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什么是慕课、微课及翻转课堂?

微点教育 2019-08-04 08:05:28

一、MOOC:在线教育的革命

(一)概念

MOOC 是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 的缩写,中文意思是“大规模网络开放课程”。从理论上讲,Massive(大规模的)是指对注册人数没有限制,用户数量级过万;Open(开放的)是指任何人均可参与,并且通常是免费的;Online(在线的)是指学习活动主要发生在网上;Course(课程)是指在某研究领域中的围绕一系列学习目标的结构化(Structured)内容。

(二)MOOC的历史追溯

2008 年,MOOC 这一术语由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大学(University of Prince Edward Island) 的戴夫·科米尔(Dave Cormier)和国家人文教育技术应用研究院高级研究院的布赖恩·亚历山大(Bryan Alexander)根据网络课程的教学创新实践提出。阿萨巴斯卡大学(Athabasca University)技术增强知识研究所副主任乔治·西门思(George Siemens)与国家研究委员会高级研究员斯蒂芬·道恩斯(Stephen Downes)设计和领导了这门在线课程:“关联主义和关联知识”(“Connectivism and Connective Knowledge”),这门课原是为25 名来自曼尼托巴大学(Athabasca University)的付费学生获取学分而设,同时来自世界各地的2300 名学生选修了这门课。该课程以周为单位开展主题交流,每周的主题不一,并提供相应的学习材料。学习者可以自由选择学习工具如Moodle 在线论坛、博客、第二人生和同步在线会议,围绕主题进行讨论、交流和共享学习资源。所有的课程内容可以通过RSS 订阅。

2011 年底,斯坦福大学试探性地将3 门课程免费布到网上,其中一门包括吴恩达(Andrew Ng)教授的“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超过10 万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注册了这门课。网络学习者对试探性课程的广泛认可和参与促使达芙妮·科勒(Daphne Koller)和吴恩达共同创办了Coursera(意为课程的时代)。Coursera 旨在同世界顶尖大学进行合作,在线提供免费的网络公开课程。

2012 年6 月,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联合投资创建了Edx, 德克萨斯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后来加入其中。本项目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配合校内教学,提高教学质量和推广在线教育;另一方面是通过学生学习过程数据的分析,研究技术在教学中的应用。自此,MOOC 发展的风暴席卷全球, 世界各地的学生掀起了一股学习MOOC、研究MOOC 的热潮。

(三)特点

(1)完整的课程结构:与传统网络课程相比,MOOC 除了提供视频资源、文本材料和在线答疑外,还为学习者提供各种用户交互性社区,注重对学生的学习支持服务,关注学生的学习体验。完成课程的学生还可获得证书,选择特定课程的学生并可获得学分。

(2)重视学习路径导航:在课程开始前,授课教师以邮件的方式告知课程开始时间和相应的学习准备,并发布在平台公告上。课程材料发布以周为单位向前推进,学习资源以学习过程的纵向需求进行分布,学习者很容易找到本单元学习所需要的学习材料、测试内容、讨论版等。为了方便学习者及时获悉课程动态,授课老师会将课程的任何动态以邮件和公告两种途径通知学习者。

(3)及时的学习过程反馈: MOOC 的测试方式有两种,分别是基于视频的嵌入式测试和单元测试,测试题目大多数以客观题为主。MOOC 利用机器测评的方式及时反馈测评结果,学生可以及时的了解自己的学习成果。教师根据学生的测试结果分析学生的掌握程度并给予个性化的学习反馈和学习资源推荐。如由杜克大学丹·艾瑞里(Dan Ariely)开设的“非理性行为学”(A Beginner’s Guide to irrational Behavior)这门课会针对学生的学习问题以座谈的形式录制下来给予学生反馈。

(4)授课团队的无私投入:调查显示,授课老师在开课之前平均需要花费100个小时进行课前准备, 在开课过程中,每周需要花费8个小时为学生解答在学习过程中的疑惑。而每门MOOC 至少有1 位助教,为学生的学习过程提供反馈。一门MOOC 为了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参与到课程的学习当中来,并满足个性化学习需求的学习者,需要课程设计团队在前期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课程运行过程中,课程设计团队要根据学生的学习数据分析和反馈,对课程设计进行螺旋式的动态调整。一门精心设计的MOOC 需要团队化运作方式才能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

