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澳洲恐怖故事 独家盘点澳洲华人十大诡异惨案 (上篇)

这就是澳洲 2019-07-25 16:17:28

然而,即使是这世界上最孤绝的地方,也挡不住人心的冷酷。


因为只要有人存在的地方,就注定不会是仙境。


最近,发生在美国的女留学生章莹颖失踪案占据了各大媒体的版块,让人们不禁又对海外华人的安全问题产生热议。


妖妖姐不想再如其他媒体一般冗述关于章莹颖案的细枝末节了,不如让我们籍此案的契机来盘点一下近年来在澳洲发生的与华人有关的十大诡异惨案,帮助您从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侧面一窥海外华人在“冷酷仙境”中的生活状态。


俩幼女亲睹其父生生挖出别人眼球


2006年1月8日,澳洲著名的华人慈善团体“澳洲华人服务社”主席潘南弘,正在其友人何淑懿家帮忙照看她的两个女儿。

此时已与何淑懿分居的钟维洲找上门来,意外发现潘南弘与其女在一起,顿时怒火中烧,立时冲向潘厮打起来。

缠斗中钟维洲试图用手指挖出潘南弘的右眼,虽未成功却也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剧痛之下的潘南弘站立不稳摔倒在地毯上,而钟维洲随即试图挖出潘南弘的左眼。虽然潘南弘几经恳求却终被挖出左眼。


事出有因还是无妄之灾?


1989年来澳的何淑懿于九十年代初经人介绍与钟维洲相识并结婚。婚后相继育有两个女儿,其婚后生活并不尽如人意。


钟维洲强烈的控制欲使何淑懿倍感艰辛。何淑懿虽辛苦工作却需毫无财务自由,以致国内老父罹患癌症却因钟维洲的拒绝而无法寄钱给父亲治病,因为潘南弘的热心资助才得以回国照顾老父。


何淑懿称,数年前潘南弘的母亲入住其工作的老人院,由此认识潘,在何的心目中,潘南弘是一个拥有高尚人格的人,她赞扬他为人“正直、光明磊落、热心助人但不求回报”。


何父重病那次借钱是唯一一次潘南弘对她在经济上的帮助,而且写有欠单。后来与钟分居,居所需要由潘出面租用,因她过去一直受钟维洲控制,没有个人的信贷纪录,所以潘南弘仗义帮忙。对外界有指她的居所和车都由潘南弘提供,她说这简直是“侮辱”。


父亲是恶魔!俩幼女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在本案发生的一年多之后,也就是2007年5月22日,新南威尔士州法庭做出被告钟维洲有罪判决。


当庭法官一致认为,被告钟维洲的行为极其残忍,并造成受害人潘南弘双目失明且生活无法自理。法庭裁定被告人非法闯入私人居所以及恶意造成残酷伤害,两罪并罚判被告入狱十四年零六个月。


对于当日的惨案,何与钟分别11和6岁的女儿目击了整个案发经过,何说,女儿至现在还要接受心理辅导。


大女儿Amanda对父亲的所作所为非常痛恨,甚至要改名换姓,因不能接受自己身体内流着与她父亲相同的血。


小女儿Angela因年纪太小,不懂表达,但事发后经常发噩梦、心跳和呕吐。


同僚落井下石争权夺位


潘南弘遇袭导致双目失明一案,法庭内的审判告一段落之际,法庭外的另一场“审讯”却才刚刚开始。

华人服务社一向服务社会上的弱势社群,其中的社工辅导服务,也包括辅导家庭感情出现问题、各式各样受伤的人。

而当华人服务社的创办人兼主席遇上同样的问题,同僚是否能用同样的态度来帮助受害者?答案是否定的!

在潘南弘受伤期间,华人服务社推出了一位代理主席,尚没有撤销潘南弘的主席一职。 而当潘南弘宣布恢复华人服务社主席的工作后,转瞬间却又有人宣布华人服务社选出新的董事局及新主席,撤销潘南弘的主席一职。据说,这次董事局的选举,并没有召开社员大会,没有按照有关章程去进行选举,合法性存疑。而个别同情潘南弘的董事,更被摒出局。


妖妖姐一句话点评:有眼时看不清人间险恶,无眼后才知道世态炎凉



光天化日之下入室抢劫


2008年10月26日中午12:30左右,一名26岁的澳洲土著男子Brendan Dennison持刀尾随并劫持一名女子闯入位于悉尼Waterloo地区McEvoy Street上的一栋公寓楼。

据大楼入口处的闭路电视记录显示,到访女友进入并走向电梯时,疑犯尾随进入电梯。女事主按下电梯楼层按钮后,疑犯却未按键,而是掏出刀来将她挟持。 

除了被劫持的女子外,当时房内还有一对年轻情侣和另外一个女孩。这对情侣分别是来自中国的18岁留学生Wei Liao和19岁的韩国留学生TAE WOOK HAN,一共四名受害者。

