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案例:进击的东北网红:月入30万!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

周群超 2020-05-22 12:29:26


去年9月,罗振宇在《势能创造》深圳站的演讲中,有一点令周周好奇且印象深刻,就是下面这张映客分布图。



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东北三省高居前三名,总占比高达30.1%。毫无疑问,东北主播已经成功占领了直播主战场,此外,2016年微博“超级红人节”票选出的十大网络主播中,有6个是东北人。在明星领域,东北主播更是段位颇高,赵本山曾在微博多次为女儿在映客参加的直播选拔比赛拉票,其旗下的“赵家班”也在各个直播平台里非常活跃。



今年春节刚开班,公众号“三声”一篇《过年在农村待了5天,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快手能横扫4亿中国人》的稿子推出后迅速获得10W+阅读量。


那么问题来了,东北主播为何能驰骋直播平台?一些你认为完全脱离了高雅的表演,为何能做到惊人的月入30万?


为什么是东北?


再说三声的那篇文章,作者主要以各类东北主播为主人公,讲述了自己从年前到年后,连续一周置身于农村快手真正的垂直用户中,终于理解了快手典型用户对这个直播产品的喜爱。


文中称,东北人统治快手并非传闻,快手红人榜上排名靠前的大网红从第一名MC天佑到第二十名浪子吴迪,超过一半都是东北人。当屏幕逐渐成为乡镇群众的主流娱乐活动后,夹杂着审丑和软色情走乡窜镇的表演渐渐淡出生活成为记忆,快手只是让它们重焕生机。



“带着这个逻辑再度观察快手热门上受欢迎的几类内容,似乎所有外界认为‘低俗’的内容都无非是当年备受欢迎的二人转、二人台和各种逢年过节赶集看到的杂耍的升级版,这些内容本身就是快手所聚焦的人群最喜闻乐见的内容,通过无数快手用户的双击证明了他们延续了这么多年持久不衰的魅力。”


这就阐述出了东北主播成为直播主力的第一大原因:文化输出和共享的隐形需求。新媒体环境下网民的内容偏好发生转变。一方面草根在综艺节目、社交媒体等平台不断崛起,网民对草根网红的喜爱程度有赶超明星之势;另一方面,网民对地方特色文化的关注空前高涨,方言版热门歌曲、脱口秀、改编电视配音层出不穷。


1、从语言风格来看,东北主播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东北味早已渗透大江南北,深入人心。比如“哎呀妈呀”“唠嗑”“你瞅啥”等类似的方言,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口头禅。


有调查显示,东北主播的爽朗、率真、能说会道、表现力强等特点,是他们能够迅速成为直播圈最受欢迎的主播群体的原因。


尤其是赵本山、小沈阳等人声名远播,东北口味的方言辨识度大大提高。此外,东北方言不仅通俗易懂,还兼具亲和力、趣味性、幽默性。往往一个来回的对话,就能让人倍感亲切,笑颜逐开。


这也是为什么,《乡村爱情9》正月初五在腾讯视频上线后仅仅22个小时,播放量就突破2亿次。观众笑称,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一部《乡村爱情》解决不了的。他们享受于此,并声称这部剧展现了整个中国社会,“再没有其他电视剧这样生动的展现出了当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磁力场......谁能描摹出农村,谁就展现了中国,《乡村爱情》居然做到了。”



今年1月24日凌晨,赵本山在弟子文静的直播间里,唱了一曲《月牙儿》后,和于利网络连线,并在22万网友面前开始聊天。


随着赵本山自己也尝试直播,并因此带来的巨大流量后,本山传媒也终于决定踏入这个领域。于是,网络直播世界里,一个新的公会成立了——“刘老根”公会。


据中国青年网统计,截止到2016年10月3日,本山传媒旗下超过80%的艺人已经开通了直播,主要集中在YY语音、映客、花椒、一直播等平台。而“刘老根”公会也在不断招收新主播,以签约抱团的形式进入直播的艺人,其中部分主播还附带“赵本山徒弟”的符号,无疑会给东北直播行业带来大量人气。


2、从外貌来看,东北主播如此流行也正应了映客的那句广告词:“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哈尔滨连续三年稳居中国十大美女城市榜首、大连也是国内美女知名产地,而在这两地之外长春、长白山、沈阳等城市也多出美女,东北美女的显著特点是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曲线动人,大多是大眼睛高鼻梁,非常适合直播镜头。


