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推荐排行 >小布什说: “库珀博士救了我的命!”

小布什说: “库珀博士救了我的命!”

2021-09-11 11:46:54

点击库珀有氧大健康关注即可免费订阅,ID:cooperaerobicschina。本公众号为世界“有氧运动之父”肯尼斯•库珀博士与美国库珀有氧运动中心授权创建的大中华区中文微信平台,我们的原创文章支持各类转载与转发,以帮助中国人民获得全球最前沿的科学运动与健康预防知识。希望深度合作的朋友或机构敬请留言联系。我们的微信联合公众平台为朱为众纵横中美》ID:betweenchinaandusa, 欢迎关注。  


世界“有氧运动之父”肯尼斯•库珀博士与多年密友小布什总统


“Cooper(库珀)救了我的命”

在2013年8月5日的一次例行体检中,一向身体硬朗的美国前总统乔治•沃克•布什(George Walker Bush,习称小布什)被发现心脏动脉一处血管竟然堵塞高达95%!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这位以倡导健康和热爱健身而闻名遐迩的美国前总统,随时可能因为心脏病猝发而死亡!


6日,在位于达拉斯市的德克萨斯长老会医院成功接受心脏支架手术以后,小布什紧握住老朋友肯尼斯•库帕博士的手,对身边的亲友和医护人员们说:“Cooper(库帕)救了我的命!”


美国前总统乔治•沃克•布什的发言人弗雷迪•福特(Freddy Ford)6日说:“布什手术过程顺利,精神状态很好,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布什已定于7日出院,8日按照正常日程安排出席活动”。


2013年,小布什总统已经67岁,此前并无心脏病史。




西医“治未病”大师、世界“有氧运动之父”肯尼斯•库珀博士(Kenneth H. Cooper)担任小布什总统的私人医生及首席健康顾问已经有长达20多年的时间,毫无疑问,这次有惊无险的“意外”手术,为这对老朋友的深厚友情以及人生况味的体会,又增添了浓重的一笔。


库珀博士比小布什年长,二人的友谊,早在小布什1994年首次当选德克萨斯州州长之前就结下了。


美国第43任总统乔治沃克•布什


从2001年1月20日小布什宣誓就职第43任美国总统开始,白宫八年(2004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小布什击败民主党参选人约翰•克里获得连任),小布什经历了911事件,反恐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经历了棘手的美国爱国者法案,关塔那摩湾事件,虐囚门事件,卡特里娜飓风以及美国国家安全局(NSA)非法监听民间通信争议等等,尽管外界褒贬不一,挫折与压力不断,但他和库珀的友谊却从未中断。从昔日正当盛年,到如今两鬓苍苍,他们的友情愈加醇厚,更显难能可贵。



面对老友的感激与褒扬,库珀博士谦逊地说:“其实是科学体检救了布什总统的命。”


2009年,卸任后的小布什和父亲老布什出席一场体育赛事


2009年,小布什卸任后携夫人劳拉回到德州居住。小布什的这次例行体检,正是在位于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世界著名的库珀有氧运动中心(Cooper Aerobics)进行的。


在科研极其先进的库珀有氧运动研究中心,最初能够发现体检者心脏异常迹象的是库珀综合体检中的一项动态测试,即心电图负荷试验(electrocardiogram stress test),它简称“压力测试”(Stress test),和金融危机以后美联储及世界其它国家的央行对本国银行进行的测试同名,因为其本质都是未雨绸缪,在危机尚未发生的时候,假设危机状况及条件,以测试被检测对象的抗压能力。

心电图负荷测试,又称“运动心脏功能测试(Exercise stress test)”,被测试者被要求在速度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在不断被抬高坡度的走步机上一直走到精疲力尽为止。没有做过这项测试的人,常常会高估自己的能力。


