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谈“真实语料学中文”

美国中文教学 2019-06-14 11:30:13

在美国念研究生的时候,教授就提到过一个外语教学的好方法“authentic materials”。一开始懵懵懂懂的以为就是老师带一些教具去教室,让学生可以看得到、摸得到。认真掌握了才知道,原来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



有朋友可能会问,老师,什么是“authentic materials”,翻译成中文就是“真实语料”的意思。


(图片摘自“CALPRO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Authentic Materials”)


讲得白一点,“真实语料”指的是在目标语国家中为母语使用者所设计的,而非为语言教学目的所开发的语言资料。比如说,CCTV-1每晚七点的晚间新闻,他们并不是为了语言教学而开设这档节目,而是在目标语国家为了传播信息给母语使用者而专门开设的节目。


真实语料一般分为两大类:

印刷文本和视听片段


其中,印刷文本包括各类广告、指示牌、说明书、节目单、菜单、贺卡等等;视听片段又包括电话录音、广播、影视片段等等。


那怎么把真实语料带入中文教学呢?


在介绍中文教学之前,我们先来看一位法语老师对她课堂用真实语料教学的一些方法:




在图片中我们看到,她的真实语料包括法国电影、文学、音乐及新闻。这对于我们中文教学也是一个好的借鉴,下面我们就来总结一下如何把真实语料带入你的中文课堂。


1. 目标明确


在使用真实语料以前,首先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明确自己的教学目标,落实到日常课堂中就是要明确自己每单元的教学目标跟任务是什么。


拿我的中文课来说,在介绍春节的时候,我就会找一些对联和红包,乃至关于春运的报道,CCTV春晚的一些节目给学生看等等。需要注意的是,根据学生程度的不同,教学任务、教学目标的不同,真实语料也应该有所不同。拿春节举个例子,在中文一的班上,我会介绍红包的来源,并让他们看一个在中国新年的时候,孩子收到长辈红包的视频。然后,我让他们课后自己做一个红包拿到教室里来。之后我会在每个红包里放上不同数目的人名币,再让学生们抽红包。在AP中文课上,我就不会再介绍红包了,而是会讨论更加深入的话题,像有关春运的报道,以及CCTV春晚上的一些节目。例如,今年春晚跟新疆有关的一个小品,为什么羊奶厂厂长不愿收汉族施工同志的羊奶钱,而汉族施工同志一定想把羊奶钱补给厂长。学生看完节目后,不断可以复习之前学过的话题“中国的56个民族”,甚至能和“政府的帮扶政策”结合起来讨论。


2. 循序渐进


有的老师认为,凡是真实语料,并且跟教学单元主题相关的内容都可以拿来用,其实不然。老师在选取材料的时候,心里一定要清楚学生的水平,可以参考美国ACTFL出的"Can-Do Statements"(文末提供下载地址), 这个文档非常有用,因为它能帮助大家了解在不同的语言学习阶段,学生应达到怎样的水平。孙老师之前发的那篇关于OPI的文章,里面提到考官在决定学生语言水平的时候,也是参考的这份"Can-Do Statements"。


(图片来源于链接https://goo.gl/Hz07f4)


在掌握了学生的水平后,老师在选取真实语料的时候,就可以根据学生的情况选取材料,总的原则是真实语料应该基本符合或适当超越学生现有的词汇和语法水平。这样一来,学生不会因为材料困难而产生挫败感,反而可以增强学生的自信心。在选择材料的时候,老师也可以根据学生的特点,适当增加一些趣味性较强的,能产生学生共鸣的,并且跟实际生活接轨的真实材料。


3. 任务型语言学习


任务型语言学习(task-based language learning,缩写 TBLL),又称任务型教学(task-based language teaching,缩写 TBLT)、任务型教学法(task-based instruction,缩写 TBI),是一种语言教学法。这种教学法重视真实道地的语言(也就是我们说的真实语料),而学生必须使用目标语言完成有意义的任务,例如打电话订购商品、安排行程时间、制作流程图表等等。教师不以语言是否精准来评量学生的表现,而是重视任务的结果是否确实完成,例如是否真的订购到某样指定商品等等。因此任务型语言学习特别适合训练学生的口语流利度以及说外语的自信心。


那怎么把真实语料跟任务教学法结合起来呢?


