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外国小朋友学中文,口音很喜感

新饰界屋 2019-08-29 15:37:45

(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精彩推荐:为救弟弟,哥哥严重烧伤,担心以后弟弟心中只有仇恨,哥哥临终前想尽办法把她找来当弟媳...不许看着我,不许抱着我!把脸转过去,安静的乖乖躺好!

男人临窗而立。孤寂挺拔的背影,宛若黑夜中的鹰。一双如鹰隼般的眸子里,几乎完全被仇恨吞噬。

封行朗是被梦魇惊醒的。这个梦魇纠缠了他整整三个月:

冲天的火光,夹杂着玻璃耐不住高度而爆裂的声音;

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烧焦糊味,有木制品的,有电缆塑胶的,甚至还有人的!

必须有一个人留下来手动打开那个逃生的闸门。

“邦,快带行朗走!不要管我,再不走我们三个人都会被困死在这里,走啊!”

“行朗,记住哥的话,你活着,哥就活着!”

时隔三个月,却历历在目。

封行朗,一个掌控了申城大半的经济命脉的男人,可无尽的金钱和权势,照样换不回哥哥封立昕的健康!

封行朗套上了一件睡衣,健步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一道长长的幽暗走廊,将这漆黑的夜映衬得更加的诡异。在一扇紧闭的门前,他顿住了脚步。

门从里面打开,走出一个中年医生。随着他的走出,带动着一阵刺鼻的消毒药水味道。

“我哥睡下了吗?”封行朗压低声音问道。

“我刚刚才给大少爷擦了身,屋子里的消毒药水味儿还浓着呢。二少爷,你对消毒药水过敏,暂时还是不要进去了……”

“死不了!”封行朗冷哼,凛冽的走进了刺鼻的幽暗房间里。

半昏半暗的房间里,隐约可见床上躺着一个人。

封行朗径直朝床上的人走了过去,缓身蹲下,小心翼翼的将一只手握在了自己的双手掌心里。

那是一只疤痕满布,且被烧得畸形的手。无法握紧,亦无法伸展。

沿着那只僵硬的手向上,是一张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脸,原来那张俊雅的脸庞被毁得一干二净。

可落在封行朗的眼里,依旧俊朗,依旧慈爱。

躺在床上的男人叫封立昕,是封行朗的大哥。肯为他牺牲自己生命的大哥。

“行朗……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封立昕的部分声带已经被大火烧坏,吐词不清,但封行朗却能清楚的辨别。

“没有!”封行朗将掌心那只畸形的手握得更紧“只是想让你多陪我一会儿。”

封立昕清楚的意识到,越是生死离别,兄弟情意就越无法割舍。

可越是这样,封立昕就越是担心,自己的时日不多了,如果哪一天自己走了,那么弟弟封行朗将永远活在仇恨的深渊中不能自拔,他会被仇恨吞噬掉自我!

所以在临死之前,他必须给弟弟封行朗找个女人!

“老金,我的并发症是不是很严重了?”他朝收拾呼吸机的专职医生老金问道。

“不严重。只是肺部出现了点儿炎症。”老金隐约其辞。

“行了老金,你不用跟我隐瞒了。其实死对我来说,更是一种解脱。”

做为封立昕专职医生的老金,更能体会封立昕每日忍着剧痛的煎熬。他不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了弟弟。

老金叹息一声“不仅仅是肺部,你肝脏的造血功能,你肾脏的排泄功能都开始出问题了。”

“你直接说,我还有多少时日?”面封立昕问得很平静。

“如果每天仅仅只是保守治疗,最多不超过三个月。”金医生如实回答。

“三个月……三个月……如果我就这么死了,行朗会更孤独,更寂寞,也就更加的仇恨封家其他人!我真的舍不得他今后的日子只有仇恨为伴儿。那会毁了他的一生。我想给他找个好女人,在我死后能好好照顾他!”

“谈何容易啊!以二少爷的性子,他怎么肯在这个时候娶什么女人呢?”老金摇头叹息。

“终归要试一试的。”

封立昕每天的药汤,都是封行朗亲自喂的。无论多忙,他都会放下手上的工作赶回来。

而这一回,封立昕却把头侧到一边不肯喝“行朗,什么时候帮我把弟媳娶回家啊?”

封行朗知道哥哥用心,他想他死后,自己能有人照顾!

“你这个大哥尚未娶妻,我这个弟弟着什么急啊。” 封行朗推脱。

“我这不人不鬼的模样,哪还有女人肯嫁?分明是要拖累人家姑娘。再说了,我有悠悠就够了!”封立昕淡淡道。

完全是句大实话,可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

封行朗将勺中的药送至自己的唇边试了下温度后,再次送到了封立昕的唇边。

“你不听话,哥心情不好,不想喝!”

他能够感觉到,封行朗眼眸中与日俱增的仇恨,他怕自己死后,封行朗真的会被仇恨吞噬掉。除了报仇,再也没有任何能让他眷恋的人了。

如果他有了一个家,有妻有子,那就不同了!

封行朗缓缓的将药勺放回碗里,淡淡道:“要不这样,以你封立昕的名义征婚,如果真有哪个女人心甘情愿的应婚,我就娶她!如何?”

封立昕一怔,没想到封行朗会答应,更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以我的名义征婚?你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家姑娘吗?”

“我知道你是怕我孤独。但如果这个女人没有足够的善心,心灵不够干净,目的不够纯粹,你又岂能放心把你弟弟的终身交给她?”

封行朗可以肯定,不会有什么心灵纯净的女人会来应婚。即便有,也是另有所图。

封立昕当然不放心!可似乎觉得弟弟封行朗的这个歪理,听起来还是有那么点儿道理的。

一个心灵不干净,目的不纯粹的女人,也照顾不好他的弟弟。

更加捂不暖封行朗那颗仇恨孤寂的心!

可这世间,究竟有没有这样美好的女子呢?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更精彩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精彩内容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