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中文专业快要game over了你懂吗?

寻常木子 2019-07-10 08:56:43



刚刚在微博上注意到一条名为一些大学专业被砍掉的热点登上了热搜榜。点开之前,我肚里估摸着,在那些仙逝的专业里头肯定没有中文专业以及中文一类的专业。点开之后,随着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一番滑上又滑落,我微微笑了。不过很快我又皱眉,我发现怎么大多数被撤销的专业属于理工类专业。理工类专业被撤销的问题我不好讲,毕竟人已不在工科好多年。不过中文专业的情况,我还是多少有一些了解的。

记得大学一年级第一个学期的10月,当时无心研究工科类专业的我,正在是否转专业的问题上踌躇不定。有一天,我和一个教师开始了一番影响我大学生涯的对话。

我听说你要转专业。

嗯,目前还只是打算。

转到什么专业?

汉语言文学。

现在学的这个专业不好吗?

不是不好。我不太喜欢。

汉语言文学,喜欢是吧?怎么会喜欢这种专业啊?像汉语言文学这种专业都已经快要game over了,你懂吗?你还要转过去。

为什么这种专业……?

这种专业还有什么前途吗?再过几年就没这种专业了。哪儿还有人学啊?你看人文系才几个人?你看看我们学校每年转到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有几个人?没有的。都是从这个专业转出来的……

对话结束后的第三个月,我在学校的转专业红头文件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作为一名公民,你有自由发言的权力,我无异议;

但是作为一名教师,你应该慎重考虑自己的言语和态度以及言语和态度对学生的影响。

其一,你对中文以及中文这一类的专业认识不清。你眼中的中文专业属于落伍专业,终将被世界大势与时代潮流所淘汰。你识得番薯识得芋?我是真心不想举反驳的例子,毕竟这种例子实在太过浩繁。而且举这种例子,我感觉很幼稚,我感觉自己瞬间档次就掉了。但是一句不讲似乎又过意不去。那就举那个老到掉牙的例子:地球上的四大文明古国,其文明也好文化也罢从不曾出现断层状况的是……近代的时候,最危险的时候,还不是照样挺过来了?何况如今是和平年代。很多人会表示,和平年代,西方文化对本民族文化的冲击是悄然进行的。没错,是这理儿。我们退一万步讲,多少年之后,咱自己的文化被西方文化排挤得差不多了。但是这个多少年之后具体是多少年?我相信这个多少年一定会比在船坚炮利冲击下咱的文化消逝所需要的时间要长得多,而不是你所说的再过几年。中文已经结合到了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学理工类专业难道用不到中文知识吗?哎,算了,不再举例子了,没意义,真的是自降档次。当然,现在的大学教育,不仅仅是具有民族特色的专业存在问题,其他专业也是一样的。不过,我相信我们是在进步的。落后人家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不都赶上来了吗?国家、社会等这些宏观的东西是在进步的。只比不过一边在进步解决了旧问题,一边出现新的问题需要解决。近些年教育问题不断,教育的改革也不是正在进行中吗?虽然进度感人,但毕竟有了开头。或者退一万步讲,我不识得中文专业到底哪里好了,但我就是识得这个专业以及这类专业不会消亡。怎么样,就是这么皮!

其二,作为教育工作者,你识得什么叫为人师表吗?你识得尿壶识得茶瓶?你就是这么教育学生的吗?就是这么“劝学”的吗?当一个学生在不同专业之间斟酌不下之际,教师的正确做法应该是:1、闭嘴。不懂的时候就别说,别误导学生;2、辩证法。对不同的专业作出各自的利弊分析,让学生自己思考,而不是一味吐槽。你的偏激只会让学生看不起你,不care你讲的话。教师自身如此,何以标榜学生?这样的人,虽然跻身教育行业,专业技能和学识或许也没得讲,但只能说,是一个教书匠或者教书先生,而非教师。这样的教育工作者从事大学教育,久而久之,大学教育能不出问题吗?

其三,题外话。我的大学,每次提供的从其他专业转到中文专业的名额都远少于实际申请从其他专业转到中文专业的人数。所以要通过考试选拔,笔试与面试。

你曾问我懂吗?其实,我懂。我不懂的地方在于你这个教书匠当时何来的自信。自信之中难掩骄傲,骄傲之中散发狂妄,狂妄之中透露无知,夸下的海口如今兑现了吗?我听到的不是预言成真的喜悦,而是“啪啪”两下的清脆之音。


我懂的玩意儿不多,我只识得:对自己民族的东西具备辩证观以及保持希望和自信的平庸之人比那些满脑自以为是、满嘴世界大势、时刻用着本民族的东西却持悲观和嫌弃、傲慢与偏激态度的嘴炮要好太多。

只要民族还在,只要汉字尚存,中文以及中文一类的专业就不会消亡。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