“不就是走路爬坡吗?一个小时肯定没问题!”一位经我介绍到库珀有氧运动中心做体检的中国朋友曾不以为然地说。结果还不到12分钟,他就开始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撑到13分10秒,就彻底败下阵来!按照年龄组记分,他的测试结果为:“不合格”。



肯尼斯•库珀博士是这项运动心脏功能测试的创始人和倡导者,在20世纪的时候,当时的美国医学界并不认同这种动态测试,达拉斯当地的医生们曾口诛笔伐,有人甚至还夸张地讥讽说:“库珀由此将要害死的人数,会超过被希特勒杀害的犹太人。”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被称为“现代科学之父”的加利略•伽利雷因坚持科学真理而被教会迫害的荒唐之举。伽利略有句名言如此说道:“追求科学需要特殊的勇敢”,这句真理同样适用于为了追求科学勇敢而无畏的肯尼斯•库珀博士。“相较之下,我还是幸运的。”多年以后,库珀博士不胜感慨地坦言。


肯尼斯•库珀博士早年在初创的库珀有氧运动中心(该中心创建于1970年)为病人做运动心脏功能测试


当小布什总统的心脏功能在心电图负荷测试体检中被发现异常以后,库珀博士果断决定对小布什进行CT 检测(CT angiogram),结果发现他的心脏动脉一处血管居然已经堵塞了95%!这一结论恰恰证明了心电图负荷测试的价值和作用。




小布什接受心脏支架手术的消息马上传遍世界,人们不禁大感疑惑,小布什一向以拥有健壮的体魄以及对有氧运动的酷爱和坚持而闻名,他还经常在健身房进行力量和柔韧训练,包括坐姿推举、扩胸与扩背运动,是公众眼中“再忙也要跟着小布什总统学学健身”的励志范本。


“他怎么会有心血管病呢?”人们不禁要问。小布什总统的发言人弗雷迪•福特(Freddy Ford)说:“布什总统在例行体检前,并没有发现任何不适。”


小布什健身有两大爱好,骑山地自行车和跑步,其锻炼的强度及专注程度,为美国总统之最,其保持的最好成绩是6分45秒跑完1英里。小布什在总统任期内,曾将自行车健身器搬上“空军一号”,无论到哪儿出访,其下榻的酒店,都要准备一台跑步机。因为知晓小布什的健身爱好,当他出访英国时,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甚至为他在白金汉宫专门配备了一台自行车健身器。



接受心脏手术之后的小布什总统,在肯尼斯•库珀博士的指导下进行了更加科学化的健身和康复训练,身体恢复得很快,其情况之好,从2014年的一项旨在“唤起公众对于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的关注”的刺激性挑战项目中可以得到答案。

小布什在自家阳台上接受冰桶挑战


2014年8月20日,小布什以68岁的年纪,接受了冰桶挑战,并点名挑战克林顿。ALS冰桶挑战赛(ALS Ice Bucket Challenge)简称冰桶挑战赛或冰桶挑战,要求参与者在网络上发布自己被冰水浇遍全身的视频内容,然后便可以要求其他人来参与这一活动,形式为名人之间点名传递。包括比尔•盖茨在内的名人、明星都纷纷接受了挑战,但现任总统奥巴马因选择捐款而不是继续传递,遭致批评。



年届七旬的小布什总统每周的锻炼日程表是:跑步4-5天,举重至少2次。他现在还能在杠铃推举锻炼中举起185磅,可以连续推举5次。


小布什的健康状况之所以被称赞为“倍儿棒”,“十分出众”,“好得令人难以置信”,与其“库珀化” (Cooper ized)的科学健身方法密不可分。康复后的小布什总统又精神饱满地恢复了他对美国退伍老兵和受伤战士的关注,成为他们用“库珀化”的科学健身方法战胜伤残,恢复健康和信心的领头羊。