韩籍伤者Han从公寓内拿出一把刀与疑犯对峙,但后者挟制其中一名女事主并用刀恐吓,勒令“把刀丢掉”,Han只得照做。


抢劫并性侵四人 受害人有男有女


入室后歹徒色心突起,持刀胁迫软禁4名受害人,当场强暴Wei三次,强暴Wei19岁的韩国男友Han两次,其间Brendan Dennison还逼迫受害者做色情表演等一系列让人羞辱的行为,并对四人都实施了强奸。


随后四人一度分开,同屋的另外两名受害女生趁机躲进房间内,剩下的一对小情侣不堪凌辱,无奈只能退却到阳台,并想从三楼的阳台冒险攀爬至二楼的阳台逃生,却不幸从三楼阳台坠落,造成惨剧。


中国女生Wei当场丧命,她的韩籍男友保住了一条命,但是脊椎和腿部摔成重伤。行凶男子在二人坠落后匆忙逃离了现场。


Brendan Dennison后来还抢走了Wei住所中,其余两名中国籍女学生身上的170元现金。


被害人曾数度电话报警 警方却无法锁定位置?


2008年11月4日,澳洲本地主流媒体放出重磅炸弹,称坠楼案这一悲剧原本可以避免。这一消息在华社乃至全澳社会引起轩然大波。


 警方查证确实,10月26日案发当天下午1点15分,4名受害者之一曾拨打000紧急电话求助,称“你要救我”,并要求叫救护车,随后电话断线。警方试图回拨,但只听到留言信箱。


警方查出来源公寓,但无法从数以百计的楼房中确定具体单元号。10分钟后,即下午1点30分警方离开。1点40分坠楼案发生。


 男女受害者坠楼后,另两名躲进卧室的女子之一再度拨通000报警,但警方发言人称,“尽管确认需要救助,但他们无法提供地址,警方使用调查手段确定方位,并立刻派出警车。”他指出,“警方重视每一个000电话,但无法在如此密集的公寓中找到致电者。” 


是酒后乱性、吸毒幻觉,还是残暴变态?


经过近两年的漫长诉讼,Brendan David Dennison最终领刑28年,包括21年的不可假释期。其中关于谋杀单一控罪的量刑,分别为最高18年和最低11年刑期。


丹尼森的辩护律师约翰•斯特拉顿(John Stratton)在最高法庭的听证会上称,在这起案件发生前,当事人已经连续一周注射冰毒,因此他对此案毫无印象。他表示丹尼森是个“无家可回的流浪汉,并且当中国女留学生坠楼案案犯认罪时已经至少两天没有睡觉了。”


Dennison之前告诉警方,他犯案前曾吸食冰毒并严重缺乏睡眠。他称,“我不想这样的,我没法控制自己”。Fullerton法官认为,Dennison应对这名女受害人的丧生负责,因后者为逃离拘禁攀爬阳台,是本能的求生行为。


另三名受害人“人间蒸发”,是不想重忆旧事还是?


案件中涉及的另3名受害人,自案发后再未向公众露面。死者生前的韩裔男友早已康复出院,案发一周年之际接听记者电话时,曾表示“无可置评”。直至结案,他亦从未出庭聆讯,另外两名受害川籍女生也一并“人间蒸发”。


据悉,在Wei的葬礼上,死者的韩裔男友并未露面,但据称曾在亲友陪同下抵达葬礼现场门外,徘徊许久,始终没有入内。 


 妖妖姐一句话点评:被人尾随、跳楼逃生、报不清地址。年轻人安全意识不强,惨案发生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



爱妻失踪 “深情”丈夫报警


2009年7月31日,家住悉尼Epping牛津街时年32岁的华裔女子毛玲并未准时上班,并自此杳无音讯。


其丈夫孙焕随后在周边街区贴满寻人启事,在各华文社交网站上寻妻,并在朋友的陪同下,于8月3日向警方报称失踪。


他还希望借助媒体的帮助找回“失踪”的毛玲。他称,在此之前的周五晚,两人还一同享用泰国菜,并前往麦觉理购物中心电影院观看电影。次日早晨醒来,发现妻子不见人影,从此“人间蒸发”。


