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教育心得:学中文那点事儿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2020-05-22 09:39:43

新足迹资深版主虞宅与美丽的女儿在去年HSC Chinese in Context考试中取得佳绩,来听听她分享ABC学中文的故事。


这两天看到论坛里好几个帖子讨论孩子学中文的问题,作为一个过来人,也许我可以把我家孩子学中文的经历和大家分享一下。

我家老大是3岁多的时候来的澳洲,来的时候基本的中文已经能说,但是识字水平很有限,属于“斗大的字也识不了一箩筐”那种。当时我们的重点是让她抓紧学英文,以便能尽快融入到小朋友中去,所以中文就没有刻意保持。等到孩子上了小学一年级,我们也在附近的周末中文学校为她报了中文班,每周两个小时学习。后来搬了家,又找了一个不错的中文学校,准确的说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中文老师,就坚持在她那里学习,这一学就是10年。

11年级的时候,女儿选择了中文作为高考科目,她所在的学校并没有开设中文课,所以是通过教育厅报了周末的中文学校,也是属于新州公立教育的一部分,就是为参加高考准备的课程。经过两年时间的学习,12年级参加高考,也取得了band6的成绩,算是对这些年她的努力和我们做家长的坚持有了个挺好的交待。

回顾这些年,我觉得从家长的角度还是有一些经验的。我准备从下面几个方面总结一下:


如何坚持——小学篇

关于学习中文,家长们的普遍反映,就是开始容易坚持难。

小孩子的阶段好说——我是指5岁之前的阶段。孩子懵懵懂懂,教什么背什么。对于小孩子来说,看巧虎和看ABC Kids并没有本质的差别;只要是妈妈给讲故事,是讲中文的还是英文的,孩子们也不介意。孩子们处于天然的模仿阶段,很容易就把两种语言都学了起来——这个阶段简直就是学中文的蜜月期,这个阶段的爸爸妈妈们,也很容易就生出要把娃培养成“双语人才”的使命感和自信心来。

对这种自信心的打击是在开始把娃送进了中文学校之后。

送进中文学校的目的是为了让孩子学习中文的读写,但是恰恰在这个阶段,孩子会感觉到中文的“难”,中文的“boring”。我的孩子,包括老大和老二,都是在这个阶段开始和我“商量”:我不要上中文班,我不想学中文。

确实,中文的读写,相对于英文来讲是完全不同的体系——这个对于学过英文的我们来说应该同样有体会。 而且一周两个小时的中文课,学的没有忘得多,下一节课去了,又是从头开始,没有积累,就很难体会到学习的乐趣。

我在这个阶段的感受是要“恩威并用”。 

我对孩子说,别的兴趣爱好学什么,我会尊重你们的意见(我也确实做到了,基本孩子课外选择都是他们说了算),但是关于学不学中文,没的商量,必须学——趁这个阶段“专制”还有用,就赶紧专制一把吧,那些大道理孩子在这个阶段是听不懂的。

另一方面,切实的帮助还是要提供一些的。 就像孩子刚开始上学的阶段,家长要陪着阅读,陪着做家庭作业,帮助孩子培养一个好的学习习惯;对于学习中文也一样,在刚开始两年,也要陪着孩子找到学习中文的方法。

比如说汉字是象形文字,我在帮助孩子记忆汉字的时候,就把这些偏旁部首给解释出来,帮助她记忆;也会玩一些拼字的游戏,象拼图一样,比如写一个“口”字,让她在周围添上别的部首,组成另外一个字,等等。总之想办法在督促的过程中,让这个认字的过程变得有趣味一点儿。汉字积累到一定程度,可以造句子,可以读图画书的时候,她就能体会到文字的乐趣了,相对坚持就容易了。 

我始终相信,任何学习的过程都应该是一个充满乐趣的过程——不是说不努力,不辛苦,但是辛苦和努力并不一定是和乐趣对立的,发自内心的热情和外在制造的兴趣点儿,可以让所有的辛苦和努力变得值得,并甘之如饴。

这种对于学习兴趣的培养,如果说在开始阶段是一个辅助,到了孩子再大一点儿,几乎是让孩子坚持的唯一法门了。


如何坚持——中学篇

我上面说的“专制”,相信很多家长也用过,但是到了孩子进入小学高年级,尤其进了高中,几乎都很难奏效了。很多孩子放弃中文学习,也都是在这个阶段。 

我以为在这个阶段,我们需要根据孩子的需求,制造一些稍微高级一点儿的乐趣,来激发她们从心底对这种文化的兴趣,进而保持对学习中文的热情。 

我大约用了这么几招:

1. 体验

孩子7年级的时候我在她的中文书上看到她们在学习中国的各个名胜古迹,我对女儿说,你好好学吧,这些地方只要你感兴趣的,下次回国,你说去哪里,我就带你去哪里看。

那一年正好她们也开始学中国朝代口诀,什么“夏商与西周,东周分两段. 春秋和战国,一统秦两汉。。。”我们那次回国,就去了几个有历史的城市,西安,郑州,开封,一直走到北京,按照孩子知道的,去看长城,回音壁等等,当书本的知识和现实的景点相互印证,再加上对历史的讲述,还是能够激发起孩子对于中国文化的好奇心的。 

所以每次回国的时候,家长可以稍微做一点儿功课,把孩子学习的中文内容在国内验证一下,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2. 学以致用

就是鼓励孩子参加一些和中文有关的活动。现在澳洲的中文教育发展得很是兴盛,各种团体组织的和中文有关的活动很多,也很鼓励小朋友的参与,比如朗诵比赛,汉语比赛,中华文化大赛等等。我曾经觉得这样的活动就是图个热闹,后来真实参与了之后,发现这些活动的好处:

首先让孩子发现了和她有同样爱好追求的人。在小学可能不明显,进入中学以后,孩子周围坚持学习中文的人并不多。所以关于中文学习的交流,孩子们机会并不多。在这样的活动里遇见同道,并且互相飚一下中文积累,是很好的激励——而且来自同龄人的激励永远比来自父母的说教有用哦。

其次,这样的活动让孩子学习的中文有一个实践的机会,实践本身不仅验证学习效果,也会激发学习兴趣。老实说,我们日常的生活环境,即使在家里讲中文,也不过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场景,对于丰富孩子的中文使用并不够。 

参加这样的活动要有平常心,输赢什么的不要太放在心上,就是给孩子一个机会多接触中文而已。这样孩子不会有压力,也不会产生大的抵触情绪。

3. 参与

除了回国,也可以带孩子多参加一下本地的和中国有关的文化活动,既扩大孩子对中国的了解,也能消除一些由于隔膜带来的对于中国的偏见。记得以前论坛有讨论,许多孩子不原意学中文,是因为认为传统文化里糟粕的东西很多,西方文明似乎走在了东方文明的前面,文化上的不认可也会带来对中文的排斥。但是实际上近些年,中国也是输出了不少比较高端的文化作品和活动,可以让孩子们有耳目一新的认识。

比如某一年北京的一个青年交响乐团来演出,见识到同龄人的演出水准,这对于孩子建立对于中国的直观认识,自然是更有说服力。女儿拉大提琴,定期会去听音乐会,如果我知道有中国背景的音乐家来开音乐会,我也一定会尽量安排和女儿一起去看,比如谭盾每次来的演出——就是在这样的文化交流里培养孩子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和亲近,甚至于文化自信,进而保持对于学中文的兴趣。

至于一些文化讲座和文化活动,只要有可能,我都会带孩子去看。比如去年于丹的讲座,老树的画展,前年堪培拉的《大清世相》展,展品实物里还有过去应考的举子们作弊的小抄,对着这么生动的史料捎带就把科举制度给讲明白了。

4. 熏陶

一些好的中国连续剧,文学作品,也会推荐给女儿看——我从来没有要求女儿看四大名著,那些很多成年人都读不进去的东西,逼着孩子看未免太矫情了。但是四大名著的电视剧,我都陪女儿看了,为啥要陪呢?因为有很多我认为是糟粕的东西,我一定要在旁边批判了才放心。

除了电视剧,还有一些综艺节目,比如歌手,中国诗词大会,声临其境这些,中国近年的节目有个好处是就是制作精美,从形式上就很吸引人,如果内容又合适,是很能吸引孩子的。

流行歌曲也是一个渠道。女儿喜欢周杰伦和邓紫棋,主要这些都是能唱能写的音乐人。才华这样的东西是没有国界的,年轻人在接受新事物方面其实没有很多成见的。

七七八八吧,总而言之在孩子的中学时代,要想让孩子继续学中文,那只能是“功夫在诗外”了。

顺便说,在这个阶段,我再也没有具体辅导过孩子的中文学习,基本上留给了她自己和中文学校。我只负责煽风点火保持学中文的小火苗不要熄灭。所以说选择一个靠谱的中文学校,或者说中文老师就十分有必要的了。