在上面第二点中有提到,作为老师的我们,一定要了解学生的程度,因材施教。明确了学生的程度,老师可以用真实语料给学生布置不同的任务。举个例子来说,“餐馆点菜”这个话题,真实材料是中国餐馆的菜单,程度低一点的学生,老师可以让学生找出自己喜欢吃的菜,或者比较菜单上价格的差异;程度高一点的学生可以让他们分组点菜(角色扮演),或者比较两家餐馆菜单的差异,以及哪家的性价比较高等等。


这里多一嘴,在使用任务型教学法时,要注意它的三个特点:


(1)目标明确:学生所须要完成的任务必须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教师制定目标时需要考虑该目标是否容易评估其完成程度。

(2)交流信息:学生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需要用到目标语言进行信息的沟通与交流,以便达到最终的目标。

(3)积极参与:一个成功的任务能够激发学生的兴趣,促使其使用一切能够使用的目标语言来完成任务。


4. 结合网络科技



随着“滑世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语言老师用科技把自己的课堂变身成Language Lab,语言实验室。像“知识改变了命运”一样,网络科技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在美国很多学区,学生人手一个ipad的情况并不少见。老师在准备真实语料的时候,不需要在像从前那样,大量打印出各种材料,只要准备好链接轻轻一发,学生立马就能收到信息。比如说,像今年的央视春晚,我就在YouTube上找到了视频,并把链接发给了我的学生。学生根据我布置的任务,在ipad上完成作业后就直接提交给我了,非常方便。


5. 调动学生积极性


除了以上提到的四点,老师还应该积极调动学生的积极性,甚至让学生参与到语料收集的过程中。比如,在讲去“北京旅游”这一话题时,老师可以鼓励学生上网搜国内的相关旅行社信息,如“机票酒店预订”、“旅行线路”、“价格比较”等等。老师让学生积极主动参与进来,不但添加了学生的学习乐趣,也可以为自己准备的材料查漏补缺,师生间相互补充,相辅相成。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此外,我还想谈谈真实语料的使用弊端及日后可以进步的空间。


老师们每节课的时间都有限,也很宝贵,我们常常希望充分利用好课堂的每一分钟。可是,真实语料往往偏重对文化产品的认知,语料里面有很多词汇跟语法并不是学生迫切需要的,有的甚至会超过学生接受能力的范围。虽然现实很骨感,但是我们还是鼓励老师在自己的汉语课堂尽可能多地使用目标语。与此同时,语料把握不好往往会打破课堂的节奏,老师可能不得不用英文解释一些学生好奇但又不是本课重点的语法或单词,最后导致“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除此之外,尤其是在海外,出了课堂,学生很少有实践汉语的机会。如果课堂上真实语料把握不好,学生学到的内容有可能跟别的汉语学习者无法沟通。比如说去年电影《恶棍天使》里很流行的一句话,男主角邓超扮演的棍哥常说“我很焦灼”,这句话的字面意思是“心中焦急像火烧一样”。中级水平的汉语学生应该能说出“我很烦躁”这句话,但如果在课堂上没有学过的学生,听到“我很焦灼”这句话,正常反应都会来一个“what”或者“你说什么”。


刚才说到的“学生很少有实践汉语的机会”,我的建议是可以在学校定期组织一些“汉语角”或者有条件的老师可以带学生去中国城的老年人中心做做义工,多跟母语是中文的人群交流。


最后,在真实语料的使用上,我的个人看法是遵循“从易到难、由简入深、循序渐进”的学习原则,把教材内容跟真实语料巧妙结合,相辅相成进行教学。当然,这也给我们老师提出了一项挑战,正所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此也鼓励各位老师平常多跟别的有经验的老师多交流学习,共同进步。


前段时间,宋老师就很荣幸地读到一篇艳君老师写的文章,叫《真实语料学中文》。在这篇文章里,艳君老师组织带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老师,收集了七个主题434张真实语料图片,完整版一共272页。很荣幸,艳君老师已经允许我们平台转载她的这篇文章,明天我们就会发出,在文末也有提到下载这272页pdf的链接,是非常宝贵的教学资料。敬请期待!


“Can-Do Statements”下载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mi2ojMC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