先想到的样子
是个娃娃


《如果非让我开始作减法》

满屋子的书里
除了罗素和维特根斯坦
其余哲学书都可以扔出去


《虚拟世界带来的痛苦》

如果能把那些
狗屎歌曲
时政牢骚
骨质疏松的
小说影视与诗歌
都塞到碎纸机里搅碎
就好了


《岁月的厚薄》

唐国强
马晓伟
当年齐名的
两大奶油小生
三十多年后
摇身一变
成了特型演员
一个演了毛
一个扮了蒋


《“善作魂”》

多年以后
一堆老头老太太
面对着苍茫时间
在费力地回望童年
(也就是现在)
他们日渐模糊的脑海里
会不会出现一个穿着
侉红侉红棉衣
在电视上笨笨说教的
动画胖姑娘


《上元节的想象》

两个元宵在夜空
玩起撞球的游戏

无数颗元宵在明月照耀下
两两结对玩起撞球游戏

 


于是缤纷而下


《物之哀》

服役十九年的书架
被扔到路边半小时
就被检木头的大姐给拆了
声音急促而缺乏规则
听着有些揪心
有点像大前年我路过市场
三只流浪狗起劲儿撕扯
半扇多层板木门

这是一周内第二次
亲眼看着书架被肢解
上一次是在书房
雇来的师傅挥动榔头
把无法出屋的转角书架敲碎
十九年的老伙伴
就这么壮烈仙逝
唯一可用来排解的理由
是我知道
它弯曲的横梁已出现裂痕
难再支撑个三年五载

但这样送走它们
心里还是自责
我像个初入行的小贼
在家嘀咕着这算不算
浪费地球有限的资源
老婆听完叹了口气
说你看大学校区那一片
八几年建的楼
还都好好的
刚卖给开发商就都拆了


《断章》

雾气开始覆盖城市
盖子下面
华润万家打折日抢购的人流
在一个个路口汇集
走散


《三月》

随着我的一声招呼
楼上那家的玳瑁猫
从楼西侧的栋口
向我冲过来
绕着我两腿转了一圈
跟着我进了楼
一头扎进对门开超市那家
又被我叫了出来
在我的门框那儿
瞪着绿眼睛望向屋里
蹭了一会儿脖子
掉头上楼去了


《和平年代》

我越看内地影人拍的战争片
越觉得战争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们本来想歌颂暴力的力量
却让人看了在问
究竟是什么力量能把一群人
都修理得那么呆头呆脑


《勉强书·良知》

一篇谈论马尔克斯的文章
标题里出现了“良知”
马尔克斯肯定是有良知的
读者肯定也是有良知的
但你非要特意强调这个吗

呵,明白了
也许是过去这一百年
汉语里这个词出现得太多了
以至于人们认为
这才是文学的必需品
(难道生活里缺乏的东西
就必须是文学中的必需品吗)
而不是想象力、才华
和舍我其谁的混蛋精神


《种性》

所有一流的女诗人
在她们状态最好的时候
读者会以为这就是
那个时代最优秀的女诗人
(没有之一)
类似的情形
小说家里没有
画家和歌手里没有
导演里也没有


《作为书迷》

前半生我的任务是把屋子堆满
后半生我的任务是把书柜看空


《刚刚好》

在我已没什么
买书欲望的时候
这个国家的新书
也恰好到了没几本
值得去买的地步


《惊蛰下午》

大地一片喑哑
溅红了日轮

 


《足球》

电视在播齐达内的纪录片
我关掉声音
打开手机里的爵士乐


《是萨克斯》

没有风

 



《提问》

一个导演
一个诗人
一个学者
一个科学家
一个喜剧演员
……
一旦被媒体叫成“国师”
都是些什么鬼


《物质的喜悦》

弓着背
缩着脖
发着傻
在细嚼慢咽中品着
黄瓜的清香
能感到电视上
球赛间歇的广告
正把变幻不定的光
投映到我脸上

《歌诀》

所有的灵魂和美学落伍者
不可惜
都不可惜

 

