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茶与生活:一朵轻云刚出岫 读《晴窗集—晓村茶话》

百年孤独 2019-11-04 12:35:57


▲点击关注,这是百年孤独的第174篇原创作品,欢迎转朋友圈微信群


点击  ► 播放,音乐响起,阅读开始 



《<晴窗集—晓村茶话>序》片段(题写/嘉亮


一本好书

能流多久

能传多远


2016年6月8日,《晴窗集—晓村茶话》从北京出发,6月14日到达重庆书友龙玥手中,6月30日到达安徽宿州书友静水流深手中,7月9日到达山东临沂书友Mayleen手中,7月21日到达江苏淮安书友落茴手中,8月6日到达江苏东海书友惜若手中,8月18日到达南京书友查无此人手中,9月9日到达天津书友大耳朵牙手中,9月19日到达重庆书友从心开始手中,10月4日到达南宁书友浅宛清画手中,10月16日到达深圳书友羽伊手中,10月31日到达安徽淮南书友冰雪玉儿手中,11月13日到达广东广州书友若澜手中。五个月,流传了十二地。


冰雪玉儿读后说:“我现在是一位网络写作者,每日的午后,泡上一杯清茶,闻着一缕缕茶香敲着有节奏的键盘,我特别喜欢这样的感觉若澜读后说:“遍览此书,不觉得专业论茶之书的学术之厚重,也没有文学家舞文弄墨的繁复感,作者笔调轻松,读者读来如饮清茶,唇齿生香、心情舒畅。如你也想读《晴窗集—晓村茶话》点击此处,邀你参与好书流传。


 


一朵轻云刚出岫

/若澜




我于去年在广州的某个茶社主讲了讲座“红楼茶事”,便与茶结缘,也对《红楼梦》有了特殊的感情,因此,我借用越剧《红楼梦》中的唱词来形容读徐晓村教授新作《晴窗集》的感受,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说“轻云”,是因为遍览此书,不觉得专业论茶之书的学术之厚重,也没有文学家舞文弄墨的繁复感,作者笔调轻松,读者读来如饮清茶,唇齿生香、心情舒畅。
 
作为主编过《中国茶文化》等书、策划过《中华茶苑》等电视片的作者,徐晓村先生的学识成就了笔调的从容,在辨析一些历史上论茶的观点之误时,也驾轻就熟,如“晴窗细乳戏分茶”一篇(第16页至19页)),用字不多,却把“分茶”与“点茶”二者分辨得清楚明白,文中引用陆游、杨万里的诗,以及钱钟书的注解和《大观茶论》的详释,也都取舍有度、恰到好处,未遗人以“掉书袋”之嫌。
 
作者寻茶足迹遍及神州,所谓“踏遍青山人未老”,描摹各处产茶,着墨不多,却得其精魂。我在岭南生活了近二十年,自然关心本书中写南粤茶种的文章,“凤凰单枞”正是这样一篇(见第174至175页)。文章从山水入笔,点出凤凰单枞的产地----乌岽山,接着谈乌龙茶分类、“宋种”的历史、凤凰单枞的特色、“乌岽”与“岩茶”的区别与联系、采茶人的欢笑,最后以抒情收尾,通篇行云流水,而要点皆备,令人称叹“轻云出岫”!而有的句子极富文学色彩,足见作者对田园牧歌生活的留恋确出于真情实感,如“只有一群孩子在恣意嬉戏,将他们玻璃一样清脆的声音向远处撒播着”(见第175页)。
 
我说“刚出岫”,还因为本书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或者观察的角度,引得读者眼前一亮或者会心一笑。如“以一个冷静的头脑去看忙乱的世界”一篇,作者从《茶经》的有关段落入手,引用陆羽同时代人的论述,抽丝剥茧、条析缕分,得出了自己的结论----“陆羽创造的这个饮茶程序构成了一种新的秩序,而任何仪式都是由一个特定的秩序构成的”,“喝茶在这时成为了一种以静为核心的修养身心的仪式或方式”(第48页),此结论对于普通读者深入理解陆羽这位“茶圣”在中华茶文化的贡献很有帮助。
 
当然,本书在编辑方面也有一些值得探讨的地方,这是“才出岫”的另一层含义。如文章的分类,“茶之史”与“茶之路”二者有交集,在“史”中的文章可以归入“路”中,反之亦然,而“茶之路”又可能被理解为“茶叶传播之路”,写作者觅茶行旅,则用“茶之旅”似更贴切。此外,用在书中的图片,有的具名,有的不具,图片名字的位置忽左忽右,忽而又在下边,不够统一,使得文字本身体现的清新淡雅之风有所遮。这些问题,都希望在再版时能够得到重视和解决。
 
瑕不掩瑜,作为爱茶之人,我们还是欢喜这样一本亲切、自然的茶书轻盈出世,与我们相伴左右!



茶与生活

/冰雪玉儿


记得我小时候,我家桌子上永远有个泥茶壶,茶壶里永远有茶水,我们放学一到家就拿个大碗从茶壶里倒一碗茶“咕咚,咕咚”一口气就喝完了!

 

那时我并不懂什么茶,就觉得茶水很解渴。

 

有一天,我有个同学跟我一块到我家,当她看到我喝茶时,惊叫道:“你们也喝茶?”