小布什带领残疾军人进行康复训练


事实上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能听到毫无征兆却突然猝死的悲怆例子(猝死主要成因是冠心病、心脏衰竭和遗传性心脏病,而患者病发时会心律不正,心脏突然跳得过快、收缩过速,而导致输出血液不足,令脑部和其它身体器官缺氧,心脏同时因停顿而死亡。),小布什总统心脏发出的“危情信号”,幸亏在库珀博士的心电图负荷测试中被及时捕捉到。为了健康,我们究竟该怎么做呢?世界“有氧运动之父”肯尼斯•库珀博士给大家开出以下健康处方:


1. 过去健康不等于现在健康,坚持健身,不等于健康,更不等于不会发作心脏病,因此一定要定期进行综合性的体检。 如果健康长寿是终极目的地,那么体检就好比在地图上先确定好自己的位置,然后再决定走哪条路,以抵达目的地;

2. 心脏病常常没有症状,很多患者往往是在没有心血管病史的情况下,首次发病即猝死,因此动态测试特别重要;

3. 不要因噎废食,科学健身,恰恰是心血管病康复的重要手段,康复的关键在于科学运动。

趣话美国总统体检  

体检的重要性,我们或许可以从美国总统的例行体检中得到启发。


在美国,总统的健康是国家大事,所以对国民定期进行公布。撰写《总统和总统候选人的健康》一书的美国法学教授乔治•J•安纳斯表示,总统定期公布健康状况并不是一个惯例,在此之前,有关方面对总统的健康情况一直三缄其口。


在美国的建国史上,“总统的健康是秘密”的原则一直被总统幕僚和新闻界所遵循,以至于任何有关总统身体欠安的揭露,一律被斥为“纯属虚构”,比如:


第21任美国总统切斯特•艾伦•阿瑟(Chester Arthur)被诊断出患有白莱特氏病(肾脏炎),1883年在前往佛罗里达的途中差点殒命;

1955年9月24日,第34任美国总统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Dwight David Eisenhower)在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度假时突发心脏病,他的私人医生霍华德•施奈德却立即指示艾森豪威尔的私人秘书,对外宣称总统患了“消化不良”;

对外一直以富有活力和健康示人的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早在1947年就被诊断出患有艾迪生病(Addison's disease,肾上腺皮质机能不足而引起无力、低血压、皮肤变褐色),这是一种不治之症,但肯尼迪的私人外科医生简尼特•特拉维尔及其竞选团队坚决否认这种“指控”,特拉维尔医生对外宣称,“肯尼迪既没有,也从未得过艾迪生病。”。1960年,肯尼迪当选美国第35任总统,这个惊人的秘密一直到他在德州的达拉斯遇刺身亡的数年间,都被秘而不宣;

…… ……

美国人普遍认为,病人有权利保守自己的隐私,医生在当事人不同意的情况下,也有权拒绝透露病人的病情。在西方国家,这种保护医患间隐私的行为被称作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并被美国法律严格保护。



但这个惯例被美国第40任总统罗纳德•威尔逊•里根(Ronald Wilson Reagan)打破,根据里根参加竞选总统前的一项民调显示,48%的美国人担心总统没有足够的精力和健康的体魄来治理美国,因为早在1841年,68岁的第9任总统威廉•亨利•哈里森(William Henry Harrison)在总统宣誓就职仪式上因着凉患了感冒,一个月后便与世长辞。鉴于美国历史有过这样的先例,因此能否在总统职位上“可以履行职责”(Fit for duty),就关乎国事,可见健康=领导力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自里根总统之后,白宫每两年一次定期向公众公布总统的例行体检结果。


根据1981年以来的历届美国总统身体重要指标的比较,美国第43任总统乔治•沃克•布什 (George Walker Bush,习称小布什)当时的身体状况远远超过同龄人,甚至“显得十分出众”,时任白宫医生的理查德•塔布称:“布什总统的健康状况好得令人难以置信!”


