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创造101》VS《偶像练习生》,不仅仅是两档节目的battle

小鲜综艺 2019-07-20 06:34:35

导语


《创造101》是否能成为下一个潮流指标,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打造女团和成为女团成员面临着种种困难,但目前国内市场缺乏女偶像的现状是这个节目的机会,也是这群梦想舞台的年轻女孩的机遇。

作者|林蔚


2018年是中国偶像元年的说法,似乎正在一步步得到印证。爱奇艺《偶像练习生》刚结束,不足半个月后,腾讯《创造101》就来势汹汹。而且,上周优酷春集率先发布制作打歌节目《这!就是偶像》的计划,据称爱奇艺、腾讯亦有相同的节目静待出炉。可以说,偶像们后续的发展平台已就绪,当前通过节目掀起热度,圈粉争取出道才是王道。


《偶像练习生》替《创造101》做了一个试验。相同的团体出道战,偶像养成的制作模式以及“喜欢TA就为TA投票,送TA出道”的节目宗旨,让大众在接受《创造101》时毫不费力。只是,一种模式的成功能否一直延续,这是刚迎来首播的《创造101》所要面临的考验,毕竟有珠玉在前,难免不被比较。


热度:数据说了算


《偶像练习生》刚开播时,曾在一个小时之内播放量破亿。在网播数据上,《创造101》也算亮眼,4月21号首发日播放量高达1.9亿人次。但微博热搜的人气出现了差距。《偶像练习生》首播时,18个节目相关词登上了热搜,#张艺兴balance#、#范丞丞#、#蔡徐坤台风#等被热议,话题讨论量高达20亿。


而《创造101》显得相对冷清的多,微博话题阅读量仅8亿,播放当晚光顾热搜榜的是自带流量的sunshine组合。#sunshine 素颜#、#cindy#上热搜,更多可能源于大众对sunshine这个非典型偶像组合本身的好奇,其中# sunshine 素颜#话题在热搜榜上停留的时间就长达1163分钟,是当日之最。

 

(Sunshine组合素颜、便服登场)


可实际上,第一期里sunshine除了进场之外,没有做任何的表演,镜头也不多。其他登场卖力表演的选手可以说热度不高,这样的状况就十分尴尬了。节目本身的话题度和讨论度低,后续曾断断续续登上热搜榜的王晴,因疑似暗讽sunshine的颜值而败坏路人好感。


与之相比,《偶像练习生》首播不仅“承包热搜榜”,在国内热度高,节目上线第二天在日本、泰国等多个国家传播,单支视频播放量达58万次,还曾登上泰国热搜榜榜首,持续在榜长达3天。一系列的数据似乎在证明一个事实,中国的女团确实要更难做。


制作:真人秀的核心是人


《创造101》第一期节目为什么没有大爆呢?不俗的制作水准,配置不低的导师阵容 ,颜值高、歌舞技艺出众的小姐姐也不在少数,或许问题出在对“每个人的趣味性”、“每个人的个性”的挖掘上有所欠缺。


与之相比,《偶像练习生》第一期抓住了练习生们的个人特色,做足了吸粉的“人设”,比如给人印象深刻的“微笑男孩”陈立农,“贫民窟男团”坤音四子,“台风贼帅”的蔡徐坤以及“基础为零,反差极大”的董岩磊等。甚至导师的特色也成为一个亮点,张艺兴的“balance”,李荣浩“小小的眼睛透着大大的疑惑”等,这些梗虽然剧本痕迹略重,却也让大众能较容易从同质化的练习生里粉上她或他所中意的那种类型。


而《创造101》呢,从第一期的成片来看,似乎把更多的宝压在了第二集。比如sunshine、乐华女孩、焦恩俊的女儿等这些在赛前就有很多关注度的选手活在第二集的预告片里。同时,第一集在打造个性或建立有趣的人设上,效果并不算很突出。


小编看下来大概能记得的是,调侃自己腿粗,称自己是蜜蜂少女金华火腿团;在一众妆容雷同的女生里,穿校服、声音圆润的段奥娟;三位合唱《problem》的唱将,声音惊艳,但分开来看,每个人的记忆点不高;酷酷的说唱Girl Yamy;以及与黄子韬相当有缘分的泰国女孩Sunnee。


 (几个有记忆点的女孩)


有记忆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她们几组人的表演相对完整,有闭合的故事线,但是对于小编这样的女性粉丝来说,她们仍稍显个性不足,或者说没能让我这样一位同性产生崇拜或向往之情。


定位:励志?宫心计?