 

《当去过的人回来夸赞台湾》

我听到它
面临停电的危机
还有之前的地震
这些信息都令我不快
它们让我想起我的小时候
天呢那样的世界
我们是怎么活过来的
那样的一个世界
千万不要再走进
我的梦里


《奇怪》

我坐在餐馆
在等服务员上菜
身后不远处一桌
传来娃娃
玩疯了的笑声
特别像动画片
《鼹鼠的故事》里
给鼹鼠的配音
真是奇妙呵
人类语言千奇百怪
可各地的娃娃
玩疯了后发出的笑声
竟是一模一样的


《为什么岳飞还是民族英雄》

七八百年的民族融合
让岳飞越来越不像个民族英雄了
或者说为了照顾个别少数民族
不敢叫他民族英雄
想当年女真大帅完颜宗弼
训练的重装骑兵
攻无不克一路征杀
号称“铁浮屠”
“浮屠”是“佛陀”“佛塔”之意
无论是屠杀者自称为佛
还是凶狠的骑兵自比为佛塔
都暗含了将杀人
当作“渡人”的邪恶
抗击如此暴虐恶行的人
不是民族英雄
你他妈是啊


《黑骑士》

从1127年到1140年
金朝大帅完颜宗弼
就是金兀术
在十四年的时间里
共进行了十二次南征
另外两年他也没闲着
在抵抗岳家军的北伐
年年征讨
年年被韩世忠刘錡
岳飞王彦吴阶兄弟
这一帮狠人狙杀
起先总是势如破竹
结尾却动不动大败
全军覆没
四王子壮心不已
每年屡败屡战
颇有诸葛亮六出祁山
姜伯约九伐中原的悲壮
他减赋税裁伪军诛权臣
行反间除去头号劲敌岳飞
先元帅后丞相再太师
统领朝局军政
又有些陆逊司马懿的风范
但遗憾
因为他是战场上的屠夫
人们只记住在评书里
他骑着匹黑马
拎着把破黑斧子


《白骑士》

大将薛礼
字仁贵
北魏刘宋名将
薛安都六世孙
唐太宗末年投军
征高丽辽东阵前
匹马杀敌将一战成名
他大概是高句丽历史上
第一个被敬仰的征服者
扶新王任贤才
古代朝鲜人的一袭白衣
据说源自纪念薛公
白袍白马方天画杆戟
是历史上薛礼的标配
后人分别拿来送给了
吕布马超赵子龙
以及同一个朝代的
前辈罗成
败铁勒破突厥
三箭定天山
神勇收辽东
皓首苍髯脱头盔
阵前敌军万人拜
李世民将他从士兵
一路提拔镇守玄武门
李隆基称他是
古今第一勇将
可惜近百年
因为照顾邻国情绪
一直没能得到
与霍去病窦宪岳飞
相匹配的宣传
我住的城市
有一处叫挂甲寺
据说是因薛公当年
在寺前卸甲歇脚得名
民间
一直是血淋淋地热忱着呵
不似那——朝堂千百年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景点》

几乎每个从近代
发展起来的沿海城市
都有一座修得簇新的炮台
解说员会告诉游客
敌人就是从这里
进入城区的
它是老祖宗反帝
反封建的铁证


《在日落之际炒菜》

本来是要
放蚝油的
想着书柜和
书的事
往锅里
滴了几滴
豉油


《形像》

我在想
这个世上
有没有一尊
这样的雕塑
青铜的裸体女子
短发
翘首
望向远方
长得有一点像
女明星米拉·乔沃维奇
表情有些像圣女贞德
或苏军女烈士
没错
她微微眺望远方
半举着的手上
夹着一支烟


 