(5)教学视频的精致化。首先,MOOC 视频的时长一般控制在5~15 分钟之间,便于突出教学重点、要点和难点,从而降低认知负荷、提高注意力和加工深度。其次,根据不同的教学意图,灵活设计视频表现形式。比如,利用电脑屏幕模拟黑板,展示数学推导过程; 利用“推”镜头清楚拍摄物理实验过程;利用动画模拟演示化学反应过程;利用真实外景拍摄引导现场考察;利用“近景”展示授课教师的表情甚至微表情,以增强教学的临场感、参与感。第三,内嵌小型的交互测试或仿真实验,以便即时检查课堂学习效果。第四,对学生在视频操作中所产生的行为数据进行跟踪记录、推理分析和意义挖掘

(四)国内外的发展情况

1.国外当前的发展情况

(1)数量增长:国外的MOOC 机构数量正呈指数级增长,几乎每周都有新的机构进入MOOC 领域。迄今为止,美国2003 年排名前25 的一流大学中有22 所已经提供了MOOCs 或类似的免费课程, 其中包括著名的哈佛大学、耶鲁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等等。此外,加拿大、欧洲、亚洲、中东和澳大利亚的诸多名校也正在或者即将提供MOOCs。

(2)应用领域由高等教育向基础教育拓展:随着MOOC 教育价值的凸显,其应用领域也逐渐由高等教育向基础教育拓展。目前,美国K-12(从幼儿园到12 年级的教育)的教育工作者正在研究开放内容利用、学习分析、基于能力的教育和个性化教学,MOOCs 将在这些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3)课程评价和认证的初步探索:学习者完成一门MOOC 课程的学习之后,并通过结课考试,将得到一份电子认证证书, 作为学生参与网络学习的认可和肯定。但是, 对于像Coursera 和Udacity 致力于为世界各地的学生提供优质教育的平台来说,如何让学生在平台上学习的付出得到社会认可将是现在面临的问题。Coursera 和Udacity 都在试图与高校合作,学习者在平台上修习的课程可以转换为学校课程的学分。Coursera 的5 门课程的学分已经获得美国教育委员会(ACT CREDIT) 的官方认可。ACE 的主席Molly Corbett Broad 表示,这是检验MOOC 长期发展潜质非常重要的一步,同时也是检验这种新模式是否是调动全球各地学生完成学业、参与学习的一种方式[。Udacity 已经和圣何塞州立大学合作提供五门课程的学分认证,并且这些学分可在圣何塞州立大学系统内任意转换。

作为全球最大的公开课平台之一,Coursera近日又有新动作,其率先推出微专业专项认证,学习者完成系列课程后,可以获得该学科领域的相关证书,而该证书则可以成为求职、就业中的重要加分凭证。相关业内人士介绍称,微专业专项认证的推出标志着MOOC在纵深发展中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这意味着世界名校通过MOOC平台开放学位证书将不再遥远。

2.国内的发展

2013年,海交通大学与全球最大在线课程联盟Coursera达成一致, 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向全球提供MoocS在线课程。由此上海交大成为加盟coursera的第一所中国内地高校,将和耶鲁、MIT、斯坦福等世界一流大学一起共建、共享全球最大在线课程网络。与此同时,复旦大学也宣布与Coursera 合作,正式加入帕MOOCS 平台.

2013 年9 月, 华东师范大学慕课中心(http://www.c20.org.cn)正式成立,并成立了C20慕课联盟。它是以研究与开发基础教育、教师教育“慕课(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并推动慕课在各领域高质量地得到实施的学术性组织。

(五)慕课资源

1. Udacity(https://www.udacity.com/)是由斯坦福大学教授于2012 年2 月创办的盈利性机构。Udacity 已经发布24 门课程,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水准,仅限于商学、计算机科学、数学、物理学和心理学五个学科领域。

2. Courseras (https://www.coursera.org/)是于2012 年4 月创办, 旨在与世界顶尖大学合作提供网络课程,为世界各地的学生提供免费的优质学习机会。

3. Edx(https://www.edx.org/),是由MIT 和哈佛在2012年5 月份联合推出的非盈利性教育网站,两所学校各投入3000 万美元,旨在以突出的教学设计为学生提供互动式在线学习。

二、微课:新型的教育资源

(一)微课的概念

“微课”又名“微型课程”,是指按照新课程标准及教学实践要求,以视频为主要载体,记录教师在课堂内外教育教学过程中围绕某个知识点(重点难点疑点)或教学环节而开展的精彩教与学活动全过程。“微课”的核心组成内容是课堂教学视频(课例片段),同时还包含与该教学主题相关的教学设计、素材课件、教学反思、练习测试及学生反馈、教师点评等辅助性教学资源,它们以一定的组织关系和呈现方式共同“营造”了一个半结构化、主题式的资源单元应用“小环境”。因此,“微课”既有别于传统单一资源类型的教学课例、教学课件、教学设计、教学反思等教学资源,又是在其基础上继承和发展起来的一种新型教学资源。

