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俞昊然:为什么同样做编程教育,我们不是中国版的Codecademy

福布斯中文网 2020-05-22 16:37:11

作者|俞昊然 为计蒜客创始人兼CEO


认识我的不少人都知道我这两年在自己创业,有不少人会问我“你们到底做的是什么项目?”,也有一些了解更多背景的朋友会问我,“你们针对的是谁,怎么盈利?”。我很喜欢听到这些问题,而对于一些敢想、敢说的人提出的类似问题,我还很愿意和他们一起做一些探讨。


我所在“创”的这家公司现在的主线产品叫做“计蒜客”,我们在对不了解的人去做介绍时,一般说自己是“新型在线计算教育的倡导者”,而实际上,我们更多的时候是新型的在线教育的践行者。令我觉得可惜、担忧但又庆幸的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家媒体试图对这个项目的概括描述是在点上的。


我在这里,先来列举一些比较典型的错误解读


未来是孩子都会编程的时代?想做编程低龄化趋势下的中国版Codecademy


在这一解读中,计蒜客针对的人群成为了小孩子,做的事情成为了“编程教育”。而事实上,计蒜客和Codecademy这两种不同的产品形态对于低年龄的甚至还很难生活自理的孩子来说,都几乎是没有价值的;市场上有大把的针对小孩子的逻辑思维培养的产品,比如 CoderDojo、乐高积木、Code Monkey、Scratch语言和上世纪90年代的LOGO语言的衍生产品。上面这些产品对于孩子们来说,是远比计蒜客的教学形式和目标更适合他们的。


而像是网站的编辑对于“编程教育”这样的描述,其实更多的是源自她对于计算教育的概念的不理解和计算学科的背景知识的匮乏。计算学科包罗万象,编程只是它入门级中的入门级内容,既不能不做好,但也绝不是仅仅把编程(特别是很多人理解的入门级的编程)这一个过于简单的内容视为唯一目标。计蒜客要去做的是计算学科的思维方式的教育,要帮助的是对 EECS 整个大的体系内课程有学习动力的人,要实现的是在不违背自然规律的前提下,提升这批人学习的效率、节省他们的时间。


计蒜客被称作“中国的Codecademy”

中国的Codecademy


很多媒体曾经在引用计蒜客的时候提到Codecademy。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在一开始阶段和Codecademy的一开始阶段,都关注了一定的程序语言课程的内容。由于这个情况的存在,媒体编辑的片面解读是可以被原谅的。但是,在教学工具设计、课程编排方法、教学目标制定等问题上,计蒜客和Codecademy一直保持了极大的差异,这并不是来源于很多人第一感觉的“中美市场差异”,更多的是源于产品本身的进一步定位的完全不同。


关注这一领域的朋友应该不难发现,计蒜客进一步的发展和Codecademy现在的方向取向在很多可见的设计上的差异已经越来越大。Codecademy 现在更多的开始向工程技能方向走的越来越多,而计蒜客则完全没有计划将对这个方向的内容作为主线任务进行发展。


计蒜客到底要干什么


前几天和几个美国教授一起聊天的时候,说到了计蒜客未来的发展方向。带着“Copy to China”的固有思维,他们把我们描述成了“Minerva+CMU”和“Lynda-ish”的产品。


你可能会好奇,为什么一个产品会被描述成两个不太一样的东西。的确,这是我们现在两条腿走路的基本策略,如果简单粗暴的一点来说,可以被概括为“凑合的职业培训”和“学历教育非精英群体的提升”。


凑合的职业培训


事实上,现在的计算学科职业培训机构并不关注学生是否会思考,换句话来说,它们并不关注计算学科最重要的“动脑”技能。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在利用政府机构、传统企业信息化程度低,对于信息技术人力需求层次低的现状,向针对这些政府机构、传统企业开展服务的子机构或外包公司输出他们所需要的“会固有可重复但并无不可替代性的技能”的结业学生。我并不是说他们做的有任何错误,在我们社会的这个发展阶段,这是一种存在且合理的诉求的满足,也是他们可以从中获利的合理方式。


但是,随着政府机构、传统企业信息化程度的提高,这种模式是否长久是首先要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的。而在这个过程中,对于因为“温饱需求”而参与到被培训人群的这类学生们,付出的成本和价值回报的矛盾也是愈发明显的。在计蒜客看来,这些非常有限的技能的传授,是有可能被低成本规模化的。计蒜客希望在未来能解决好这部分针对的学生群体“自觉性差”、“易挫败”的问题,并以极为廉价甚至免费的形式,给到这个群体满足、甚至有些超出他们需求的“凑合的职业培训”。