像花椒的“小姨子”、yy的“社会你球姐”、映客的“秋秋不是球球”等东北网红颜值都还不错。



3、从内容来看,东北人一般都多才多艺,嘴上能聊,手上能演、脚下还能跳,如二人转。二人转基本要求会唱会讲笑话,还要一个人完成,这与直播的及时性、幽默性很类似。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刘藩曾说,“过了山海关,都是赵本山 ,东北地区的多数人比其他地方的人会表演。”


除此之外,“喊麦”的表演形式也特别受到观众的喜爱。“喊麦是指用说唱的形式表演,歌词简单押韵,节奏性较强,特别适合小范围表演。



相对于会玩、放得开的东北主播,南方的主播则相对温柔婉约。比如有的主播在直播间跳芭蕾、化妆等,可想而知,难以充分调动观众的情绪,更难激发观众的随机性打赏行为。


综上,东北文化因自身的显著特点具有较广泛的群众基础,而文化本身也有一种输出的逻辑,输出与共享之间有一种“合谋”,因此直播平台的井喷发展为东北文化交流打开一扇全新大门。


东北直播发展迅猛的另一大原因,是东北经济与年轻人的生存状况。作为曾经的国内工业重镇,从2016年第二季度的GDP统计数据中可以发现,辽宁、黑龙江的增长率又出现在末尾,其中辽宁是唯一的负增长省份。尽管直播网红在东北的兴起,与日渐衰退的东北经济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却意外为苦闷的东北青年创造了机遇,主播成为年轻人的理想工作之一。


2016年4月25日,李克强总理在成都考察中,听完易直播CEO陈建文关于直播技术的汇报后,表示“这个可以是一个大事情”,被多家媒体解读为直播的兴起对就业和创业会产生较大影响。同时多家媒体报道“网络直播推动分享经济全民化”,直播或成为网约车之后又一个分享经济的成功案例。


在这种状况下,主播对东北年轻人来说,成为一个就业门槛低、工作时间自由、全面释放个性、内容创新性强且收入相对较高的理想型职业。网民@老w乱弹 认为:“自己玩的很happy的同时又能挣到大把的钱,这应该就是年轻人理想的模式吧。”


媒体文章《一半都是东北人?为什么中国网红的半壁江山都被她们占据了?》中透露,目前东北人均可用工资不足3000,而绝大多数直播平台的主播月收入人均至少在5000元以上。搜狐公众平台文章显示新主播月收入约2万,中等主播月收入可达30万。对于失业率不断上涨、人口外流严重的东北三省来说,直播或许是可以抓住的一棵稻草。不少东北年轻人以主播作为全职工作,一天工作8小时甚至更久。在直播打赏之外,一些主播也在探索新的盈利模式,例如承接一些企业客户的商业推广以及与电商、在线教育等垂直领域结合等。


最后,随着东北网红经济的兴起,经纪公司连接主播与直播平台,在资本的加持下,逐渐形成一条完整的网红经济产业链。传统师徒传授关系也映射到直播间。知友“米可直播咖”曾在知乎表示,东北人非常讲义气,一人在直播行业混得风生水起,便会呼吁身边的小伙伴纷纷加入,尤其是部分入行较早的主播,在业内具有一定的口碑和影响力后,便会以自身经历带领其他人加入。


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


东北直播都在播什么?


  • 上面有很多很恶心的内容你知道么?除去生吃病猪、鞭炮炸裆等让人匪夷所思的自虐视频外,还能看到一个女人吃一盆辣条的壮举,在这种视频下大部分评论是质疑女主播是否是真吃,而不是觉得这样吃东西的方式过于奇葩。


  • 2016年11月19日早晨,黑龙江省虎林市飘着大雪,这是虎林今年以来第二场大雪。网络主播周前佰在白雪皑皑的大街上拍摄,觉得“与自己气质相符”,他在直播平台上取了个名字叫周太子,周前佰积累了近三万粉丝,这在县级市虎林算是小有名气的网红。


  • 在直播中,铁蛋喜欢和粉丝们聊天,浓重的东北口音,不时爆出粗口,大大咧咧的盘在火炕上,喝着酒,吃着东北菜。在粉丝群里的粉丝们大都因此而成为他的粉,“很淳朴,不做作,看他们直播,心里感觉很平静。”新年过后,铁蛋的脸上漏出发自内心的笑容,“现在很多村民都很羡慕我,他们过年在家闲着,不挣钱,我照常挣钱,那些说我‘不务正业’的,都是‘羡慕、嫉妒、恨’。”