第一集里,剪辑上的引导让表面和气的氛围下,弥漫着“宫心计”的调调。比如一名歌艺不佳的姑娘在表演时,镜头接上的是另外两个女孩间“心领神会”的眼神交流。以及sunshine素颜登场时,满屏幕里都是要溢出的尴尬。


这或许是《创造101》所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定位不清晰。真人秀的核心是讲述人,选择的人有看点,自然是好事,但要有取舍。因为偶像,毕竟还是一个正面向的榜样。特别是在偶像体系完善的日韩,负面新闻对偶像的打击是致命的。对负面的展现、分寸的把握都是很重要的。能不能拉好感,或者说路人缘的多寡才是节目能不能扩大影响力的关键。


梦想舞台这个口号,是所有练习生的共性,拿来用作定位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偶像练习生》的定位是做努力,不论练习生的起点和能力如何,做努力让自己发生改变的过程,淡化甚至回避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相比之下,就第一集呈现出的状况来看,《创造101》的定位尚显模糊。

 

(Yamy和强东玥的battle)


其实做良性竞争,张扬自我个性是个不错选择。第一集的最大亮点正是为了争夺A等级,Yamy挑战强东玥的部分。两个人通过跳舞、唱歌、说唱三轮的对战,用良性竞争的方式来争取和捍卫自己的位置。这样的两个女孩身上,看到了自信、坦率的美好品质。


当然目前只有第一集,后续节目会有怎样的调整和定位,尚且未知。

 

女团:艰辛和不易是关键词


如果说,《偶像练习生》的slogan是“越努力,越幸运”,向上阳光,那么《创造101》喊出的“逆风翻盘,向阳而生”,则有一种触底反弹的冲劲,暗示了在中国打造女团的艰辛和不易。


做女团要比男团困难,这不单纯是一个地域问题,而是整个世界偶像产业的现实。首先,女团的花期短。十几岁到二十几岁之间,是女团成员最好的年龄。例如在偶像产业相对完善的韩国,长寿的偶像男团有很多,像神话、水晶男孩等,但女团常常在完成了七年合同之后,往往选择单飞或是存续合约,转型做主持或演员。毕竟三、四十岁还在唱跳,是不太现实的。也就是说,女团的更新换代太快,竞争大且易被淘汰。


再者,对国内女团来讲,提供给她们的发展土壤并不算肥沃。在日本,做偶像堪称是“举国体制”。《圆桌派》曾讨论过偶像的话题,其中有提到日本很多家长在孩子还尚小的时候,就会把他们往童星和偶像的道路上推送,给各大公司送资料等。我们缺乏这样的培养土壤,所以很多女团的打造沿用了日本的体系。


SNH48、1931(已解散)等组合,很少有机会在电视台亮相,而是在剧场表演,近距离与粉丝互动。她们有自己的粉丝群体,但是相比日本女团,她们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弱的。据统计,目前国内女团已多达200个,可真能被记住的寥寥无几。定位不清晰、运营存在问题,这些牵制了女团的发展。

 

(公演剧场)


更重要的是,在流量为王的当下娱乐圈,女团出身的偶像发展前景的确不如男偶像明朗。细数下男团出身的流量小生不仅包括了“归国四子”,TFboys,还有新晋的蔡徐坤。而女团出身的女明星,大概只有宋茜仍保持着不俗的流量和关注度。


女性粉丝是粉丝群体的主力,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女性粉男偶像,这遵从的是自然法则。她们在对待男偶像时可以有多种身份上的转换,可以把对方当弟弟、当男友、甚至是儿子,把多重感情杂糅在一体,寄托在一个人身上。而女粉丝对女偶像的要求则会更高些,“此时对偶像的诉求则是我想要成为她,她是我最理想的样子”。


 (死忠粉超多的李宇春)


这样的心理诉求,尽管实现起来很困难,但是一旦达成,成为死忠粉的可能性极高。导师Ella在节目讲,SHE有七成的粉丝是女生。Twins出道时,清新、自然、可爱,一度成为广大少女的审美标准和潮流指标。


《创造101》是否能成为下一个潮流指标,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打造女团和成为女团成员尽管有种种困难,但目前国内市场缺乏女偶像的现状是这个节目的机会,也是这群梦想舞台的年轻女孩的机遇。

作者

林蔚

爱吃,爱宅,爱发呆的写字僧



当“天朝四子”从爱豆变成导师
经典“综N代”回归、玩转街舞、大战机器人,二季度综艺有望崛起?
“文化类综艺节目”持续走红,Q1的这四档节目是否解决了你的“文化饥渴”?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