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多面柳畅源:说唱歌手、油管网红、短片导演

小强蜀熟 2019-06-28 16:48:48


他能用13种口音或8国语言演绎一首说唱。


我和很多人一样,知道柳畅源是在2015年《中国好声音》上,他以六国语言版《双截棍》征服了周杰伦。当时我就很疑惑,这个人是什么来头,会这么多种语言?


4月5日,成都来福士,见到柳畅源后,我将当时的疑惑告诉他,他哈哈一笑,“我不是真的会那么多语言。”


2002年年底,密苏里州的8岁男孩柳畅源听到了《Lose Yourself》,那是他第一次听到说唱。后来柳畅源和朋友们开始玩说唱,不发歌,只拍视频上传油管。2012年5月11日,柳畅源在油管上传了一支用11种口音演绎的说唱视频,这支视频令他走上油管网红之路,目前该视频播放量为148万。(下为柳畅源去年年底发布的13种口音说唱)



柳畅源表示,多种口音的说唱是他原创的。一年后,在南加州大学上学的柳畅源又原创了多国语言说唱,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汇集于这所大学,这为柳畅源写多国语言说唱创造了可能性。柳畅源坦言,他会英文、中文及简单的西班牙语,若需要写其它语言的歌词,则向朋友们寻求帮助。



写多国语言说唱时,柳畅源会想表达什么意思,然后找朋友们翻译,并学习如何发音。最难之处是押韵,柳畅源会告诉朋友们歌词想表达什么,句尾的韵脚能否处理成他想要的,有时能直接办到,有时需要改变这句歌词的意思才能押上韵。柳畅源与朋友们逐句讨论,最终拼成一首完整的歌。(下为柳畅源2015年7月发布的8国语言说唱)



我问柳畅源认为自己有语言天赋吗,他表示如果语言天赋是指背单词、学语法这种系统的语言学习,自己也就还好,不能说是擅长,他更擅长的是语言模仿,这令他可以创作不同口音及不同语言的说唱。



柳畅源参加《中国好声音》正是因为节目组在油管上看了他的多国语言说唱,而这次参赛成为柳畅源音乐生涯的分水岭令柳畅源产生了两个大的改变


改变之一是他希望从油管网红向说唱歌手转型。“参加《中国好声音》,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是以油管网红的身份参加的,而非以说唱歌手的身份?”柳畅源对此表示赞同,参赛之前,他只拍视频不出歌,也没演出经验。比赛结束后,才开始慢慢有了表演经验,才开始跟音乐人合作。



时至今日,柳畅源仍未完全觉得自己是说唱歌手,“我喜欢做的很多东西都是那种偏搞笑的,我觉得我可能更擅长这些,但我也很热爱传统意义上的说唱。我现在还不能完全说我是说唱歌手,我也不想放弃油管上那种搞笑的视频。”我感觉到了柳畅源对自身定位的不确定性,“你现在是在犹豫吗?在做抉择吗?”“对,是会有点纠结,到底该如何。别人专注于一条路线,效率可能更高,但我这样做很自由,我可以做演戏的、搞笑的,也可以做传统意义的说唱,主要希望听众都能喜欢。



改变之二是柳畅源希望在中文说唱上发力。柳畅源出生在伊利诺伊州,儿时与父母会用中文交流,但都是诸如“你吃了吗”的日常用语,周末虽会去中文学校,但也是学习简单的中文。参加《中国好声音》后,柳畅源希望学习中国的音乐、语言,便在中国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这段时间我的中文水平提高了不少。”但柳畅源学习的方式仍以与人聊天为主,写中文歌词时比较困难,“我能把想法、意思都表达出来,但用的语言太简单了。”柳畅源买了本讲成语的书,“中国人都会成语,所以我也要学。”此外听中文歌,看电视剧,也是柳畅源学习中文的途径。(下为柳畅源上个月发布的、以中文为主的《生而为我》)



柳畅源学习中文,不仅为写中文歌词,他认为“虽然我在美国出生长大,家庭背景还是中国的,我应该知道怎么讲中文,应该提高自己的中文能力。”



和其它美籍华裔一样,柳畅源也面临着尴尬的处境。我问柳畅源“美籍华裔面临的共同问题是,做英文说唱不如黑人,做中文说唱又不如中国人,你有这样的感觉吗?”对于“做中文说唱不如中国人”,柳畅源深表赞同,“这是肯定的,因为语言限制,我中文水平不如别人所以写歌词困难。”而对于“做英文说唱不如黑人”,柳畅源认为,从群体来讲,说唱是黑人发展出来的,说唱的继续发展也主要看在前面带路的黑人怎么发展,亚裔只是在后面跟上。但从个体来讲,亚裔做的音乐能否比得上黑人,完全看个人。


往大了说,美籍华裔的身份本身就比较尴尬,“你在美国别人看你是个中国人,你在中国别人看你是个美国人,你不管去哪,你都不完全是那边的人。你可能不会像一个在中国长大的人那么感觉到这里就是我的家,这里就是我的根,就是有一个怎么说呢……”柳畅源中文水平有限,想不出合适的词,“归属感”,我补充道,“对。但我在美国长大还是该干嘛干嘛,交朋友也都没问题,在那长大也都还是高兴的。”



目前,柳畅源一方面由油管网红向说唱歌手转型,一方面加强中文说唱的能力,在他接下来的规划里,也体现了这两点——多国语言及多种口音说唱,他会继续做,但不会把重心放在上面,重心会是英文说唱及中文说唱。当下柳畅源会更偏向英文说唱,“因为我做英文说唱质量更靠谱。”中文说唱方面,他也在尝试,而且现在听一年前写的中文说唱,会觉得烂,这就说明他的中文水平及中文说唱在不断进步,“我会继续练习中文,希望中文说唱也能达到很靠谱的那个点。”



去年柳畅源参加了《中国有嘻哈》,在60s阶段因一段语速较快的中文歌词没唱好被淘汰了。柳畅源对自己有些失望,但对于能够认识很多厉害的中国说唱歌手及了解他们的音乐,他还是很高兴的,在那之前,他只通过油管听过Higher Brothers的歌。他表示今年可能还会参加,“我觉得我的中文说唱有了进步,但我也知道今年会有更多更厉害的人。我知道我去跟他们比,尤其是比中文说唱会有困难,但我想抓住这个机会,即使仍然走不远,我还是觉得值得一去,因为认识的人和比赛经历可以让我学到很多。”



在音乐之外,柳畅源还有个身份是短片导演,喜欢影视及做视频,他大学学的专业是拍电影,他的MV都是他自己导自己剪辑的,并表示“将来希望能有机会做影视剧导演。”


当大多数人专注于一个领域时,多面柳畅源展现了更多的可能性——说唱歌手、油管网红、短片导演。在听众看来,柳畅源并非典型的说唱歌手,他自己也承认这一点,但这个问题本身就不是问题,如果将来说唱不能让柳畅源满足于对世界的表达,他说不定会转行做导演,通过影视去表达自己。


本文照片由我哥们儿君宝同学拍摄(公众号头像也是他拍的),有拍照需求的可以找他,九年摄影生涯,坐标成都,擅长婚礼跟拍、旅拍婚纱、空间建筑、公关摄影。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