小布什青年时期曾任

美国国民警卫队的空军飞行员



保密也好,公布也好,美国总统健康之重要和受关注的程度由此可见一斑,而体检所扮演的重要角色随着总统健康状况的持续公布,被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所认识到并加以重视,正成为美国人生活中的“家常便饭”。虽然我们的健康不必向社会公布,但是我们的健康同样不单单是我们个人的事,它是家庭的大事,也是企业和组织的大事。让我们从体检做起,享受健康长寿!


本文作者:朱为众(美国) 


【美国总统私人医生库珀博士健康处方】将持续为您送上全球最著名的预防医学领军人物和世界“有氧运动之父”肯尼斯•库帕博士所领导并主持的库珀有氧运动中心(Cooper Aerobics)以预防医学和总统体检为首要,毕生致力于人类运动与健康科学研究所得出的结论、健康生活方式的专业指导和尖端科普知识,欢迎关注。


肯尼斯•库珀博士

(Kenneth H. Cooper)

声明:本文获肯尼斯•库帕博士(Kenneth H. Cooper)授权发布。合作请于《库珀有氧大健康》微信平台留言联系,经授权后方可免费转载。

附录:


肯尼斯•库珀博士的传奇故事和他的中国情怀



肯尼斯•库珀博士

Kenneth H. Cooper


身为美国前总统乔治•沃克•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小布什)私人医生的肯尼斯•库珀(Kenneth H. Cooper)博士,是全世界运动与公共健康领域的先驱,有世界“有氧运动之父”之称。




小布什当政期间,肯尼斯•库珀曾两次受邀出任美国卫生部代言人。2013年4月,库珀受邀参加在三亚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做精彩演讲,受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亲切接见。


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肯尼斯•库珀曾效力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缩写:NASA)负责美国宇航员发射前的体能训练和测试。1968年,库珀博士根据自己在预防医学领域的研究出版了第一本畅销书《有氧运动》(Aerobics),《有氧运动》被《新闻周刊(Newsweek)》誉为“保健圣经”,被翻译成41种文字,发行量约为3000万册,由此开创了全球范围内的有氧运动革命。



Aerobics(《有氧运动》)


两年后,肯尼斯•库珀在美国南部牛仔城——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创办了著名的库珀有氧运动中心(Cooper Aerobics),他发明的“有氧运动”(Aerobics)一词,被正式载入《牛津英语词典》,从此获得世界“有氧运动之父”的尊称。



美国库珀有氧运动中心

 Cooper Aerobics






肯尼斯•库珀(Kenneth H. Cooper)博士一直致力于向世人推行他的“库珀化”健康生活方式,由他开创的多个身体量化测试方法被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包括国际足联(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Football Association,FIFA)在内的多个专业机构广泛采用;库珀所倡导的增加中小学生体育课以及保障相关投资的议案,大幅提高了田纳西州儿童的身体素质;肯尼斯•库珀博士曾周游全球50多个国家为有氧运动“布道”,甚至在葡萄牙语里,“慢跑”一词直接被翻译成了“Coopering”。


肯尼斯•库珀出生于1932年美国的经济大萧条时期,至今仍以饱满的活力领导着库珀有氧运动中心。一直以来,这位“有氧运动之父“都在身体力行地践行着“生命不止,运动不息”的信条,以保持足够的精力维持高强度的工作运转。库珀博士有个雷打不动的时间表,每天5:30-5:45起床,健身完毕后用早餐;上午8:00开始接待病人;19:30回家;晚餐后20:30小盹儿30分钟,然后起身继续工作,直至24:00睡觉。这种时间安排从1970年库珀有氧运动研究中心成立开始,已经持续了45年。



  

近年来随着年事已高,肯尼斯•库珀的时间表未改,只是把每天的晨跑换成了快步走。医学博士出身的儿子泰勒•库珀(Tyler Cooper)继承其衣钵,开始与父亲老库珀并肩挑起普及“库珀化”生活方式的重任。在推动人类健康这项永恒的事业上,肯尼斯•库珀(Kenneth H. Cooper)博士拥有非比寻常的传奇人生,一切正如他所言,“健康不是终点,而是一个过程,贯穿于生命的始终”。