  • 19岁的高三留级生祁鲁,与朋友合买了一台二手组装电脑,白天趴在课桌上睡得天昏地暗,晚上伴着小区老房子里的微光直播到深夜。他并不知道,每天午夜的东北三省,这样的微光数以万计。一名观众曾经在看直播时对祁鲁直接发问:你们娘娘腔、扮残疾人、表演三俗节目,把东北人的形象都抹黑了,难道不亏心吗?祁鲁一脸茫然又不敢回击,仔细一想,也是有道理。直播们看似成功的背后,其实很多把良心都出卖了。


  • “体验户外活动宋哥”是黑龙江鸡西人,真名宋国栋,与妻子在家做直播,“醉生梦死就是喝”、“东北赶大集”,同样的东北生活直播,同样的吃喝、调侃。“宣传东北文化,让全中国了解中国。”这是宋哥直播的理念,其实他知道,直播与口号都是借口,他只是想挣钱养家糊口。


靠这些内容红起来的这些东北网红还能红多久?


文章开头提到的罗振宇的演讲中,他发明了一个国民总时间(GNT,Gross National Time)的概念。他认为,在未来,中国的网民总数上涨空间不大,日均上网时间也不会有太大变化了(除非技术有革命性突破)。因此他推断,直播这种陪伴类的服务,需要大量消耗互联网用户时间,最多的用户来自东三省,而上海排在最后一位。这说明,它不是为消费升级服务的,如果未来它产品形态不变,按照GNT的概念,罗振宇不看好它的前途。


有意思的是,快手的“非主流”恰恰是由于定位于服务中国最主流人群。根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我国大专以上人口仅占人口的8.7%,也就是说全国高中以下文化程度的人占九成以上,但过往的社交平台很少有垂直于这一部分人群。就像豆瓣知乎B站这些带有鲜明用户气质的平台一样,快手用户也很快形成了自己的圈子,并在这个圈子里找到了存在感和展现自己的途径,不管这种途径是吃辣条还是喊麦,只要有人捧场,就会乐此不疲地坚持下去。


就像你无法理解上一辈人在朋友圈里转发各种养生文和鸡汤一样,我们也无法理解同辈甚至更年轻的人们使用直播,并对里面低俗甚至残忍的内容发笑。但是他们可能同样理解不了我们,认为我们喜欢的内容装逼或无趣。不过是志趣不相投,权当是我爱三国你爱红楼吧,我们该放下偏见。



从东北三省离家出走的400万人都去了哪里?


他们去玩直播、做网红、烤串、美甲、做中介... ...


东北这片土地仿佛陷入一种恶性循环:经济不景气,导致对人口的吸引力不足,人口外流;人口尤其是劳动年龄人口的净流出,又反过来继续拖累经济的发展。


先引用几则数据:


2016年2月底,辽宁省社科院公布的《辽宁蓝皮书:2016年辽宁经济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也显示,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时,东北三省人口净流入为36万,十年后的“六普”则显示,东北人口净流出200万人。

  

之后,国内媒体每每提及东北人口流失都会提到“按照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东三省每年净流出的人口约200万人”。

 

我的个人体会:目前我们的所在地区(东北某省会城市),每100个人里面有约22个老人,6个学龄前孩子,22个中年人,10个正在接受基础教育的孩子,2个大学在读学生,1个残疾人,2个待业或失业的,35个40岁以下的年轻人。扣掉一部分混日子的中年人,每100人里真正贡献社会财富的不超过45个人。

 

东北青壮年人口外流,直接导致老龄化加剧。数据反应出来的问题是直观而残酷的。

 


最近,东北经济的硬着陆成了热门话题。各种数据都显示了东北经济的下行,而我希望以一个独特的视角来解读东北经济。本人是一名东北小城市的国企员工。“东北”、“小城市”和“国企”这三个词单独拿出一个都会让人感觉缺乏活力,而我更是集大成者。我想通过近两年的观察,呈现一个真实的东北。我选择的视角比较另类,但都贴近生活。


视角一:公交车上


我是无车一族,经常乘坐公交车,在公交车上发现了一个可怕是现象,那就是公交车上的年轻人少得可怜。除了早晚高峰,公交车几乎被老年人占据,有几次极端情况,整个车上挤满了人,而年轻人只有我一个。这个现象应该是严重老龄化的一个反映。也许年轻人都喜欢自己开车或打车,不过从收入水平上看,这个解释并不合理。


