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单复句”在汉语中竟然不够用?来听听语言学者的分析

学林出版社 2019-09-06 15:48:58

和小句


句子


句子意义之间存在冲突

什么是句子(sentence)?这一术语虽然在语言学描写中广泛使用,但实际上“这个问题很难有一个独立于理论并且方式明确的答案。从句法观点看,句子是句法理论的一个域(domain):是被句法原则(成分结构、依存性、管控性、捆绑、移位等)管控的一个单位;从话语角度看,句子可能是在读者/听者看来能理解为一个言语行为的单位”(Fabricius-Hansen & Ramm,2008)。这是目前句子定义最为常见的两个理论出发点。 实际上句子的形式化定义和功能化定义可能相差甚远,早先 Wilhelm Wundt(1900)就曾指出语法句(“口语中作为一个整体出现的一组词”)和逻辑句(“一个思想的口语表达”)之间存在冲突,他由此质疑:“关于句子实际意义的不确定性带来了一个问题:语言结构(句子)是否拥有独立的存在性?”


小句比句子更便于组织语料

这使得不少注重口语语料的语言学家考虑放弃句子概念而转向小句概念,Crystal(1979)认为实际语言描写中之所以产生众多问题“只是因为在描写模型中将句子作为一个初始术语,并将这一模型强加在语料上”,进而指出小句(clause)是比句子更便于组织语料的单位,“小句+连接+小句”这一模型对语料组织需要的假设更少,也更能避免人为的任意因素。Givón(1982)也直接采用小句作为话语分析的基本单位,他认为:“小句是人类交际或话语中最基本的信息组织单位。小句组合成主题段落,主题段落可能组合成更大的连贯性单位,例如章节或故事,我们简单称之为话语(discourse)。”


英式小句以动词为中心

这里的小句主要是指英式小句,王洪君、李榕(2014)说明:“英语‘小句’的定义主要有两种,都有明确的形式标准。一种定义是‘由一个定式动词(包括功能相当于一个定式动词的并列的多个定式动词)参与构成的主谓结构’,而另一种的形式定义是‘由一个动词(包括功能相当于一个动词的并列的多个动词)参与构成的结构’。两者的区别主要在于动词是否加‘定式’限制。”


小句并没有那么占优势

以动词为中心的小句概念未必是跨语言的语篇基本单位。Chafe(1987)曾以语调单位(intonation unit)——“任何一个自然语调框架内所发出的言语串”(Tao 1996)——分析英语对话。他发现英语语调单位的“所有类型都是围绕小句中心的”。这些语调单位或者自身就是一个小句,或者是小句的组成部分、环境成分,又或者是小句的失误起头、小句的添加成分。陈佩玲、陶红印(1998)同样用语调单位分析台湾官话叙述语篇,观察其中语调单位与小句的对应情形,却发现汉语中小句出现频率只有47.2%,其中完整小句只占有14.4%,非完整小句(包括截断形式、零代词形式、其他零形式)占有32.8%,“小句之外出现得最频繁的语法单位是名词性结构。”占有27.4%。可见“小句的出现频率不但没有人们印象中那么占优势,其出现的形式也和传统上所认为的形式有一定的差距”。


以语调特征定义句子和小句

不过,句子和小句的句法概念虽然囿于印欧语,但是“并不矛盾的是,各个语言使用者都会将小句打包成更大的单位,明显标记是口语中的句子语调特征以及书面语中的句号和问号”(Cumming 1984)。这是在操作层面最具有跨语言对比意义的语篇单位,Chafe(1987)正是以语调框架特征定义了小句,而Huddleston & Pullum(2002:1728)则是以语调终结特征定义了句子,将语料库中的书面语中的句号句(包括问号和感叹号)与口语中的语调终结句(utterance)处理为默认的对应关系,这种处理不考虑句子结构是否完整,只考虑句子语调是否终结,一个单独的句号句是一个句子,几个由逗号句(即使句法独立)组成的句号句也仍然是一个句子,同时也是一个复句。


《从“单复句”到“流水句”》

许立群  著

ISBN:9787548613329

学林出版社

2018 年 3 月


许立群,1987年生,江苏连云港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语言学系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博士,师从学部委员沈家煊先生。华侨大学华文学院讲师。主要理论兴趣集中于认知语言学、功能主义语言学、语言类型学。当前研究对象主要为句子及句子层面以上的语法现象,已在《汉语学习》《当代语言学》《语言教学与研究》发表相关论文3篇。代表作博士论文《汉语流水句研究——兼论单复句问题》。



汉语语言学研究长期以来存在一些突出的热点问题。有些问题经过多轮讨论,依然热度不减。而近些年,汉语语法学界在进一步认识到汉语自身特点的同时,也引出了一些重要的新问题。面对海量的论争资料和纷繁的观点,很多学者,特别是初学者,有无所适从甚至盲从的倾向。


有鉴于此, 本着摆脱印欧语眼光,摆脱传统(主流)观点束缚,带有导向性,在综述中铺垫出解决问题的新方向的宗旨,沈家煊先生主编了“语言学热点问题研究系列”丛书,筛选出十几个理论相关的语言学的热点专题,就每个专题,以8万-10万字的篇幅,全面整理海内外相关资料,对文献做出深入透彻的分类梳理,力求客观呈现各家的主要观点,对其优缺点作适当分析点评,指出学术发展的前景。该丛书以吕叔湘《现代汉语语法问题》和朱德熙《语法答问》为楷模,追求站在汉语的立场上看汉语,用汉语的方式说汉语的“自我表述”。有助于推动汉语句法语义学研究的深入,也有助于大专院校中语法专题讨论课的教学开展。


《从“单复句”到“流水句”》为该丛书的一种。


汉语单复句格局之所以成为问题,主要是因为先入为主的印欧化理论无法容纳汉语流水句的事实。就“结构观”而言,汉语流水句不一定像印欧语一样具有主谓结构、谓语中心;就“范畴观”而言,汉语流水句不一定像印欧语一样可以分出小句和句子、单句和复句、并列复句和主从复句。因此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现研究转向——由“单复句”转向“流水句”。本书着重评述:

一、单复句学说的源流,介绍单复句学说发展过程中值得重视的十三种论说,并从中评辨“局部改良”与“全面改革”两条路;

二、单复句学说的困境,指出单复句研究的种种问题可以归结为一个划分困境,这一困境本质上指向的是汉语的句子观问题;

三、从跨语言的角度看单复句问题,指出句子层面的种种划分问题具有跨语言的差异性以及理论的特设性,但也存在某些重要的基础性共识;

四、流水句的研究现状,指出目前流水句研究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受制于传统单复句学说,对不少关键问题存在误解,同时也存在真正突破印欧式描写框架和解释框架的理论探索。

语音

韵律

语法

主语      话题

·语言学·

句式

词类

句法

“的”

语言学热点问题研究丛书

站在汉语的立场上看汉语

用汉语的方式说汉语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