宠物狗挖出残肢拖行两公里回家


2009年8月9日,12岁女孩Montana的小狗散步回家居然拖着一只人脚!警方随后在该区靠近Hume高速路高架桥附近的3片丛林中,找得部分其他残骸。


警方经DNA鉴定证实被害人身份正是毛玲,发现残肢离孙焕和毛玲位于Epping的家距离有106公里之远。


警方发现,在孙焕妻子毛玲尸体被人发现在悉尼西南区几日前,孙焕曾经购买了电锯、手套、清洁剂、购物袋和保鲜膜等工具。


孙焕于12日凌晨1点15分在家中被捕,当日被控谋杀罪名。


庭审透露更多恐怖细节


检控官Mark Hobart告诉法庭,毛玲的头部被锯下,包裹在三层垃圾袋中,脖子处用干净布包住。

Hobart说:“毛玲应该是在死后被分尸的。”验尸官在她的断颈处发现一个淤青,但由于脖子残留的长度不够,还不能断定这是她死亡的原因。


曾为恩爱夫妻


孙焕与毛玲在北京时便是邻居,两家熟稔,分别于2000年3月和9月来澳留学。他们结婚已8年,购有物业,但尚未生养小孩。


毛玲完成会计硕士学位后,生前在Tenix项目设计公司就职,并正备考CPA。至于孙焕,之前在日本富士通电讯公司悉尼分公司工作。


然而案发前,孙焕和另外一名女子有染,两人还被人看见在公众场合牵手同行。这暗示了他和毛玲之间婚姻的“红灯”,同时也让人揣测起毛玲被杀的原因。


丈夫罪名成立 畏罪自杀


11月30日在新州高等法院,现年34岁的华裔男子孙焕被陪审团裁定谋杀并肢解妻子毛玲罪名成立。当晚,孙焕在悉尼Parklea监狱的单人囚舍里上吊自杀。


陪审团达成一致意见后,判刑意见书本打算12月2日提交给法庭,不过法庭在1日便获得消息称,孙焕在监狱中自杀身亡。


一件凶案 两处凶宅?


10/48a Oxford Street Epping NSW 2121


这是案发时夫妻俩租住的房子,虽然凶案可能并没有在此物业中发生,但毫无疑问地,此物业因毛玲案背上了“凶宅”的恶名。


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孙焕毛玲夫妻俩有另一处物业:21/17 Conie Ave, Baulkham Hills


这是夫妻俩名下的房产,因为分尸并不是在Epping屋中发生,不排除是在此屋中发生的可能性。


因此,毛玲这一件凶案祸及两处物业成为“凶宅”。


妖妖姐一句话点评: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但孙焕演技再高超、藏尸计划再精密也逃不过四个字—冥冥注定。



本公众号特邀著名律师 — 唐林先生点评


 


潘南弘是我20多年的朋友。记得我们1998年开始筹建团结党的时候,潘先生已经是华人服务社的主席。出事那一阵,我应该正好在国内。还是回到澳洲后才听说的。整个的情节,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令人发指。中国人常爱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从来是不信的。2003年10月,胡锦涛主席来访,潘先生和我一块参加了接见和合影。最近一次见潘先生是今年3月,地点是在华人服务社。我们俩聊了好一阵。他积极向上乐善好施的人生态度给我留下的印象极为深刻。 


毛玲案有很多可以说。可以说得很细致很详尽很完整,毕竟唐林律师行是毛玲案受害方即毛玲家属的律师,一如好友王志东是章莹颖案的受害方律师。但正因为是律师,很多话又不方便说了。 


最后想说一句,妖妖姐文字优美,叙述简洁流畅而不失全面,用心很深,点评出彩。只要坚持下去,一定会在严肃的读者那里,打开一片天地来。


唐林律师行(Lin Tang & Co. Lawyers)成立于1999年。是第一家由中国大陆背景的留学生创办的澳大利亚律师事务所。2003年,唐林律师行获得中国司法部批准并颁发执照在中国北京成立具有全面经营能力的代表处。与Malleson、Minter Elison、Ashurst等大所一同在北京为中国企业提供澳大利亚法律服务。专业范围包括公司并购、地产开发、商业纠纷(含诉讼和仲裁)及移民。唐林律师为经过澳洲政府移民代理注册机构(MARA)授权确认给澳6000多名注册移民代理上专业培训课(CPD)的唯一华人老师。唐林律师行的宗旨是以专业经验和职业道德为赴澳和在澳的中国企业提供全面公司法服务,同时把为澳洲当地华人社区提供服务当作自己义不容辞的天职。



此文篇幅较长,我们将分为上中下三次推送,敬请谅解并持续关注。


本文系本公众号摘自网络整理而成

如欲转载请联系我们

图片和文献来自网络

References:

http://www.xkb.com.au/html/news/zuirehuati/2010/0718/38523.html

http://m.chinabaike.com/z/dili/2011/0119/197903.html

http://bbs.tianya.cn/m/post-outseachina-24335-1.shtml

http://www.chinanews.com/hr/2010/11-02/2627187.shtml

http://www.chinanews.com/hr/2010/12-03/2697283.shtml

https://www.ozabc.com/thread-522291-1-1.html

http://www.chinaqw.com/news/200908/18/176246.shtml

https://oursteps.co/bbs/archiver/?tid-869855.html

http://bbs.wenxuecity.com/australia/311611.html

http://bbs.tianya.cn/m/post-340-5360-1.shtml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