关于中文学校的选择

中文学校的挑选,我觉得是一看老师,二看教材,三看接送方便不方便。

大家不要笑第三条,听起来是很没有志气的家长,但是我确实觉得学中文不是一件三天两天的事情,任何一样不方便可能后来就成了你放弃的借口。我也不是那种有股子狠劲儿的虎妈,我觉得事情在一个容易接受的范围内,也就比较容易坚持。

好了,回到比较重要的前两条。

悉尼现在的中文教育也很兴盛,有几家比较老牌的中文学校,在很多区都开了连锁。有的是借小学的教室,在课后开班,很多小学校内都会有他们的分校。也有的是周末集中教学,在一个华人区的学校开很多周末班,比如Eastwood,Ashfield都有这样的大规模的周末中文学校。

我之前也送孩子上过这样的周末中文学校。好处是除了中文,这些周末学校还会开很多别的班级,比如阅读班,绘画班,孩子送进去呆一个上午没问题,有的学校甚至还负责组织定午餐盒饭,简直是个周末托儿所。

然而这类学校的最大问题就是师资。因为老师基本上靠招聘,我不知道招聘的标准是什么,不过肯定不会像学校老师招聘手续那么严格;是会讲中文就可以?还是中文讲不好都可以?我见过咬舌音都说不清楚的老师来教拼音的,当然你也有很好的老师,但是很快又不见了,换人了。整体来说,老师队伍首先不是那么稳定,其次老师的水平也是良莠不齐,

说起来,中文人人会说,但是会说中文,和会教中文完全是两码事儿。悉尼真正有教学经验的中文老师有多少?或者坚持在这一行做下去积累足够经验的有多少?据我所知中文老师的薪水并不高,早几年也就是华人现金工的水平。这两年中文教育日见繁荣,希望老师们的薪资水平也能上涨,真正吸引一批好老师。

总结下来,在这样的中文学校里,能否遇上一个好老师,完全看运气。

所以,当我遇到我们后来这个中文老师的时候,就很感到欣喜。这个老师也注册了一个中文学校的牌子——悉尼有个中文教育联合会,是负责组织监管中文教育的——但是这个学校就只有这一个老师,每天安排不同年级的孩子上课,保证每一堂课,都是她亲自教。

老师是北京人,一口普通话字正腔圆,出国前就是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她的黑板,不,白板板书,工工整整,标准的正楷,一看就是受过训练的正经路子。教了十几年了,每天上课前还会花时间备课——楼主出身于一个教师之家,对于这样认真备课的态度,是一万个认同。

这种扎实的,略带点儿老派的教师风格,我一看就很喜欢。教学方法也有点儿传统,对于孩子的读写看得很重,要默写生字,要做句子练习,再大一些还要写作文。总之是不把中文当外语的那种教法儿,会要求孩子学得比较扎实。

但她本人是很开朗幽默的人,所以尽管严格,孩子也还喜欢她。

找到她,我就觉得对了,孩子送去就扎扎实实一年一年跟着走,一直到12年级。

这种教法是不是适应所有孩子?也不一定。尤其小孩子阶段,可能功课重了一点儿,趣味性差了一点儿。但是我觉得比较适合我家的状况——孩子的兴趣问题由我来解决,但是“逼”孩子打基础的工作就交给老师了。 

再说教材。

其实相比起老师的选择,教材算不上特别大的问题。我看过一些中文学校的教材,也是五花八门,什么渠道的都有,基本上是一个中文学校校长意识的体现。其实家长和孩子也没有什么选择权。

只是从教材的选择可以看出这个学校对孩子的的培养目标,是培养对中国文化略知一二的小香蕉?还是培养能扎实读写的华二代?家长也可以据此选择一个比较适合自己的。 

我们这个老师的教材要说是她的一个短板,比较老,比较起现在的花红柳绿的新版教材来,简直朴素到极点。不过也是和老师的教法是搭配的。

我比较不喜欢的是老教材里会有一些意识形态倾向比较明显的内容,但是从老师的教法来看,有些东西如果不特地强调,仅仅从文字文法上解读,问题似乎也不大。等孩子再大一些,随着知识面的拓宽,再慢慢和孩子解释也不迟。

还是那句话,老师也好,教材也好,要和自己孩子的学习目标相匹配,同时家长也要做好相应配合,让这个学习过程既有趣,又有收获。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孩子的中文教育讨论



如果您觉得文章有帮助,欢迎给作者打赏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