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反乌托邦漫画奥威尔担心憎恨会毁掉我们,赫胥黎担心我们将毁于热爱

后现代邮报 2019-11-08 07:46:23

抱歉昨天有敏感词,「反历史」主题之“反乌托邦|王朔預言小說成非遺,陳冠中假想老舍林語堂獲諾獎”一被河蟹了……感兴趣者请回复关键词:乌托邦 )


关于文化的衰落和思想的禁锢,其实已经陈词滥调了,但《1984》、《美丽新世界》、《我们》“反乌托邦三部曲”仍然是警世恒言。


在《1984》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



这组漫画出自美国漫画师和创意合作者斯图尔特·麦克米兰(Stuart McMillen)之手。他提炼了已逝纽约大学教授、著名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波兹曼(1931-2003)《娱乐至死》的核心内容。


《娱乐至死:演艺时代的公共话语》(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1986年出版,剖析批判了当时最主流、最有冲击力的电视传媒文化。前言以两个著名“反乌托邦”寓言开篇,一是奥威尔的《1984》,一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让文化成为一个监yu;另一种就是把文化变成一场娱乐至死的舞台。

现实社会的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的成为娱乐的附庸。


漫画作于2009年,向2003年逝世的Neil Postman致敬。2003年教授去世后,他的儿子2005年再版《娱乐至死》。2008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中文版《娱乐至死》、《童年的消逝》。



由于漫画形象而深刻,麦克米兰给2012年版《娱乐之死》又画了封面。


斯图尔特·麦克米兰习惯用漫画来探讨严肃的话题,承接过的漫画作品包括T恤设计、政府的教育宣传活动、一本漫画书形式的结婚请帖(里面有很多恐龙……),以recombinantrecords.net网站(2008-2011年)为网络世界所知悉。他从2012年在stuartmcmillen.com网站发布作品,用一系列关于科学、社会和生态可持续性的漫画来分享与表达他的求知欲和好奇心。


在几年前最主流、火爆的微博时代,“娱乐至死”漫画在网上流传过。其漫画中文版由网友@fall_ark 协助完成。

人们一直密切关注着1984年。这一年如期而至,而乔治·奥威尔关于1984年的预言没有成为现实,忧虑过后的美国人禁不住轻轻唱起了颂扬自己的赞歌……

但是我们忘了,除了奥威尔可怕的预言外.还有另一个同样让人毛骨悚然的版本,奥尔德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

即使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们也不会料到,赫胥黎和奥威尔的预言截然不同。奥威尔警告人们将会受到外来压迫的奴役,而赫胥黎则认为,人们失去自由、成功和历史并不是“big brother”之过。在他看来,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jin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jin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


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


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


正如赫胥黎在《重访美丽新世界》里提到的,那些随时准备反抗独cai的自由意志论者和唯理论者“完全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在《1984》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



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娱乐至死》想告诉大家的是,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而不是奥威尔的预言。


另,Stuart Mcmillen还画过一组反思人类进化的《超常刺激》:“每个人的身体中都潜藏着一个爬行动物脑,我们的行为中,又有多少是源于原始的本能与天性呢?”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