库珀博士和儿子小库珀博士
(图片已获授权使用)


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崛起,保持健康与科学减压正被越来越多的中国各阶层民众所重视,然而伪科学的混淆视听,健康指导的严重缺位,又使中国人在解决面临的实际问题上普遍充满迷惑,不知道该怎么做。早已闻名西方世界长达半个世纪之久,年过80旬仍壮心不已的肯尼斯•库珀(Kenneth H. Cooper)博士,在21世纪将迎来一项全新的使命,帮助中国人民找回健康的生活,以健康的名义,架起中美关系的新桥梁。


预防医学比迟来的关心更重要


肯尼斯•库珀少年时代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宇航员,他在医学院就读时成绩非常出色,曾是一名运动健将。但身为牙医的父亲却并不支持儿子的这一爱好,因为当时的美国人普遍认为,运动过度会刺激心脏导致英年早逝,尤其是40岁以后更不应该进行任何激烈的体育锻炼。然而人生就是如此奇妙,“当年父亲认为会杀死我的体育锻炼,现在成为我用来帮助大家延长寿命的主要途径。” 库珀笑谈。


在库珀看来,“通过适当的锻炼、合理的饮食以及平衡的情绪来保持健康的身体,要远比一旦得病后再重新找回健康容易得多”,预防医学也远比“迟来的过分关心”更为重要。这个已经被全球医学界广为接受的观点,在上世纪70年代则显得“荒唐而另类”,而库珀博士也是经过长期的探索,才确立了以预防医学为主要方向的科学研究,并最终成为这一专业领域的领军人物。




肯尼斯•库珀人生之路的必然性,却是源于一次偶然。


从医学院毕业以后,库珀进入美国空军服役,他曾担任飞行医生和实验室的负责人。因为工作紧张,年轻的库珀一度中断了健身,体重暴增至92公斤。虽然肥胖的身体给他带来疲劳感,但库珀并没有太在意。有一天,库珀和家人在玩滑水板时突然恶心眩晕,差点昏厥过去,在医生的帮助下,他意识到了问题的根源所在:缺乏运动,体重失控以及精神压力所致。不仅如此,他蓦然发现周围存在类似问题的美国人不在少数。


在这次健康危机之后,肯尼斯•库珀花了两年的时间来研究运动和缺乏运动会对身体健康造成何种影响。以此为基础,库珀配合NASA为美国宇航员设计了为入舱做准备以及太空舱内的锻炼系统。此外,他还推出了一套12分钟、1.5英里的体能测试以及一套有氧运动的记分系统,这些系统至今仍在被包括美军和专业运动队在内的大量机构所广泛采用。

  



1970年,库珀正式从美国空军退役,创办了包括库珀有氧运动中心在内的一系列围绕预防医学的机构。而1968年那个曾经“没人能念出或拼出的词Aerobics(有氧运动)”,伴随着《有氧运动》一书的大红大紫,早已深入人心。


年轻时候的肯尼斯•库珀博士


忆起当年种种,肯尼斯•库珀说:“许多人无法想象我所面对的挑战。当年有氧运动和预防医学并不普及,但我坚持了下来,因为我知道健康的生活意味着什么。”进入80年代末,库珀的坚持和科学研究,换来了与人类健康和寿命息息相关的重要研究成果,库珀研究院(非营利性机构)用大量实例及数字,证明了适当的体育锻炼,能够将由各种因素诱发的人类死亡率整体降低58%。



  