《启蒙》

这几十年
我之所以
在干那些
痛苦至极的
案头工作时
还能坐得住
很大程度得益于
大一在剧社跑龙套
那时我一边候场
一边读唠叨的福克纳
厚厚的列夫·托尔斯泰


《幼儿园》

干了一下午活
我决定去吃
半个苹果
我和我和我
和我和我和
童年
此刻正排排坐


《猫》

圆胖的男人
从楼上窜下来
没出一点声音
经过我
冲出门口
转眼消失在
小路尽头

他刚才的
一系列动作
超级轻盈
太像三楼那只猫了
不对
他就是那只猫


《在别处》

出得门来
见对面小区
路灯下
云雾缭绕

“我的金箍棒呢”


《书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把文学评论家别林斯基
和他激赏的诗人莱蒙托夫
并肩放在书架上
没有比这更纯洁的选择了


《书架·英国的,不》

我把克里斯蒂的
《大侦探十二奇案》
放到英国文学的那一层
马上又觉得不妥
阿加莎
在人性的沼泽里
走得并不深
但走得足够远
是的,足够


《书架·待遇》

尽管柏拉图
想把所有诗人
都赶出他的理想国
我却一直大度地
让他的全集待在架子上
为了个性和我很像的
苏格拉底


《书架·重复》

我有四五种《浮士德》
黑塞和村上的书
各十几本
托尔斯泰的不到十本
把《战争与和平》给人了
六七种里尔克诗集
十几种略萨和格雷厄姆·格林
十来种陀翁马尔克斯与莫迪亚诺
都没有细数过
李白杜甫苏轼屠格涅夫莫泊桑杰克·伦敦芥川龙之介斯特林堡汉姆生易卜生周氏兄弟狄更斯劳伦斯亨利·米勒契诃夫库切的文集全集
再加上一些不同年代版本的选集
我不觉得它们重复
这就像你喜欢的人
你会乐于看到对方
在不同的季节天气和时刻
穿不同的装束
我经常把这些书
放在不同的房间或场所
这就像你在每个地方
遇见你喜欢的人


《书架·小多肉》

一本本诗集
和它们的作者
在我这里
都构成了
花期不一
干湿各异的
盆栽小多肉


《实在忍不住了》

我又
泡了碗方便面


《书架·梦》

我取下一本
厚厚的《日瓦戈医生》
告诉留俄的卢森
这是侯马的新译本


《自叙》

你所在的环境
让关于你的一切
都成为一个先天的特例
它一开始就成为人类艺术中
特例中的特例

——难道不好吗
——不好,但,已经够了


《挽歌》

我觉得吧
和爱因斯坦
还不太一样
斯蒂芬·霍金
有可能是个骗子


《追忆》

燥热、潮湿、半阴
一二百米处
能看到粉尘
在搅拌街景
我恍然走在
南方的冬天
我是去值班呢
还是刚刚下班


《斯蒂芬尼根守灵》

我想在霍金和
斯蒂芬·金之间
搞一个双关
我写——
“斯蒂芬·霍金”
结果失算了
因为霍金的本名
“斯蒂芬·威廉·霍金”
也可以叫
“斯蒂芬·霍金”
而“斯蒂芬·金”
就这么被开除了


《春天的讣告》

在微信上
凡看到死人消息
总是尴尬的
因为不好点赞

 


《残酷的诗意》

每一本你正在翻着的书
都可能无法再版了


《李白》

李白会成为禁书的
事实上他在汉语里
一直都是


《鲁迅》

鲁迅其实是很难被禁止的
每个中国读者的内心深处
都藏了一点
他那样的小心思
从坏的方面
从好的方面


《论演技的不对称感》

演过杜甫的演员
一定可以胜任扮演宋江

演过宋江的人
不一定能演好杜甫


《蒙太奇》

镜头一个个扫过
硝烟里满脸血污的士兵

镜头一个个扫过
货架上白色包装的茶饼


《变》

这本新出版的
厚厚的精装书
在我面前摊开
它好像少了一点什么
一枚过去这类书
常用作书签的
流苏丝穗

 


《对话无效》

看到一本书信集
一个我不太喜欢的类型小说家
和一个我喜欢的小说家
他们之间在对话些什么
不,不
恕我在知天命之年
不再好奇这类糨糊


《成精》

我在路灯下
看见一只黄大仙。
小小的
长而细的身子
飞快地钻进楼边
水泥板下的一个小洞里
比猫还灵巧
那洞有多深
能通向哪里
我无从猜想
问题是
它在水泥四处铺盖的居民区
怎么生活
它已从我眼前消失
也找不到
任何人给我解答