(二)微课的历史追溯

微课的雏形最早见于美国北爱荷华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ern Iowa)的有机化学教授LeRoy A. McGrew 在1993 年提出的“60 秒有机化学课程”,目的是让非科学专业人士在非正式的场合中也能了解化学知识,并希望将之运用到其它学科领域。

2008 年,美国新墨西哥州胡安学院(San Juan College)的高级教学设计师、学院在线服务经理戴维·彭罗斯(David Penrose)正式提出了微课这一概念,并运用于在线课程。他认为,微课是一种以建构主义为指导思想,以在线学习或移动学习为目的,基于某个简要明确的主题或关键概念为教学内容,通过声频或视频音像录制的六十秒课程。微课不仅可用于在线教学、混合式教学、远程教学等,也为学生提供了自主学习的资源,让学生随时随地进行知识巩固学习。

(三)微课的特点

1、教学时间较短

教学视频是微课的核心组成内容。根据中小学生的认知特点和学习规律,“微课”的时长一般为5—8分钟左右,最长不宜超过10分钟。因此,相对于传统的40或45分钟的一节课的教学课例来说,“微课”可以称之为“课例片段”或“微课例”。

2教学内容较少

相对于较宽泛的传统课堂,“微课”的问题聚集,主题突出,更适合教师的需要:“微课”主要是为了突出课堂教学中某个学科知识点(如教学中重点、难点、疑点内容)的教学,或是反映课堂中某个教学环节、教学主题的教与学活动,相对于传统一节课要完成的复杂众多的教学内容,“微课”的内容更加精简,因此又可以称为“微课堂”。

3资源容量较小

从大小上来说,“微课”视频及配套辅助资源的总容量一般在几十兆左右,视频格式须是支持网络在线播放的流媒体格式(如rm,wmv,flv等),师生可流畅地在线观摩课例,查看教案、课件等辅助资源;也可灵活方便地将其下载保存到终端设备(如笔记本电脑、手机、MP4等)上实现移动学习、“泛在学习”,非常适合于教师的观摩、评课、反思和研究。

4、资源组成、结构、构成“情景化”

资源使用方便。“微课”选取的教学内容一般要求主题突出、指向明确、相对完整。它以教学视频片段为主线“统整”教学设计(包括教案或学案)、课堂教学时使用到的多媒体素材和课件、教师课后的教学反思、学生的反馈意见及学科专家的文字点评等相关教学资源,构成了一个主题鲜明、类型多样、结构紧凑的“主题单元资源包”,营造了一个真实的“微教学资源环境”。这使得“微课”资源具有视频教学案例的特征。广大教师和学生在这种真实的、具体的、典型案例化的教与学情景中可易于实现“隐性知识”、“默会知识”等高阶思维能力的学习并实现教学观念、技能、风格的模仿、迁移和提升,从而迅速提升教师的课堂教学水平、促进教师的专业成长,提高学生学业水平。就学校教育而言,微课不仅成为教师和学生的重要教育资源,而且也构成了学校教育教学模式改革的基础。

5、主题突出、内容具体

一个课程就一个主题,或者说一个课程一个事;研究的问题来源于教育教学具体实践中的具体问题:或是生活思考、或是教学反思、或是难点突破、或是重点强调、或是学习策略、教学方法、教育教学观点等等具体的、真实的、自己或与同伴可以解决的问题。

6、草根研究、趣味创作

正因为课程内容的微小,所以,人人都可以成为课程的研发者;正因为课程的使用对象是教师和学生,课程研发的目的是将教学内容、教学目标、教学手段紧密地联系起来,是“为了教学、在教学中、通过教学”,而不是去验证理论、推演理论,所以,决定了研发内容一定是教师自己熟悉的、感兴趣的、有能力解决的问题。

