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港中文民主墙表情包 | 你对「娱乐性抵抗」一无所知

知著网 2020-05-22 09:22:04

就在昨天,几乎所有的社交平台均充斥着这样一条消息:香港中文大学女大学生化身「正义使者」,怒撕港独海报。在随后的采访过程中该「英勇」女生表示:「我很害怕,没有人站出来,担心自己被她们人肉」。

正当大陆方面继续在「为一个中国打call」之时,曾经张贴港独海报的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墙竟在一夜之间涌现出众多「形色各异」的表情包。

「关爱智障的眼神」;

「这话谁教你的」;

「你都贴满了,让别人怎么贴!」;

还有非常多……

搞笑而充满抵抗气息的表情包一出,网民们直呼「极其过瘾」。虽然不在现场,但通过网络,大陆网友依然把自己的支持送到了前方。

「我是不是给你脸了」;

「你比我们还会演戏」;

「看到这些巴掌了嘛,它们即将出现在你的脸上」;

气氛非常的搞笑……

港独分子的行径当属违法范畴。一场表情包的混战表达出中国网民对港独分子的强烈抵制,也传达出国人强烈的爱国情怀,但若是于表情包大战后冷静思考,如是娱乐性抵抗是否能从根本上化解港独矛盾?一场狂欢是否具有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价值?欢声笑语过后谁还记得问题的关键并不是「你作我怼,你再作我再怼」,而是心平气和的探讨内需?民主到底该如何实现?


 

表情包的文化语境:意义让位狂欢?

「一图胜千言」的互联网时代,公众开始更多地将目光投向以表情包的形式发表言论、表达情绪。随着图片制作技术的普世化,网民们的创造力由「原生态」的互联网表情,慢慢转向自制表情。以背景图与文字的组合形式,网民们在一次次建构符号过程中表达者自身的诉求。更为深入的是,网民们甚是将表情包投射至现实情境中。仿佛,一个表情就足够有力。「言简意赅」甚是带有「不愿多言」的表情包就这样被经常使用。

“最负盛名”的两大表情包原型

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墙上的这些表情正式互联网时代,民众情绪、心态投射的最典型案例。因而,毫无疑问,探讨现实情境中的表情包自然须讨论以表情包叙事衍生出的文化语境。

诚然在该案例中表情包在某种程度上发挥了表达立场的作用,通过表情包的形式传达爱国情绪是一种简明直观的举措,瞬时意义上的爱国主义精神得到了宣扬、展示与传达。于民众而言是爱国精神的确认,于港独分子而言是某种程度的抵制。

但戏谑化的娱乐表达仅仅代表了一种立场,之于后续的问题探讨、解决似乎裨益甚微。知著君以为问题的焦点正是,娱乐化外衣下的表情可能正在成为消解意义的助推器。试问,在这些「令人暗爽」的表情包之后,有谁会问为什么港独意识「屡禁不止」?什么原因导致港独分子于民主墙上的「惊天一贴」?是不是存在和这些港独分子对话沟通探寻解决方案的可能性?

这场表情包混战的娱乐狂欢之后,民主墙上整齐划一的港独海报会消失,港独分子可能会暂时销声匿迹,使用表情包与观看表情包的民众甚感找寻到了情绪出口。可问题尚未解决,「狂风暴雨」依旧可能卷土重来?沟通尚未建立,对立却在加深。


娱乐性抵抗:建构极致「二元」对立

有人说,以表情包为代表的娱乐性抵抗成为民众情绪表达的重要出口,这没错啊,完全不发声的「软柿子」等着别人捏吗?况且港独行为本身就是犯法行为不是吗?

再次确认,表情包使用行为本身具有价值与意义。只是停留于浅层次的态度呈现无益于解决问题。不当「软柿子」似乎也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也在昨天,香港中文大学正义广场,越来愈多的爱国人士加入到抵制港独的游行之中。

显然,行为上的抵制在某种意义上已然强过「情绪消解意义」的怪圈。这是意识上的行为进阶。行为上的抵制与更近一步的沟通、对话似乎对解决问题更有成效。

知著君以为,以表情包为代表的娱乐性抵抗的最大bug在于,以嘲讽、批判、道德等一系列普世价值、准则为外衣,于无形之中建构起,爱国分子与港独分子之间的极致二元对立。

咦,这可没错啊。他们犯罪了,怎么不能狠狠批判了。批判是每个人的权利。因为他们错了,他们错在违法,错在管中窥豹无视疆土。我们和他们是有对立的。但这「我们」和「他们」的词汇运用又何尝不是在确立分野?事实上的对立永远不要紧,可加深情感上的对立就有带考究了。双方建构起来的情感上的极致二元对立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前提,甚至是无法解决问题的最大屏障。从情感上已经建立起来的二元对立,怎么能推动解决问题?

满墙的影像暴力?

知著君以为,爱国者和港独分子的对立是现有状态,理智上看,我们的目标是解构对立状态,以表情包为代表的娱乐性抵抗却是「加强」甚至是恶化对立的解决措施。而能解决问题的关键绝不在此。

这问题就好像是,我知道一个人错了,我挖苦他,我嘲笑他,我打击他,我用一个表情告诉他「你这么做是完全不对的」,试问同样充盈着情绪的他怎么能接受我对他的建议,怎么能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

所以港独分子有错,这错误有法制来修正。而曾以表情包抵抗的我们,仍需转化情绪,以理智、正当、和谐的态度建构民主场。


 ③

建构民主场:理智与命运共同体

那如何解决问题?政治议题上的见解知著君不甚了解,这需要国家对该议题的探讨与理解。但可以确定的是,港独分子、爱国者、甚至于每一个身处大陆与香港语境下的普通人,均需理智传达意志。

正如港中文校长所言:「讨论政治议题时,应保持和平、理性、亦应秉持尊重和包容的态度」。

更有一个需要种植的意志是,即不论是违法者,还是当权者,不论是站在道德至高点,还是以自我意识为准则,生活在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从属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关键词正是,我们相互倾听,我们解决问题。知著君以为,作为一个社会人,每一个个体的好与坏都承载着其周边人的责任,尊重每一个个体的意志大概才是民主的真谛。

 知著君欣喜于香港中文大学「独树一帜」的民主墙,从性质上,这大抵是给每一个意图发声的人提供了「畅所欲言」的平台。无从知晓港独分子的意识究竟从何而来,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个人都曾有过发声的机会。

港中文民主墙

所以,知著君想说的最终落点是:表情包代表了爱国精神,这无可厚非。但它终究只是情绪发泄的产物,造成情感上的二元对立只会让问题陷入无法解决只是形式上持续对立的状态。真正解决问题的措施尚且未知,可能是一场辩论,也可能是一次游行,但理智且夹杂命运共同体意志的意志,解决问题的意识却从不能消失。 

所以啊开个玩笑。下次再有人在民主墙贴满港独海报。那就在港独海报上贴满「我们永远只有一个中国」的声明,大抵是强过形色各异的表情包吧?

 个人意见,仅供思考。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