而此时,库珀博士已经成为西方家喻户晓的预防治疗科学权威。他的8条健康贴士朴实简单,通俗易懂(见下图)。

  
肯尼斯•库珀说:“我时常告诉人们,预先的健康管理是一门十分划算的买卖,这不仅是对个人而言的,对企业的管理者来说,同样如此”。除了日常门诊,库珀所领导的团队还会为各种类型的企业量身定做员工健康项目,派遣专业人员登门服务,从评估人力资源的现有健康状态、制定目标、提供设计方案到各项举措的落实面面俱到,既确保了项目实施效果的立竿见影,更从长期证明了“更健康的员工,意味着更健康的财务报表”。企业受益最直接的表现,即是病假缺勤率的明显降低,医疗保险支出显著减少。而拥有一个完善的员工健康管理项目,对于公司来说,不仅可以吸引更优秀的人才加入,同时能降低员工的流动率,工作效率显著提高。


“降低员工的健康风险,投资1美元,可以节省2-5美元。”库珀对这些分析得来的数据信手拈来。事实上,他本身就是有氧运动最大的受益者和典范:“运动和预防,不为取代医药,不为逃避死亡,只是为了改善生活质量,从而尽可能远离病痛。”

  
“有氧运动之父”的中国新使命


如今,身为五个孙辈的祖父,肯尼斯•库珀(Kenneth H. Cooper)博士开始关注儿童肥胖问题,他说:“我毕生的大部分时间都致力于成年人的健康问题,现在是时候把注意力转向我们的下一代了。”



世纪之交的时候,库珀注意到美国儿童的肥胖率以及糖尿病比例在大幅攀升,肥胖是众多问题的症结所在,对青少年的影响尤其深远。从美国田纳西州开始,肯尼斯•库珀三次联合当地议员,起草并推动相关议案,不仅把体育成绩重新纳入学校的考核体系,确保公立学校体育课时间,更从根本上保障所有体育课程项目都能够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如今,库珀博士的儿童健康体系已经正式取代原有的美国国标,成为美国青少年体能测试的国家标准。同时,肯尼斯•库珀还联手百事公司推行健康饮食计划,其在田纳西州的成果,很快吸引了美国其它州的效仿。


  肯尼斯•库珀博士中国行


同当年为有氧运动全球“布道”一样,在库珀的新使命中,拥有近14亿人口的中国成了至关重要的一站。早在1990年,中文版的《有氧运动与全面身心健康》出版前后,肯尼斯•库珀博士曾多次访问中国并在各医学机构讲学。他说:“1986年,当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时,自行车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孩子们都是步行或骑车上学。这是一种很好的锻炼。”然而,随着大量中国家庭富裕起来,大城市的孩子们已经不骑车了,上学有私家车接送,每周花在看电视、打游戏、网上冲浪上的时间很多,以洋快餐为代表的垃圾食品更是遍地开花,孩子们都在吃。在库珀看来,这些都是导致中国儿童肥胖率急剧升高的罪魁祸首。有数据显示,中国的肥胖率增速把GDP增长远远甩在了身后。2011年,中国约有1亿肥胖人口,这一数字大约是2005年1800万人的5倍。


  
肯尼斯•库珀博士的担心显然不只于此,他说:“由于长期缺乏锻炼,中国的吸烟者人数众多,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患病率非常之高。中国现在的情况和20年前的美国非常相似。”2010年,中美两国的糖尿病得病率分别为10%和11%,几乎不相上下。由此造成的社会、家庭经济负担则更让人侧目。
  
美国目前的人均医疗成本是8000美元,到2021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12000美元,占到整个GDP的20%,政府的负担之重可想而知,而中国目前的人均医疗成本是400美元,未来也将是个令人担忧的问题。肯尼斯•库珀(Kenneth H. Cooper)博士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达拉斯的诊所培训中国医生或是直接在中国组建团队,以“帮助中国人民找到更健康的生活方式,我不希望美国的一幕在中国上演”。


     泰勒•库珀(Tyler Cooper)博士


肯尼斯•库珀博士父子


这显然不是一项容易达成的使命。只是,与多年前的孤军奋战不同,如今肯尼斯•库珀博士的身边有他的儿子泰勒•库珀(Tyler Cooper)博士与之并肩作战,有氧运动早已深深植入这个家族的DNA,将家庭成员紧密相连。而库珀博士未来的愿景是,用健康医疗这条巨大的纽带把中美两国人民连接在一起,以此架起中美关系的新桥梁。


朱为众(左),肯尼斯•库珀博士(中),朱为模院士(右)


朱为众(左一),库珀博士父子,朱为模院士(右一)



如何转载我们的原创文章

本文为《库珀有氧大健康》原创文章及独家发布,我们秉承开放态度,欢迎各位朋友转载!