7、成果简化、多样传播

因为内容具体、主题突出,所以,研究内容容易表达、研究成果容易转化;因为课程容量微小、用时简短,所以,传播形式多样(网上视频、手机传播、微博讨论)。

8、反馈及时、针对性强

由于在较短的时间内集中开展“无生上课”活动,参加者能及时听到他人对自己教学行为的评价,获得反馈信息。较之常态的听课、评课活动,“现炒现卖”,具有即时性。由于是课前的组内“预演”,人人参与,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共同提高,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教师的心理压力,不会担心教学的“失败”,不会顾虑评价的“得罪人”,较之常态的评课就会更加客观。

(四)国内外的发展

近年来,微课资源网站不断涌现,并取得新进展。如国外的Khan Academy、TED-Ed、Teachers Tv、InTime、Watch Know Learn,国内的中国微课网、微课网、大中小学优秀微课作品展播平台等。

国外最具影响力的微课资源网站是可汗学院(Khan Academy)及TED-Ed。可汗学院[15]是由萨尔曼·可汗(SalmanKhan)于2006 年创建的一个非盈利教育组织,现有超过4000个发布于YouTube 平台的微课视频,他们希望通过这种在线教学的方式为人们提供免费的高品质教育。

TED-Ed是TED(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大会于2011 年在其官方网站上开辟的专门针对教育者的频道。它关注如何将TED 演讲应用到中小学教学中,其微课视频发布于YouTube 平台,并希望为人们提供“值得分享的课程”(Lessons Worth Sharing)。

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中小学微课资源网站是“中国微课网”,它是国家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主办的首届“中国微课大赛”而创办的资源平台,现有上万件微课作品,涉及中小学各学科内容。此外,国内高校微课资源网站———全国高校微课教学比赛,为师生提供了大学课程。

(五)微课的制作方法

1.摄像工具拍摄

第一步,针对微课主题,进行详细的教学设计,形成教案;第二步,利用黑板或白纸展开教学过程,利用便携式录像机(或手机)将整个过程拍摄下来;第三步,对视频进行简单的后期制作,可以进行必要的编辑和美化。

2.录屏软件录制

第一步,针对所选定的教学主题,搜集教学材料和媒体素材,制作PPT 课件;第二步,在计算机中安装录屏软件(如Camtasia Studio、Snagit 或Cyberlink YouCam);第三步, 在电脑屏幕上同时打开视频录像软件和教学PPT(Word、画图工具软件或手写板输入软件等),执教者带好耳麦,调整好话筒的位置和音量,并调整好PPT界面和录屏界面的位置后,单击“录制桌面”按钮,开始录制,执教者一边演示一边讲解,可以配合标记工具或其他多媒体软件或素材,尽量使教学过程生动有趣。第四步,对录制完成后的教学视频进行必要的编辑和美化。

此外,中国微课网(http://dasai.cnweike.cn/?c=main&a=make)有很详细的微课制作教程。

三、翻转课堂:师生角色的转变

(一)翻转课堂的概念

翻转课堂是自“Flipped Classroom”或“Inverted Classroom”是指教师创建视频,学生在家中或课外观看视频中教师的讲解,回到课堂上师生面对面交流和完成作业的这样一种教学模式。翻转课堂不是在线视频的代名词,翻转课堂除了教学视频外,还有面对面的互动时间,学生与教师一起进行有意义的学习活动。视频并不能取代教师,也不能简单地视为在线课程。

(二)翻转课堂的起源

在美国科罗拉多州落基山的一个山区学校——林地公园高中,教师们常常被一个问题所困扰:有些学生由于各种原因,时常错过正常的学校活动,且学生将过多的时间花费在往返学校的巴士上。这样导致很多学生由于缺课而跟不上学习进度。2007年春天,学校的化学教师乔纳森伯尔曼(Jon Bergmann)和亚伦萨姆斯(Aaron Sams)开始使用屏幕捕捉软件录制PowerPoint演示文稿的播放和讲解。他们把结合实时讲解和PPT演示的视频上传到网络,以此帮助课堂缺席的学生补课,而那时YouTube才刚刚开始。更具开创性的是,这两位教师逐渐以学生在家看视频听讲解为基础,节省出课堂时间来为在完成作业或做实验过程中有困难的学生提供帮助。不久,这些在线教学视频被更多的学生接受并广泛传播开来。2011年,孟加拉裔美国人萨尔曼可汗创立了一家教育性非营利组织——可汗学院(Khan Academy),他的免费网站提供数学、历史、金融、物理、化学、生物、天文等科目教学视频,很多中学生晚上在家观看可汗学院(Khan Academy)的教学视频,第二天回到教室做作业,遇到问题时则向老师和同学请教。这与传统的“老师白天在教室上课、学生晚上回家做作业”的方式正好相反的课堂模式,我们称之为“翻转课堂”(the Flipped Classroom)

