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如果没有你,也许会更轻松,但不会更好

夜半叔声 2019-07-10 11:05:09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约有3.4亿抑郁症患者,发病率为11%。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将成为世界第二大疾病。


珍妮·罗森,美国著名畅销书作家,深陷抑郁症痛苦数十年,却被称为全世界最快乐的抑郁症患者”


书中为了夺回生活主动权,珍妮疯狂收集每一个快乐的瞬间,用它们回击每一个糟糕的日子。


以下内容摘自《高兴死了!!!》——



亲爱的读者:


我的祖母过去常说:“人生难免风风雨雨。”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那份灾难、疯狂或戏剧性,然而我们对待这些可怕事物的不同方式,会让结果截然不同。


几年前,我的一次亲身经历让我明白了这一点。当时我正处于抑郁症发作期,情况相当糟糕,完全看不到出路。对我来说,抑郁症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我从小就与各种精神疾病作斗争。


抑郁症是一位比较规律的来访者,而焦虑症是一位长期虐待我的男朋友。


有时候,抑郁症表现得相当温和,会让我误以为自己只是患了流行性感冒——不过,那次非常严重。当时,我并不急于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只是想让自己别再表现得跟个杂种似的。


我提醒自己:我的抑郁症发作了,它作弄我。我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尝试了一切可能缓解症状的常规方法,但我仍然感到绝望。


突然间,我发现自己很愤怒:我为生活向我扔出这种我根本接不住的弧线球而愤怒;我为人间悲剧的分配看似如此不公平而愤怒;我为自己没有其他的情绪可以用来表达而愤怒。


于是我开始写博客。


我写下了一篇博文,它从此改变了我观察生活的方式——



2010年10月


今天,我的丈夫维克托递给我一封信,信里说我有一位朋友意外去世了。


你也许认为这个消息会导致我精神崩溃,掉入不可逆转的漩涡里。


▲ 珍妮和丈夫维克托


可是没有,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我不知道这该死的宇宙最近是怎么了,但我已经受够了。


我想要疯狂地高兴起来,出于纯粹的愤怒。


听见了吗?朋友们,我正在大笑。我笑得如此大声,你们一定能够听见。我要用我不可理喻的喜悦毁灭这该死的宇宙!


我要喷出一大堆照片,里面有被浣熊领养的笨拙的小猫小狗、该死的刚出生的沐浴在光芒中的美洲鸵以及性感的吸血鬼的血液,那一定会棒极了。


实际上,我要立即掀起一场运动,一场名为“高兴死了”的运动。


这是一场很棒的运动——


首先,我们将会有强烈的快乐感;


其次,它会让所有讨厌你的人气得发疯,因为那些浑蛋看不得你有哪怕一点点高兴,更别说高兴到死了。你的快乐足以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这会令你感到更加高兴。


接着,世界上的一切开始变得对我们有利。我们  : 浑蛋=1  : 8, 000, 000。由于他们一开始人多势众,这比分目前还不尽如人意。但去他妈的,我们要扳回比分。


我们  : 浑蛋=1  : 0



几小时内,“#高兴死了”在推特上传遍了全球。人们声嘶力竭地抗争着,想从抑郁症恶魔的手里夺回自己的生活。


▲让几百万人看到泪崩的「高兴死了宣言」!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促使自己做一切荒唐可笑的事情:


我跳进喷泉。


我参加说走就走的公路旅行,去追寻UFO的踪迹。


我跟在龙卷风后面奔跑。


我披着狼皮,参加《暮光之城》电影首映式,


我的新咒语是“举止得体的重要性被过分高估,也许会致癌”。


▲珍妮的“疯狂”行为


——简单地讲,我变得有些疯狂,变化的过程缓慢、又确凿地爆发。这也许是能够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情了。


以前每当严重的焦虑袭来,而我甚至无法站立着与它搏斗时,我会躲到办公室桌底下。


然而,如今的不同之处在于:我的心底有了一个储藏室,里面装满了回忆,比如走钢丝、在早已被人遗忘的洞穴里潜泳,以及穿着拖地红色晚礼服在公墓里光着脚奔跑。


我提醒自己:一旦我有力气起床,我会再次让自己疯狂地高兴起来,不仅为了拯救我的人生,更为了构筑我的人生。


从某个角度来看,抑郁症能够帮助你(有时候是强迫你)探索情感的深度,这是大部分“正常人”永远无法体会的。


我时常会想,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已经为感受极端的情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因此这些人也许能够以一种“正常人”永远无法理解的方式感受到极端的喜悦,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高兴死了”的真谛。


当一切正常时,我们要抓住机会,创造惊喜;而当大脑对我们宣战时,我们会带上这些惊喜的时刻,投入战斗。


这是“生存”和“生活”之间的差别,这是“心智健全”和“高兴死了”之间的差别。



当癌症患者与病魔抗争、身体有所恢复、病情得到控制时,我们赞美他们的勇敢。我们歌颂他们的抗争。我们称他们为幸存者,因为他们的确幸存了下来。


而当抑郁症患者与病魔抗争,身体有所恢复,病情得到控制时,我们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一切。


只是因为相当多的患者选择暗自受苦……羞于承认一些被当成“个人缺点”的东西……害怕人们会为此担忧,更害怕他们根本不会担忧。我们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紧靠在沙发上,强迫自己呼吸。


在摆脱了抑郁症的控制后,你会感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宽慰,但你并不想为此庆祝。眼看着自己的疾病给家人和工作带来了影响,你感到羞耻和脆弱。


世界上的一切都照常运转,而你却在生死线上挣扎。


我们回到日常生活里,比从前更瘦、更苍白、更虚弱……但我们是幸存者。


幸存者在醒来后要去做比从前更多的工作,因为他的亲朋好友为了帮助他打赢一场他们自己并不理解的战斗,已经累得精疲力竭。


我们秘密地战斗。在那些日日夜夜里,我们凭借一己之力,把自己拽出封闭的散兵坑,看着自己的伤口痊愈,并记住太阳的模样。


我希望有一天我会变得更好,我确信那天一定会到来。我希望有一天在我生活的世界里,与精神疾病的抗争不再是难以启齿的,而是值得骄傲的,是能够赢得公众喝彩的。


我希望你也能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


虽然直到现在,这一切都迟迟没有开始。


我祝贺你们每一位读到这篇文章的人。我祝贺你们每一位与自己进行斗争并一直打赢到现在的人。我祝贺你们每一位虽然并不了解这场战斗但还是捡起你们深爱着的某个人丢下的生命指挥棒,并等待着他们能够再次握住它的人。


我们每次赢得一场战斗,就会变得更强壮一点。


我们在战场上学习新的诀窍。我们用糟糕的方式学习,但我们会好好利用学到的东西。


我们的挣扎不会白费。


我们会胜利。


我们会活着。

- END -

每晚九点三十分,夜叔暖音伴你入眠。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