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6月29日|Vyan:只有文盲才会假扮说唱诗人;我也想写垃圾歌,但是真的做不到!

红咖俱乐部REDCLUB 2020-05-22 13:35:34

提起Chill Gun Music,对广东说唱不太熟悉的人第一反应可能是会想起CG的头牌徐真真和曾经在CG完成修炼毕业的Tizzy T。


相信有看过去年有嘻哈节目的观众,对于徐真真和Tizzy T之间的“爱恨情仇”有了一定的了解。



本文并非要讲述他们俩不为人知的故事,而是Chill Gun Music的灵魂人物,镇守珠江的rapper兼制作人,广东说唱脊梁——Vyan。


不是爆红的说唱歌手,却一样可以在TU凸live house爆场

TU凸,广州老牌live house)


除了通用的“大师兄”之外,他有许多的aka(昵称/称号):


拖鞋佬,因为他的现场经常踩着一双人字拖直接上台了,身上的打扮没有一丝现在说唱歌手的潮流感;


对他来说,他希望听歌的人能从歌词中感受到他的思想,并一起进行脑电波的交流,而非仅仅注视着他的衣着打扮。



黄医师,没错就是深夜电台中那个号称能医百病(主要还是性功能障碍)的黄医师;而他的歌并不是宠粉的治愈系,而是坚定的信仰,甚至给你当头一棒的医治,对付重症用重药。


万里夫斯基,也就是他的快递联系姓名上的“刘万里”,再加上日常爱好模仿CCTV6翻译电影的声音“XX夫斯基”,后来慢慢变成了“万里夫斯基”


乐迷将“万里夫斯基”和“I'm Good”纹在脖子的两边



注析:I'm Good是一首用反话形式描述自己过得很糟糕的作品,千言万语凝结为“I'm Good”,“I'm Fucking Good”。


I'm Good鬼畜版MV截图,此歌曲因为版权问题而下架了


醉酒佬,不把自己搞醉根本做不了创作,通常因为把自己灌得太醉,根本做不了创作,于是他的歌基本上是一拖再拖……他的发歌频率简直不忍直视(他和徐真真合作的宿醉已经说明了此事)。



达摩流浪者,源于一首歌《达摩流浪者》,其实Vyan是一个Real佛性rapper,日常无事以念经来修生养性;

国内说唱圈中流传着这样一个盛名:北有逍遥客小老虎,南有达摩流浪者Vyan。



Vyan,从初中时代便开始接触HipHop音乐,也曾经在家乡的小县城里面做过历史上第一场街头文化演出。


高考之后,进入了华南师范大学新闻系就读,日常学习除了旷课,喝酒,就是做音乐,跑一些几百块钱的商业演出。(当时的说唱真心不好赚,全中国都一样)


后来,Vyan和Fat B创立了一个影响了一代广州榕树头下街头青年的组合——讲者;从两个人的团体发展成为5个人团体。还和当时的传奇MC仁有过大半个专辑歌曲数量的合作。


上豆瓣网搜索关键字ChillGun,还能找到部分作品



在几张专辑/mixtape之后,以讲者为核心,创建了Chill Gun Music厂牌。而新青年是讲者有Vyan存在的最后一张专辑。



2015年,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Vyan从讲者中退出,而Fat B和另外两位成员选择退出Chill Gun Music,跳槽去了另外一个厂牌,还带走了当时悉心栽培的潜力说唱歌手(后来真的火了)。


在此期间,Vyan一个人撑起了Chill Gun的所有制作,继续挖掘、栽培新人,他和徐真真一起折腾了一个培训帮MMMP(Make My Mama  Pround),可以说广东一大半的新生代说唱歌手,他都有指点过(这也是大家尊称他为大师兄的原因)。


Chill Gun Music Chill For Life Gun For Fight,在Vyan的坚持下,成为了广州街头的代名词,不少乐迷将这一句Chill For Life Gun For Fight纹在身上。



还有那个已经逝去的说唱音乐App和还活着的嘻哈乱爆公众号,Vyan都有参与其中。



当初Chill Gun Music的变故逐一摆平之后,Vyan重新投入到自己的专辑创作,螳臂当车TBDJ(笑称:淘宝DJ)