(三)翻转课堂的特点

第一,教师角色的转变。翻转课堂使得教师从传统课堂中的知识传授者变成了学习的促进者和指导者。这意味着教师不再是知识交互和应用的中心,但他们仍然是学生进行学习的主要推动者。当学生需要指导的时候,教师便会向他们提供必要的支持。自此,教师成了学生便捷地获取资源、利用资源、处理信息、应用知识到真实情境中的脚手架。

伴随着教师身份的转变,教师迎来了发展新的教学技能的挑战。在翻转课堂中,学生成为了学习过程的中心。他们需要在实际的参与活动中通过完成真实的任务来建构知识。这就需要教师运用新的教学策略达成这一目的。新的教学策略需要促进学生的学习,但不能干预学生的选择。教师通过对教学活动的设计来促进学生的成长和发展。在完成一个单元的学习后,教师要检查学生的知识掌握情况,给予及时的反馈,使学生清楚自己的学习情况。及时的评测还便于教师对课堂活动的设计做出及时调整,更好地促进学生的学习。

第二,课堂时间重新分配。翻转课堂的第二个核心特点是在课堂中减少教师的讲授时间,留给学生更多的学习活动时间。这些学习活动应该基于现实生活中的真实情境,并且能够让学生在交互协作中完成学习任务。将原先课堂讲授的内容转移到课下,在不减少基本知识展示量的基础上,增强课堂中学生的交互性。最终,该转变将提高学生对于知识的理解程度。此外,当教师进行基于绩效的评价时,课堂中的交互性就会变得更加有效。根据教师的评价反馈,学生将更加客观地了解自己的学习情况,更好地控制自己的学习。

学习是人类最有价值的活动之一,时间是所有学习活动最基本的要素。充足的时间与高效率的学习是提高学习成绩的关键因素。翻转课堂通过将“预习时间”最大化来完成对教与学时间的延长。其关键之处在于教师需要认真考虑如何利用课堂中的时间,来完成“课堂时间”的高效化。

第三,重新建构学习流程。通常情况下,学生的学习过程由两个阶段组成:第一阶段是“信息传递”,是通过教师和学生、学生和学生之间的互动来实现的;第二个阶段是“吸收内化”,是在课后由学生自己来完成的。由于缺少教师的支持和同伴的帮助,“吸收内化”阶段常常会让学生感到挫败,丧失学习的动机和成就感。“翻转课堂”对学生的学习过程进行了重构。“信息传递”是学生在课前进行的,老师不仅提供了视频,还可以提供在线的辅导;“吸收内化”是在课堂上通过互动来完成的,教师能够提前了解学生的学习困难,在课堂上给予有效的辅导,同学之间的相互交流更有助于促进学生知识的吸收内化过程。

第四,复习检测方便快捷。学生观看了教学视频之后,是否理解了学习的内容,视频后面紧跟着的四到五个小问题,可以帮助学生及时进行检测,并对自己的学习情况作出判断。如果发现几个问题回答的不好,学生可以回过头来再看一遍,仔细思考哪些方面出了问题。学生的对问题的回答情况,能够及时地通过云平台进行汇总处理,帮助教师了解学生的学习状况。教学视频另外一个优点,就是便于学生一段时间学习之后的复习和巩固。评价技术的跟进,使得学生学习的相关环节能够得到实证性的资料,有利于教师真正了解学生。

第五,学生角色的转变。随着技术的发展,教育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一个学生可以进行自我知识延伸的时代。教育者可以利用技术工具高效地为学生提供丰富的学习资源,学生也可以在网络资源中获取自己所需的知识。在技术支持下的个性化学习中,学生成为自定步调的学习者,他们可以控制对学习时间、学习地点的选择,可以控制学习内容、学习量。然而,在翻转课堂中,学生并非完全独立地进行学习。翻转课堂是有活力的并且是需要学生高度参与的课堂。在技术支持下的协作学习环境中,学生需要根据学习内容反复地与同学、教师进行交互,以扩展和创造深度的知识。因此,翻转课堂是一个构建深度知识的课堂,学生便是这个课堂的主角。