请注意:

如贵平台只转文章,而不标明出处,则视为侵犯、盗窃我们的原创著作权,一经发现,必将举报!请朋友们在转载本文以前注意添加以下信息: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原创平台:库珀有氧大健康原创文章作者:朱为众,美籍华人,中美贸易专家和财经作家,美国零售业自有品牌专家。现任世界“有氧运动之父”肯尼斯库珀博士私人代表,美国库珀有氧运动中心(大中华地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美国inQbrands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美国Doba.com公司董事长。


意在长期合作的朋友,请在本平台留言联系总编。感谢各位支持!


库珀有氧大健康团队成员

世界“有氧运动之父”

肯尼斯•库珀博士(美国)

Kenneth H. Cooper


肯尼斯•库珀博士是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私人医生,世界“有氧运动之父”, 全世界运动与公共健康领域的先驱与著名的西医“治未病”大师。上世纪六十年代,在NASA为美国宇航员做体能检测的库珀博士发现了有氧运动与健康之间的关系,他发明了“Aerobics”(有氧运动)一词,并于1968年出版了席卷全球的畅销书Aerobics(《有氧运动》),深刻地影响了世界,改变了人们的旧观念与健康状况,开启了全球最多人锻炼与热爱的健身运动革命——有氧运动,肯尼斯•库珀博士因此被尊称为世界“有氧运动之父”。


库珀有氧大健康

首席科学家:朱为模院士(美国)


美国人体运动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Kinesiology)院士,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世界顶尖运动测量与评价科学家,著名人体运动与健康研究专家。曾任美国总统体质与竞技体育委员会成员和美国国家医学研究院“青少年体质和健康测评“专家组成员;现任国际著名体育研究期刊 Research Quarterly for Exercise and Sport《锻炼与运动研究季刊》)主编。


库珀有氧大健康

世界“有氧运动之父”肯尼斯•库珀博士私人代表,美国库珀有氧运动中心(大中华地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朱为众(美国)


中美贸易专家和财经作家,美国零售业自有品牌专家。现任美国inQbrands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美国Doba.com公司董事长。加盟库珀有氧之前,曾任美国欧迪办公(Office Depot)副总裁、美国迈克尔斯(Michaels Stores)公司执行副总裁等职位,并在金宝贝(Gymboree)担任全球首席货源官兼金宝贝(中国)董事长。


库珀有氧大健康

首席媒体官、总编辑:傅 娜(中国)


前凤凰卫视资深编导,代表作纪录片《性与爱的抉择》、《太阳旗下的东京黑帮》、《致命武器——美国“战斧”巡航导弹诞生始末》、《秘境喜马拉雅》、《龙在武当》、《“恶魔”拼图——希特勒家族真相》等。其中《性与爱的抉择》被国人视为两性“教科书”与珍藏经典,长踞央视网纪录片第一榜单最热纪录片第一名。



库珀有氧大健康

首席运营官: Ed Curtain(澳大利亚)


Ed Curtain是拥有30年从业经验的世界级专业健康导师。他曾在澳大利亚和中国健身、健康领域的多家知名公司担任过教练,课程研发总监,顾问和总经理等职。Ed Curtain首创了许多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广泛推行的专利性国际健身项目,他也是世界健身领域中第一个提出30分钟特效私教课程的人。


库珀有氧大健康微信公众号

ID:cooperaerobicschina


“关注”或扫以下二维码免费订阅

交流敬请留言

回溯以往推文请点击

“查看过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