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随沄往事录:有故事的人(第二百五十七章)

宁涌浪 2019-09-07 07:34:19

第二百五十七章 鱼府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末的一个星期天上午,我应鱼浩之邀,初次拜访鱼府。

位于百乐街四单元七楼一门的鱼府只比寒舍大十平米左右,亦是老式住宅。对我携礼前来,鱼父鱼母佯作不满,我只好说:“母命难违,区区薄礼,不成敬意。”一阵寒暄后,二老借故离开。之后龙凤胎中的凤胎从小屋闺阁中走出。问及芳名,鱼淼是也。我打趣道:“要是再多位名烟的朋友,咱们就能组成一个成语:烟波浩淼。”我的戏语让鱼妹莞尔一笑:“我哥常提起你,说你博览群书,出口成章,幽默风趣,还写得一手好字。”“过奖了,见笑。”

这时大梦方醒、仅穿着衬衣衬裤的鱼浩睁开惺忪睡眼:“你来了,你先呆一下,我出去买些菜,去去就回。”留下我和鱼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幸好鱼淼也似其兄一般骨瘦如柴,并且其貎不扬(以我的审美观,其颜值撑死七十分),实在让我产生不了非份之想和冲动这举。俄而鱼妹拿出个影集,让我看她的写真玉照。写真照就像今日的美图暨PS技术,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你喜欢吃什么,有没有忌口的?”我如实相告:“随便吃什么都行,只要不是生黄瓜就行。”我内心想:“不会吧,万一鱼淼为我做午饭,我将如何是好?毕竟大丈夫不可食言违誓。”(因为我曾发过誓:第一个为我做饭的单身女子就会听到我说“我爱你”那三个字。见之前有关过生日的章节。)忐忑不安进行中。多亏彼时她的手机彩铃响起。鱼淼接完手机后,对我说:“我朋友找我有些事,一会儿我哥就回来。你先别走,电脑在那儿,你先自各儿玩会儿。”说完,伊便穿上冬装外衣。我帮她提上鞋后,伊扬长而去。

我悬着的一颗心可算放下了。很快,老鱼也便回来了。鱼浩为我做了青椒炒肉、蕃茄炒蛋和油炸花生米。我边吃边道:“看来我之所以没有女人缘,除了矮穷丑之外,就是不像你会做菜,好诱骗小妞投怀送抱!”

“诶,别这么说,咱们大法三的女生都说涌浪兄可是个知冷知热的人呢!”

“此话怎讲?”

“她们都说你一到冬天就头、身、脚没有不捂得严严实实的地方。她们说谁要是嫁给你这样知冷知热的人,也一准儿会被你细心呵护、捂在怀里、捧在手里当个宝似的。”

我心想:“这是哪几位神仙大姐这么会赞美以及奚落人呀!”

“未来涌浪兄希望娶个什么样的呢?”

“怎么地也得是个处女吧!”

“没想到思想开明的涌浪兄竟仍有处女情结。”

“哪像你呀,经历太多,早不在乎了。你的第一次恐怕是被熟女老牛吃嫩草了吧?”

“哈哈,保密。不过小姐们要是知道你是处男的话,她们没准能倒贴。”

我思忖:看来老鱼被倒贴过。

鱼浩接着道:“其实二婚女人最珍贵。再婚女人懂得珍惜,更懂得体贴和心疼人儿。涌浪兄不妨一试。”

“敬谢不敏。你这是哪儿来的理论和经验啊?!”

说罢,我俩都会心地笑了笑。

“话说回来,贤弟希望哪年成家呀?”

“我还想多泡上几年妞,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成家立室的打算。说不定一辈子不结婚哪。”

“那好,”我说,“咱们俩打个赌,谁先结婚,谁就给对方一千元钱。”

“一言为定。不过刚才你和我妹到底都聊了些什么?我妹可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总跟我掐架。我俩是异卵双胞胎,不但长得不像,性格也不像。”

我心说:“幸亏都不像。”

……

“往后欢迎你随时来我家作客。”

“好的,谢谢岳星(作者注:我为老鱼起的‘字’,典出《正气歌》)贤弟。也谢谢老弟百忙之中,亲自下厨,美酒佳肴,盛情款待!多有叨扰,后会有期。”

走出鱼府,回到家后,我如梦初醒,总感觉似乎经历了一场变相的相亲。

因为那时鄙人还没有电脑,而鱼浩家有台旧式台式电脑,可以上网,可以上QQ,可以发电子邮件。因为此,此后的三四年间我便成为鱼府的常客。谢天谢地,这期间虽说鱼淼也和我多有照面,但她并未为我亲自掌勺做过一顿饭,换言之,我的誓言无须违背了——“我爱你”那三个字也不知究竟到何年何月花落谁家。

【随沄附语】

零三年年末小生还有一段关于在冰城铁路运输检察院实习的故事,但亦将之放在零五年的故事里来写。以后读者诸公就知道为什么如此安排了。好了,二零零三年的故事就絮叨到这里吧。此外,这部长篇有可能是古今设置伏笔最多的小说之一,天晓得,谁知道呢?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