(四)翻转课堂教学模式的设计

1.课前设计模块

(1)教学视频的制作

在翻转课堂中,知识的传授一般由教师提供的教学视频来完成。教学视频可以由课程主讲教师亲自录制或者使用网络上优秀的开放教育资源。

教学视频的视觉效果、互动性、时间长度等对学生的学习效果有着重要的影响。因此,教师在制作教学视频时需要考虑视觉效果、支持和强调主题的要点、设计结构的互动策略等,帮助学生构建内容最丰富的学习平台,同时也要考虑学生能够坚持观看视频的时间。

教师可以在哈佛、耶鲁公开课,可汗学院课程、中国国家精品课程、大学公开课等优质开放教育资源中,寻找与自己教学内容相符的视频资源作为课程教学内容。

(2)课前针对性练习

对于学生课前的学习,教师应该利用信息技术提供网络交流支持。学生在家可以通过留言板、聊天室等网络交流工具与同学进行互动沟通,了解彼此之间的收获与疑问,同学之间能够进行互动解答。

2.课堂活动设计模块

(1)确定问题

教师需要根据课程内容和学生观看教学视频、课前练习中提出的疑问,总结出一些有探究价值的问题。学生根据理解与兴趣选择相应的探究题目。在此过程中,教师应该针对性地指导学生的选择题目。根据所选问题对学生进行分组,其中,选择同一个问题者将组成一个小组,小组规模控制在5 人以内。然后,根据问题的难易、类型进行小组内部的协作分工设计。当问题涉及面较广并可以划分成若干子问题时,小组成员可以按照“拼图”学习法进行探究式学习。每个小组成员负责一个子问题的探索,最后聚合在一起进行协作式整体探究。当问题涉及面较小、不容易进行划分时,每个小组成员可以先对该问题进行独立研究,最后再进行协作探究。

(2)独立探索

在翻转课堂的活动设计中, 教师应该注重和培养学生的独立学习能力。教师要从开始时选择性指导逐渐转至为学生的独立探究学习方面,把尊重学生的独立性贯穿于整个课堂设计,让学生在独立学习中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

(3)协作学习

协作学习是个体之间采用对话、商讨、争论等形式充分论证所研究问题, 以获取达到学习目标的途径。在翻转课堂的交互性活动中,教师需要随时捕捉学生的动态并及时加以指导。小组是互动课程的基本构建模块,其互动涉及2 个或2-5 个人。在翻转的课堂环境中小组合作的优势:每个人都可以参与活动中;允许和鼓励学生以低风险、无威胁的方式有意义地参与;可以为参与者提供与同伴交流的机会,并可随时检查自己想法的正确性;提供多种解决问题的策略,集思广益。

指导翻转课堂小组活动的教师, 要适时的做出决策,选择合适的交互策略,保证小组活动的有效开展。常用的小组交互策略有头脑风暴、小组讨论、浅谈令牌、拼图学习、工作表等。

(4)成果交流

学生经过独立探索、协作学习之后,完成个人或者小组的成果集锦。学生需要在课堂上进行汇报、交流学习体验,分享作品制作的成功和喜悦。成果交流的形式可多种多样,如举行展览会、报告会、辩论会、小型比赛等。在成果交流中,参与的人员除了本班师生以外,还可有家长、其他学校师生等校外来宾。除在课堂直接进行汇报之外,还可翻转汇报过程,学生在课余将自己汇报过程进行录像,上传至网络平台,老师和同学在观看完汇报视频后,在课堂上进行讨论、评价。

(5)反馈评价

翻转课堂中的评价体制与传统课堂的评价完全不同。在这种教学模式中,评价应该由专家、学者、老师、同伴以及学习者自己共同完成。翻转课堂不但要注重对学习结果的评价,还通过建立学生的学习档案,注重对学习过程的评价,真正做到定量评价和定性评价、形成性评价和总结性评价、对个人的评价和对小组的评价、自我评价和他人评价之间的良好结合。评价的内容涉及问题的选择、独立学习过程中的表现、在小组学习中的表现、学习计划安排、时间安排、结果表达和成果展示等方面。对结果的评价强调学生的知识和技能的掌握程度,对过程的评价强调学生在实验记录、各种原始数据、活动记录表、调查表、访谈表、学习体会、反思日记等的内容中的表现。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