其中第一首《B哥正传》释出的作品就是挤压已久的怒火,直接用歌爆怼当时叛变之人的后庭花。


现场大合唱版



其中歌词(粤语):成日自称街头诗人,屌你个文盲咪扮斯文,也就是本文标题的出处。


从歌词的造诣上来说,用诗人来称呼Vyan简直是一种侮辱。


Vyan今年也有去参加中国新说唱的海选,因为歌词太过于敏感,导致整个导演团队都不敢用这一号人物。


老编我更愿意用歌名军去形容Vyan,就像海贼王漫画中的歌名军。



虽然Vyan打死不认这个称号,但是TBDJ的封面和已经下架的歌曲已经出卖了他自己。




Vyan做的音乐并不是为了讨好粉丝,而是期待思想上的碰撞,脑电波的火花,所以他收获了一大堆的死忠粉。


而他的最新专辑,找来了曾经iron mic香港站,与自己freestyle battle几百回合的Heyo一起来了一次云南大暴走。



iron mic 香港站,Heyo VS Vyan



Vyan和Heyo,曾经在iron mic刺刀见红,在新专辑《老表大奔走》里面也是互相调侃。



《老表大奔走》这张专辑可以说是一张反现代音乐潮流工业的作品,整个团队深入少数民族聚居地寻访了彝族、哈尼族、白族、傣族、回族、佤族等民间艺人;


采集了众多的民族音乐素材,比如芦笙、各种笛子、独弦琴、三弦四弦、铓、鼓、奔得等民族乐器以及民间古调。把民族音乐融入HipHop与雷鬼音乐中,与其说是采风,不如说是一场冒险的音乐实验。



专辑中的第一首歌《老司机》就将大陆人和香港人固有的印象相互碰撞,再玩玩老司机才懂的内涵:祝你射击只能射上墙壁……

奔走《在路上》,通宵又达旦,只为了找寻做音乐的答案,就像格瓦拉的摩托项目把所见所闻全部写在备忘录。

整张专辑中,有一首歌早已经预定了下架的席位,就像曾经的《敏感暗处理》、《情定扬州》、《天朝爱豆》一样,顶风作案。

独弦琴,耸立的高墙,待宰的羔羊,放弃了祭祀,遗忘了历史……如果你知道那一段被刻意掩盖的史实,那你一定能从这首歌中感受到让人紧绷的力量。这种庞大的世界观大概也只能在他的歌里才能找到,也只有他敢顶风而上。


Vyan在另外一首歌中说过,为了生活也开始尝试做垃圾歌,上娱乐节目,但是只要你听过《独弦琴》,就能知道,做垃圾歌是不存在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方块兄弟/拖鞋兄弟&Heyo


不愿看见曾经骄傲的艺术家争着去做戏子,把听众都当猪喂他们吃猪饲料,HipHop在Vyan眼中是一场战斗,是思想启蒙的战斗,这是一场持久的战争别掉队,热爱HipHop的战士背靠背。


Vyan:浩浩荡荡的潮流我真的跟不到,也实在没有办法模仿权志龙,所以我就不凑热闹了,毕竟我不相信人间全是聋……


图片&视频源自网络,如涉版权联系补充来源







 演出讯息▽  

时间 / Date 

2018.06.29 周五 20:30 

19:30(进场 / Einlass)

 

地址 / ADDRESS 

长沙市中山路249号红色剧院3楼(近中山亭)

3F of Red Theatre. Zhongshan Road No.249(Close to Zhongshanting)

 

饮料 / DRINK

早鸟 Early Bird:¥100

预售 PRESALE:¥120

现场 DOOR:¥150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电台 | FM97.5摩登音乐台

战略合作媒体 | 同去

战略合作门户 | 新浪湖南、鲜城

音效支持 | UndeeSound、大木音乐 、浪声音响

鸣谢媒体 | wnic 、“玎玎星”推荐

合作摄影工作室 | 喻虎奇摄影工作室

点击阅读原文可购买预售票 ▼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