 

 

《穿越》

霍金来到了另一个空间
预留给他的位子上果然写着
“斯蒂芬·金”


《名人名》

爱因斯坦的头发一乱
成了爱泼斯坦


《中国式关系》

疯了似地骂口语的人
貌似已经超过跑奖
加入协会的人数
有的写着口语
在给骂的人点赞
有的被骂的
反过来给骂的人
吹捧、点赞


《通感》

天还没亮
被狗吠叫醒
应该是对面
一楼的那条黑狗
临栋黄色的柴犬也爱叫
但肺活量差了一些
新建的小区里
值得偷的东西貌似不多
被贼招惹的可能性不大
那它为什么叫那么早
也许是春天
也许是孤单
带回声的小区对一只狗
多少还是孤单吧
它对着灰蒙蒙的天
用咆哮声充当了一次
翻白眼


《李敖》

越靠着
聪明
犀利
撒欢儿的人
晚节越容易
熬坏了


《白话批评家》

我这么说出事实
似乎有一点不厚道

他因为养老
因为想给家人
留下一笔钱
从丧家的侠狗
变成了一条
赖皮狗


《李敖》

装孙子
装成了
真孙子


《脚注》

当一个人
读了另一个人
二十几种书
后者死时
前者拒绝悼念
当然是
大有道理的

《碑》

我大学时的宿舍楼下
有一座小小的
“三一八烈士纪念碑”
日日看见
夜夜看见
白色的石碑
如果是在凌晨去看
露着牙齿般的狰狞


《传说的秘密》

有人告诉甲狂徒
说他和乙狂徒都爱骂人
甲说不能比
“我骂的都是
能让我坐牢的人”

有人把甲这话传给乙狂徒
据说乙微微一笑
“我敢骂让他坐牢的人
他敢骂能让我坐牢的人吗”
后面这一段我不大信
乙从来没有像甲那样
真坐过牢

 

 

《艺谭·巨星》

山河破败成了什么样子
没有巨星
成吗


《对话》

——你的朗诵里还是有安徽音

——你带着东北口音念诗我们听不清


《自我对话》

——诗歌的门槛低吗

——对,它高不可攀


《时光》

怀表
收音机
寻呼机
共享单车
……
夹在它们中间的



《眠》

快要睡着了
街角的那两个影子
还在打架



《今天的重度霾有些不一样》

今天是国际气象日


《担忧》

我现在最担心的事是
咖啡馆某一天
从我眼前的这个世界
彻底消失了
我又得被迫像少年时代那样
每天从印着书籍和图片的纸缝间
辨认它们的气息与形状


《我—你》

恶有着更庞大的翅膀
我说的不是“他者”
而是我和你


《忽然》

鼠标和键盘
倒退到了铅笔和打字机的年代
我先是一忧
接着一喜


《没有……》

下班路上
坐在公交车上
看两边的街景
想起某年
和伊沙在北京出席
某个歌手专辑发布会
晚上沿街找咖啡店的事
又想起南方和北方
这些年路过的城市
我在脑子里开始写
“一座没有咖啡店的城市”
“一座没有茶楼的城市”
“一座没有……的城市”
……
夕阳此刻照在路边
一座楼身的玻璃上
我盯着它们
好长时间才缓过神来


《镜子》

在夕阳下走着
低头看自己的影子
我想着常见的几只
肥肥的流浪猫
开始晃着膀子
放缓脚步
试着让影子找那种
懒懒的肥胖的从容
但好像不太成功
不管它
也许另一天黄昏
猫也在
满怀失落地
模仿我