学历教育非精英群体的提升


就计算学科来说,国内每年相关专业毕业的学生的数量极为有限,且普遍存在的现象是教学内容陈旧、简单,学生中的佼佼者必须依赖自我提升进行学习;而更广大的非自觉型精英群体的学生则被动的成为了教育无用论者的论据,学校老师总希望更好的兼顾这类学生,但是却效果甚微。


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地方形成了矛盾,这些矛盾存在且合理,也因而变得格外的难以解决。


供需矛盾:很多时候,为了所谓“顾及全体学生”和“教务处的要求”,老师们只能被动的教授过时、简化和缺乏思考的教学内容,相应的,到了企业、研究机构要人的时候,大学输出的庞大数量的人群因为缺乏严肃的教育过程,最终是很难达到合格要求的。在信息化迅速发展的今天,企业对于信息技术人才的诉求增长远远超出了高校输出合格人才的能力,甚至在企业一次次降低招聘门槛的状况下,招聘计划依然很难满足。而与此同时,大量的“干部身份”的毕业生还在就业市场中苦苦待业,甚至不得不开始向一些本来与他们无关的职业培训机构寻求帮助。


精英矛盾:国内的大学中依然会有一些顶尖的人才的出现,他们在大学期间普遍追求的是非大学体系内教授的新技术、新方法、新思想。他们不太依赖于老师的教学,不少优秀的老师也多对他们也尽可能的给予了空间,他们中很多的人在临近毕业时都是企业开出天价争取的对象。可是,他们的选择太多了,在这个全球化日益加剧的今天,他们中太过巨大的比例的人都最终选择了海外,国内的企业(包括BAT)因为总体人才环境的问题,对于他们来说都太缺乏吸引力了。


中等人才陷阱:由于上面两个矛盾的愈发严重,加上在政策层面不断鼓励职业培训的发展,我们在信息技术领域的问题除了优秀人才缺乏、低端人力竞争加剧以外,中等人才缺乏上升动力的问题也会愈发严重,我把它叫做“中等人才陷阱”。在计算教育领域,看似大学一片繁荣——各个大学都设立了计算机专业、电子专业等等,职业培训机构也遍地开花——各种先就业再付费看起来似乎那么的正确。但是映入眼帘的是优秀人才的增长乏力、教育发展缺乏方向、教育腐败多发、教育设计目标单一等一系列的严重问题。是否有方法可以让我们的信息技术学科的输出结果不落入“中等人才陷阱”?


可以预期,对这一系列的矛盾的破除工作,将是一场苦战。


我们认为,精英学生的学习过程,往往带有较强的目标性和自我约束性,他们是大多数时候通过任何方式进行学习都可以较快、较好的完成自我教育和提升的一个群体。


而对于最底层要解决吃饭问题的群体来说,现在的高价的职业培训、或是未来计蒜客作为 side project 进行提供的低代价的职业培训部分都将是对他们较有帮助的。无论是否他们自己认同,对于他们来说,短期解决糊口问题远胜过对于长远的职业增长的诉求,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成长成为“满足除传统企业、政府部门等信息化程度低的组织外的企业”的基本要求的人群。


那么,什么人群是计蒜客最关注的?计蒜客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致力于参与解决问题的核心矛盾——积极关注学历教育当前非精英群体的提升。这一部分的人群其实往往处于当今的大学校园,他们接受着大学的教育,但他们也需要更有效的方式去更好的为他们走出校门做好准备。计蒜客的非技能部分课程设计、Track设计也是为了服务这一人群,帮助他们在毕业时避免滑落到职业培训的目标人群范围,帮助他们更好的、更高效的向精英人群靠拢,扩大在就业市场上企业所需要的人群的基数。


我们相信,大家是愿意为此付出一定的成本的,因为这种成本是值得的。对于信息化程度高、或直接就是做信息技术服务的企业来说,他们更容易用低的成本找到他们需要的人,减少内训带来的时间和人力成本;而对于学生来说,计蒜客会为他们带去的是更扎实的职业准备,和更多未来的可能性;同时,对于高校,计蒜客则是教学的有力补充,让高校在不破坏“规则”的同时,确保自己的学生们不会成为对社会没有价值的人,确保自己的学生们担得起更大的社会责任。


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我在创的业。对于计蒜客来说,这就是它的历史使命。


我们知道,这是一个苦差事,甚至是很长时间内吃力不讨好的一个差事。但我们更知道,这是教育的未来,也是为什么有教授会觉得我们像是“Minerva+CMU”原因。


或许你读懂了这篇文字,或许你没有。我只希望说说清楚,我和我的同事们在为什么而努力;也希望那个可能对教育感兴趣的你,和我说说你的想法。说不定我们可以一起做这个有意思的事情呢?


本文为福布斯中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editor@forbeschina.com


更多精彩关注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