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大家好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男朋友@AThree

我从新疆来 2019-07-16 09:11:49

这个是我们的第六则故事



   AThree--Arslan


阿热丝兰,来自新疆博尔塔拉的说唱歌手,爱奇艺《中国有嘻哈》40强。



  “看那个留着脏辫、穿着浮夸、吐字不清的人,肯定就不是什么好人,你可别跟他学习啊。”这个是我们很多人或多或少都会听到的话,按照大众的标准,他们可能是失败的人,可是失败不失败是重要的吗?最起码在他们眼里,不是。


  电影死亡诗社中有一句话印象挺深刻:“ 现实和理想永远有差距。但又如何?医药,法律,商业,工程是维生的必须条件。但是诗,爱,浪漫,美这些才是我们生存之原因。”这里所说的诗,爱,浪漫,美,在我看来,应该说的就是他们吧,那些在我们看来比较另类、浮夸的人。


  “做人不能太特例孤行,要本分,要学会接受现实……..”够了,这些话我已经听够了,我不想做一个行尸走肉,我要做一个简单的说唱歌手,AThree在采访中说到。


自述



  我是个超级简单的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没有那么多理由,男子汉,那么扭捏干什么。

 

   我记得我开我的第一场演唱会,在博尔塔拉,没有收门票,就来了十六个人,后来在上海和朋友开专场,也是来了二十多个人,说实话挺沮丧的,但是这次十一我们参加上海的音乐节,有一万多人呢,真的是感觉都在慢慢变好。就近期我在克拉玛依开专场,在国外留学的宝贝粉丝把我喜欢的一幅古装,画在了我身上,而且超级帅,还有今年六岁的Azmat为了我的新歌《Baza》来了现场,而且一直在第一排举着手跟我一起唱,结束后给我说:我累了,给我个雪糕吃。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叫自己AThree,是这样的,A是字母表开头第一个文字,无论是哪个语言都是这样的,在我看来就是TOP,最顶端,然后Three这个数字在新疆文化里是一个很神圣的数字,最起码我认为数字3很神圣,我的初心就是做新疆文化里的最顶端的说唱作品,我知道这目标有些远大,但还是那句老套的话,我一直在努力,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你们问我说唱是什么,说唱就是我的生活,我所看到的听到的感悟到的生活啊,但我歌词里的那些我自己都没有经历过,我只是把我看到的唱出来而已,至于别人喜欢不喜欢,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为什么会选择说唱呢,我2008年开始接触说唱,到现在,包括我之前参加《中国有嘻哈》,认识了很多同行很优秀的歌手,我很感恩。但是现在社会上的各种问题,各种让人心烦的事儿一直在发生,而说唱这玩意儿被创造就是为了说这种事儿,这个艺术就是用来说这些事儿的,也许什么都无法改变但起码有人会发声,其实这是那些作家的责任,那些拿起笔还用作品赚手稿费的人应该说出这些事,但我不知道我们的大部分作家在干什么,但我觉得我是个年轻人,说唱又是大家都喜欢都能接受的新文化(起码在新疆算是新文化)所以我就写了这些玩意儿,不够完美不够到位,但我在努力,没有什么都不做。


  《作为坎土曼的礼物》这部微电影出来之后,就要说说《Asmilayasiye 》这首歌了,其实这首歌没有批判的意思,真的,这个不是谁的错,不是民考汉的错,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那种,把错误推到他们头上很不公平。但是呢,这个问题就像绳子,我们父母那一代就开始系了,到现在我们一直系,大家都有心去解开,但我觉得我们大部分人想的太简单了,然后生活中的类似歧视民考汉的这种感觉无处不在,但很少有人出手去帮他们,貌似大家都喜欢当审判官没有人愿意当改变者,这很扯淡,这个微电影就为这个为题材,HA$团体SAM是导演,其余所有队员也为这片子出了一份力,拍摄地点是我老家博乐和神奇的城市乌鲁木齐。

 


采访手记


  组里一个小姑娘,在采访完AThree之后,小碎步跑来给我说:姐,我给你说啊,AThree,他真的是一个超级好的人,虽然我还是比较喜欢叫他阿三,他就像初中高中班里面总有那么一两个捣蛋鬼,不听话、不写作业,但是很好玩儿,在班里面很玩得开,大家都很喜欢的那种人,对,像这种同学,像邻居家总是欺负你、但是摸摸你的头转身给你买糖吃的哥哥,像总是调皮捣蛋、揪你头发、惹你哭但是一旦别人欺负你就挺身而出、揍得他们屁滚尿流的弟弟,这些都是他。

 

 Ps阿三他这个人,你见到他本人之后,绝对不会像想到是他写出来了这些深刻的歌词,看到他整个人瘫在沙发上,我就不禁想象这个人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手上一根莫合烟,穿着二道在电视机前拿木桶泡脚的样子。他……好吧,我也很爱钱这个无可厚非,他……好吧其实我话也挺多的,他……哎呀,总之整个人画风很浮夸啦,不过,好像你也讨厌不起来,他很跳,很跳很跳,可还是讨厌不起来,好吧,吐槽失败。

 

 往期回顾

     麦子:登顶珠峰没有执着,只有死扛!

爆红Despacito弹布尔版热匹开提首次内心独白:我的音乐只为博他一人笑容!

阿尔娜与她“小情人”的日常

穆扎—让我们一起玩儿坏民族乐器

厉害了我的国,厉害了玉素甫

主编:A.lston

文字:夏依旦

创意/剪辑:娜迪拉

采访:祖丽哈娅提

摄像:迪丽拜尔

排版:布艾吉尔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