 

我听同学这样问我,我很奇怪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喝茶呢?”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农村大多数家庭还都比较贫穷,茶叶就算是“奢侈”品了。有的家庭别说孩子,就是大人也舍不得买茶回来自己喝,买点茶也是留着来客人喝的。所以说孩子们不常喝茶,也就喝不了茶,他们嫌茶苦就是给他们喝他们也不喝。

 

我爸喜欢喝茶,我家又好经常来客人,所以我从小就跟着大人喝茶,喝习惯了,就觉得茶水比白开水解渴。

 

后来我到了城市,在农村喝惯了井水,喝不了城市里的自来水,一闻到那漂白粉的味道我就想吐,每天非得泡很浓的浓茶我才能喝的下去。

 

那时经济条件又不好,买茶叶只能买那些便宜的草青来家喝。

 

由于我的胃不好,绿茶喝多很伤胃,几年后,我也习惯了自来水的味道,渐渐地茶也就不喝了,改成喝白开水了。

 

但是我虽然很少喝茶了,而我始终想着茶的那种清香略带苦涩甘甜的味道。

 

以前我就知道茶比较解渴,现在慢慢也学会了品茶,还知道了一些关于茶的常识,也知道了对胃不好的人喝什么怎么喝才不会伤胃。

 

知道了这些小常识,我也就敢喝茶了。

 

我现在是一位网络写作者,每日的午后,泡上一杯清茶,闻着一缕缕茶香敲着有节奏的键盘,我特别喜欢这样的感觉。

 

我总是幻想着,我有套很温馨安静的房子,房子有间露天花园,花园的中间摆张桌子,有时间我就坐在那里品茶,读书写作,这就是我向往的小资生活方式。



茶散文之经典    慢生活之真言 


关于《晴窗集—晓村茶话》内容:

►   作者言:我觉得我就像一个业余的花匠,在被沥青、水泥和砖石覆盖住地面的城市里,找到了一小块裸露的土地,种上不值钱的野菊,当秋风萧瑟,草木凋零的时节,有人看到野菊不起眼的花瓣上阳光一般的金黄色,并因此感到一丝暖意,在我就是莫大的欣慰与幸福了。 


关于《晴窗集—晓村茶话》作者:

►   徐晓村,男,1954年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退休前任教于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发表过“现代文学”“当代文学”“茶文化学”等方面的论文20余篇;主编《中国茶文化》《茶文化学》两本著作;创作的52集电视记录片《中华茶苑》曾获中国教育电视台年度栏目一等奖;此外还创作过电视剧、电视专题片、纪录片30余集。发表过百余篇(首)小说、诗歌、散文。 



点击 关键词 阅读以往作品

父亲 | 情书 | 山居 | 不见 | 钟爱 | 三亚 | 无锡 | 南京 | 济南 | | 教育 | 五道口 | 独享 | 逃离 | 什刹海 | 北京梅城 | 远行 | 兄弟 | | 平凡 | 茶话出生 | 期待 | 流传 | 悲凉 | 头发 | 文物 | 夏花 | 夜鸟 | 你好 | 恋歌 | 星星 | 前世 | 文字 | 山中 | 老炮儿 | 初恋 | 天堂 | 土地 | 当年 | 消失 | 热度 | 惊蛰 | 生命 | 盘龙 | 春天 | 友好 | 真情 | 哥哥 | | 山民好劳力 | 时光 | 天真 | 山地 | 心绪 | 心宽 | 好书 | 我姐 | 喊山 | 音乐爷爷 | 天空 | 最冷的话 | 油纸伞 | 梦想 | 青春 | 天津 | 阳光 | 秋天 | 老弟 | 好字 | 再婚 | 眼睛 | 往事 | 大地 | 拥抱 | 糗事 | 童话 | 找回她 | 泪眼 | 愿景 | 夜半 | 好人 | 灿烂 | 盼望 | 北京妞 | 咖啡香 | 在一起 | 梦醒 | 微笑 | 沙漠 | 中毒 | 落叶 | 起风 | 颐和园 | 媳妇 | 女儿 | 过年 | 死神 | 浪漫 | | 焦波 | 大学宿舍 | 情歌 | 天地 | 背影 | 艳遇 | 扛住 | 剪裤边 | 照相 | 爬山 | 动起来 | 铁哥们 | 孝儿 | 幸福 | 一天 | 良心 | 可怜 | 原谅 | 操心 | 妈妈 | 公公 | 智慧 | 平安夜 | 太阳 | 书记 | 二荷 | 母子 | 儿子 | 干女儿童年 | 茶香 | 暗灵 | 启功 | 遇见 | 领地 | 书单 | 厦门 | 老舍 | 亲切 | 温暖 | 敬意 | 广州 | 相同 | 未来 | 清茗 |  荐书 | 书岛 | 德胜门 | 版权 | 陪跑 | 紫红 | 鲁迅 | 别院 | 小弟 | 静心 | 活着 | 特普朗 | 借书 | 单身 |


百年孤独

微信号:bngdchina   ©千岛出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千岛,出版人,自由撰稿人。@个人微信号:qiandao1969。



文艺连萌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实践者


▶ 点击阅读原文可读《借书漂流瓶 | 百家出版机构寻找10000名真正读书人,背井离乡的书能否遇到你》。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