视角二:店铺的玻璃窗


大约是从2014年开始,很多街边店铺的玻璃窗上都贴上一张打印纸,或者挂上一副条幅,上面都写着同样的字:此房出租(出兑)。这几个字像传染病一样,在这两年中快速传播,而且各行各业都无法对它免疫。这个现象说明,在第二产业严重下滑的情况下,第三产业并没有成为新的增长点,却跟随着第二产业的脚步向下走去。经济结构并没有明显的变化。


视角三:相亲


这里的人对体制有着很深的崇拜,甚至是迷信,从相亲上就可以看出,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人是人们心目中的理想伴侣。年轻人最向往的工作也是国家公务人员,可能这的人有奉献精神,都希望成为人民公仆,也有可能是贪图安逸和稳定。国考热在全国范围内已有所减退,在这里却依然是最热门。


视角四:我所在的国企


我在国企已工作七年,这七年中,每年都会有新人进入。经过明察暗访,这七年里共招聘员工一百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是通过正常招聘渠道进来的,无一例外,都是通过找关系、花钱得到了工作。“金钱”与“关系”在我们企业是法力无边的神器,无论大事小事都需要用到。这两件神器在社会其他领域同样适用。滥用神器的后果是企业效率低下,社会运行成本极高。



以上四幅图拼出了一幅夕阳图景,让人惋惜。有志向的人离开了,奔向了一线城市,留下的人大多向往公务员、事业编制和国企。在这里轻松稳定的铁饭碗是最佳选择。熊彼特所说的“创造性破坏”在这里不会发生,因为这里不鼓励“创造”,更不允许“破坏”。只能默默祈祷共和国长子能迈出转型的步伐。


东北地区外流人口特点,和其他人口净流出地区有一个明显的不同:四川、河南等传统人口流出大省,外流人口以农民工为主,但在东北地区的外流人口中,高学历、高技能、高素质的人才占相当高的比例。东北地区的医生、教师、企业管理者和技术人才成批地流向经济发达地区。那些有本事又不堪忍受自身环境的人,大多是远走天涯,到大城市或者是沿海发达地区去寻找自己的事业空间和机会。

 

而留存东北中小城市的大概有三类人,第一类是职业、收入、社会地位相对优越的人,比如官员或企业家;第二类是能力和勇气都不足,不愿到外面闯荡的人;第三类是拖家带口,能力勇气都有,但想走也走不开的人。


那么东北人系列究竟有没有提出快刀斩乱麻的办法?答案是没有。就像东北的冬天不是一两次降温达到的一样,东北的经济寒冬也并非一瞬间形成。

 

早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际,东北的经济疲态已现。大家可以去查一查,那个时候主流媒体就已经对东北的体制、东北的环境、东北的经济活力进行了批判,也给出了不少建设性意见。可惜十几年过去了,如今还是一样的药方,一样的味道,一样的问题。

 

2005年,沉闷的东北房地产市场开始起飞,10多年来地产的繁荣掩盖了积攒重重的矛盾。在房地产这一剂伟哥逐渐失效的今天,大家终于集体承认东北经济一蹶不振,积重难返。

 


通过精心总结,在这里与大家分享几个不成熟的方案:

 

第一,请放弃与民争利

 

在东北,社会的大家长与民争利太严重,以至于有时候水火不能相容。衣食住行样样都有例子。

 

沈阳当年工商局联合相关执法部门的“大干”,直接导致以服装、小商品销售为主的五爱市场业主纷纷关门大吉。税务部门联合执法吓得以经营电子产品为主的三好街不敢上货。曾经一度布满城市的流动警车让私家车开起来提心吊胆,而现在新增的智能电子眼更是让车主伤透脑筋。

 

关于趋利性执法,尤其在交通方面,笔者想多说两句,这是体现东北城市与民争利的一大“亮点”!布设电子眼监控违章,固然是好事,然而将规则设定的过为严苛,就很明显让它成为一种敛财的工具。最为严苛的一条是压实线拍照罚款,逼得很多时候遇到前方肇事绕行都需要先下决心。还有一个例子就是社会上本来免费停车的二级马路,商场周边,小区四周原本的公共区域都被画上停车线开始收钱。笔者想借此机会发声问问究竟是什么人给你的收费权利?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降不下来的采暖费,年年都变的学区划分,五花八门的检查,不可思议的税收任务,菜市场里横行的管理人员,法院周边的红顶中介,写字楼里的招标公司······在与民争利这方面,东北算是做到了极致,再加上国营企业对社会资源的侵占,重创了最有活力的民营经济。

 