《我又联想到了文学》

外国歌手来中国秀台
唱外文歌儿
一定会唱几句中文歌词
中国歌手为同胞唱外文歌
一句母语都不愿意唱


《龙的传人》

我看到的最神奇
对这首歌的表演
是一个内蒙乐队
马头琴和龙琴的伴奏
呼麦的和声
动听无比
唯一的古怪
出在几个伴舞的
姑娘和大姐身上
她们模仿着已故的
迈克·杰克逊
一遍又一遍地摸裆



《敬酒间的对话》

70
后:“现在的人都多长寿啊,也都显年轻……”

60后:“但是……我们实在是没办法啊……”


【诗人们】之《错听》

“康蚂的绿衣服”

“康蚂在熨衣服”


《一问》

我们的
“非物质文化遗产”
是不是太多了


《换岗》

寒流散去
春天以秋风扫落叶之势
跟着雾霾
来了

《春之声》

红色
小推车里的
两岁娃娃
剃了个朋克头
后脑两侧
一直到鬓角
刮得那叫一个
白呀


《前天记》

那应该是
前天中午吧
我去看老妈
一进小区院子
四只半大喜鹊
站成一个半圆
哑着嗓子
说相声

 


《数地标》

双休日实行以后
一年365天组成的
一字长蛇阵里
多出了五十个省略号
也可能是
五十个破折号


《此刻》

霍金在天堂里
哼着一支小调
乔治·迈克尔用吉他
弹出了一个物理方程式



《时代传奇》

一个语文老师
后来成了作家
再后来当了编辑
再后来
去评点金瓶梅了


《有没有这样的武侠小说对话》

这位师太
您失态了


《对白中的时代感》

介绍人对男的说
“X团长,你主动点儿”
又对资产阶级出身的
年轻女教师说
“小W,你配合点儿”

 


《夜颂》

声音之美
旋律之美
形体之美
风和河水
夜色之美
罪恶如礼花
自大地深处升起
绽放开来


《以子之矛,赠子崇拜者》

又扔掉了几份无关的刊物
我想
用这些主办者崇拜的
一个作者的话来评价它们
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虚荣出版物”


《感同身受》

每次看那些方方正正的
茶几和沙发的图片
我总会设想自己
置身其间时的感受
“又得工作了”


《网红》

偶然想起小时候
家里的粉红尼龙网兜
每一家都有几个那样的
或者粉,或者紫,或者绿
或是几色混杂
有时挂在门把手上
有时挂在车把手
随着风
随着移动的自行车轮子
随着自行车轮子下
圆圆扁扁的影子
一荡一荡


《岁月行》

每一本诗集
都是一份时间表
你用颤抖的毛笔
颤抖的钢笔
屏幕上的光标和轨迹球
游移或果断的键盘声
记录下每天
记录下变化
它们惊天动地
在文字里得其所哉
安之若素

 



《花火集》

春天是伴着救火车频繁的尖叫到来的

 

 

《花火集》

让我们听人间的歌吧
持久地听着它们



《花火集》

春天的眼里
有沙子



《花火集》

终于可以过一个
不放鞭炮的春节了

终于过上了一个
不吃汤圆的元宵节

 

 

《花火集》

迷信书比哲学书有趣
里面跳动着形象



《花火集》

有时在某个微信群
会突然看到来自大山深处的王八蛋


《花火集》

有些王八蛋
是藏在世界名著的页缝间的

 

《花火集》

坐在临街的窗边吃饭
银行的灯箱招牌在马路对面瞪我



《花火集》

那列火车跑起来了
像一道疯了的火


《花火集》

军用飞机一开始都长得像鸟
后来它们越来越长得像鱼



《花火集》

中国人
爱嚎丧


《花火集》

世界睡吧
我们念诗

 


《花火集》

夜深了
两只袋鼠还在电视上踢打


《花火集》

路边一个俗楼
写着 “先知谷”



《截绝句》

我可以坐船
但有时不敢想
它开在茫茫的大海上

《截绝句》

岁月搅拌着眼前这杯咖啡

是命运

 

 

《截绝句》

每看到米其林餐厅的名字
我先想到的都是一屋子人
在吃自己桌上的旧轮胎


徐江历史链接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