第二,取消对民营的种种限制,相信市场


说到民营经济,东北的大家长打骨子里不相信私营,不相信市场。东北拥有诸多国企,透过对市场的控制和对融资资源的侵占,逐渐排挤掉了民企生存的空间。比如冬天烧煤,不搞市场化招投标,一纸文件从鹤岗、鸡西、双鸭山调煤。再比如招商进园,首选国企!进园之后,享受的投资担保、消防供电、排污运料都有特殊的照顾。

 

有个流行观点,民营企业好像就是不正规,民营企业好像就是不稳定。和民营企业打交道,出了事儿要负责;和国企打交道,出事儿了都是公家的,没问题。

 

然而纵观先进经济体的实践和主流经济学观点,只有供电、供水等极少数具有天然排他性质和垄断性质的行业适用国企体制。在笔者看来,让国企发挥经济主体作用似乎也没什么问题,就像动物园主要饲养熊猫一样,也能维持运转。只不过熊猫这东西比较难伺候而已。

 

民企更像狼与小强,小强给人以脏乱差的感觉,但是生命力顽强。民企要是能发展成狼,既正规又凶猛,看起来还很有力,那实在是大好事!相比之下,笔者更愿意在狼群中看到地上也有小强生存,不喜欢满院子全剩熊猫。

 

第三,练好内功,做到表里如一

 

医生常说,对不同体质的人,用药的效果也不同。身体机制健全,恢复能力好的人,尤其是年轻人,用药效果最好。年老体衰的人,用药效果常常不好,甚至副作用带来的伤害也更大。东北时下人才流失,是东北经济“内虚”之本。没有人,再好的经济政策也无法发挥作用;没有人,再先进的技术也无法转换为生产力;没有人,再丰富的资源也不能成为财富。

 

招揽人才,我认为核心要做到表里如一。不要在招聘,招商的时候说得漂亮,日后也要做的到位。讲好的条件,不要因为换届而受到影响,当家长,要减少随意性。

 

第四,做好家长,不做包办型家长

 

说到当家长,我认为谁都会当。难就难在既要做好家长,又能克制住包办的冲动,放权给市场。话说如何当好家长的问题,主流经济学教材、经济学事务、公共管理理论都已经很成熟。为何东北的家长又强势又爱包办?我认为根源在于舍权不放!该交给市场的,不交给市场;该规范管理的,不爱接烂摊子;该出重拳打击的,怕得罪人爱维稳。

 

作为好家长,也应该对社会上的新兴事物敏感一些,不要等孩子吃亏后来哭闹的时候想方设法还没法哄好。

 

放眼全球顶尖活跃的经济体,没有一个在专权制度下运营的。在这里,还请家长高抬贵手,相信市场,减少包办。

 

第五,如果都做不到,至少关心下孩子

 

朱镕基主政上海期间,曾公开承诺提升上海的教育投入,而且也实际做到了。这使得抛开经济实力不谈的前提下,上海的教育水平非常吸引人。同时,上海本地的孩子,更有可能留在上海。

 

东北与上海虽有着千差万别,但是东北长大的孩子,一样更有可能留在东北。在人才竞争激烈的今日,东北低迷的经济表现远不足以吸引高端人才的情况下,多花点心血培养本地的孩子,是绝对有道理的。虽然孩子毕业后可能远走他乡,但是相比外地的毕业生来说,更多留在东北的毕业生还是本地的。

 

东北的老百姓关注教育的程度很高,我觉得这也许是东北唯一不落后、唯一有希望的地方。作为东北本地生人,这么多年基本没听说身边有过过早弃学从商的例子。反倒是在求学失败的时候,常常有人安慰说南方人更看重从商的能力,什么大学毕业并不重要。

 

在这样良好的尊重求学的大环境下,我迫切希望社会大家长能够加大教育投入、研究教育方法、实践先进教育力量。

 

当年张作霖割据奉天的时候,号称40%的财政支出用于教育,并亲建东北大学,高俸优禄,招徕章士钊、梁漱溟、罗文干等大师任教。这个军阀苦心经营的学校就是今日东北大学和东北师范大学的前身。史载其鼎盛时期,教授300人,学生3000人,而对比北京大学的同期数据,北洋时期最多也就是2000余人。当然笔者不是说彼时的东北大学比北京大学好,但至少说明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军阀割据”年代,东北之所以能够成为亚洲工业重镇,教育功不可没。

 

东北日严峻的形势下,有的人选择用脚投票,有的人仍然留在这片土地上。


对于留下来的人而言,愿他们能够在这片土地上看到希望,在希望中奋起前行,让这片土地重现昔日的辉煌!




 知识改变自己, 

 每天坚持阅读 1年必成牛人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