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

为你去偷户口本,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浪漫的事

视觉志 2019-06-11 12:01:45

中国第一视觉杂志 最受欢迎图文公号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关注 视觉志


感谢陈静接受“视觉志”专访

图片来自微博:@肯派的陈静


如果遇到一份父母坚决反对的爱情

你会怎么做?

忍痛分手还是与家庭为敌?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


1988年秋天,一个神清气爽的季节。


乐山师范学院美术系一班,迎来了一批新生。就在他们中间,有两个生活本无交集的男女,在那个秋天相遇了。




18岁的成都姑娘陈静,活泼开朗,青春年少,一个喜欢花花草草的爱笑女孩。




22岁的乐山小伙龙斌,神采飞扬,朝气蓬勃,眼神里总有那么一股子倔劲儿。




在彼此最好的年纪,缘分将两人分到了一个班,就在那间北斗山顶的教室里,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正悄然酝酿……


“我们的故事,是从变成同桌开始。”陈静微笑着回忆了起来。


那时候学校桌椅短缺,新生教室都是单人桌,很小很别扭,双人课桌只有高年级才能使用。有天清晨,陈静像往常一样来上课,突然发现自己桌子不见了。


她急忙四处寻找,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闯入了她的耳朵,“坐新桌子吧,我跟学校换来一张双人桌”,说话的人正是龙斌。




顶着全班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陈静一脸诧异地走到新桌子面前,她的书本整齐地摆在课桌右边,至于左边是谁?不用说,肯定是龙斌自己。


追女孩有很多方法,像这样别出心裁的还是头一回见。“你好同桌,请坐吧”,龙斌温柔地说道。


本来陈静想拒绝他,毕竟只是同学,这样未经同意的邀请让她想转身离开,可自己桌子早被学校收走,除了这也没地儿坐了,望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宽敞双人桌,和龙斌真诚的眼神,陈静一咬牙坐了下来。


全班的起哄声让陈静羞红了脸,龙斌站起来笑着喊道:“行了啊,都瞎闹什么啊,有本事你们也整张双人桌去啊~”




就是这张全班唯一的双人桌,拉近了陈静和龙斌的距离,后来才知道,换桌子那天,龙斌镇定的外表下,早已紧张的小鹿乱撞,特别害怕被拒绝。


而他不知道,其实陈静也悄悄关注龙斌好久了,18岁那年,这个总爱耍酷的大男孩走进了她的世界里。


“班里这么多女孩,为什么偏偏选我?”

“因为你的笑容,很甜很纯洁”


相同的兴趣爱好,总也聊不完的话题,让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一种青涩的爱在彼此心中蔓延。龙斌可以为了陈静逃课看画展,陈静也可以陪龙斌在山顶看日出。




龙斌每天省吃俭用,攒钱买了一台小相机,就为了给陈静拍美美的照片。




陈静问:“你自己不拍吗?”

龙斌说:“不用,我只负责拍,你负责美就好。”

其实龙斌是自己舍不得拍,胶卷张数有限,宁愿都留着拍她。




和同学游玩,与朋友聚会,龙斌一直陪在左右,记录着陈静生活的点滴,乐在其中。




后来龙斌又攒钱买了三脚架,这下终于可以一起出镜了。


那年冬天很冷,两人激动地跑去峨眉山看雪,在山涧中自拍时,陈静专心的看镜头,龙斌突然说了一句:“你看,下雪了”,陈静马上抬头,45度仰望天空,这张照片就被相机永久记录下来。



结果是龙斌忽悠她的,当时根本没下雪,得逞的龙斌哈哈大笑,陈静气得直跺脚,追着龙斌满山跑,最终原谅他的办法就是,再拍一张他被揍的照片才解气。


就算被陈静打,龙斌也是喜滋滋儿的,爱就在不经意间悄然生长。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躲在象牙塔中的两个年轻人,即将面临毕业分配的问题,1990年,陈静分配成都一个中学成为一名美术老师,龙斌到乐山成为一名外贸服装设计师。


两人无奈分隔两地,但仍然坚守着爱情,陈静利用工作休息的时间,就会跑去乐山看龙斌。




龙斌也不闲着,有时间也会坐火车去成都看她,1991年,龙斌亲手为陈静设计了一件灯芯绒夹克,当作礼物跑去成都送给她,看她幸福的笑容就知道,心里一定暖爆了。



因为陈静喜欢花布,龙斌就特意跑去乡下集市淘换了很久,悄悄做了一条大花裤送给她,希望她的笑容永远像花一样美丽。



如此贴心温暖的男友,当时让同事们都羡慕不已。




龙斌才华横溢,陈静也心灵手巧,没事的时候就给龙斌织毛衣。第一次织的白色毛衣龙斌特别喜欢,回到单位逢人便说:“你看,这是我女朋友给我织的,好看吧~”




后来父母知道两人毕业了还在交往,大为光火。


在那个年代,有份工作不容易,人们轻易不会辞职,因为距离远,又在不同的城市,父母私下里无数次告诉陈静,感情终归会被现实打败,坚决反对她俩在一起,用长辈惯用的经验与道理,将这份爱情判了死刑。


当时交通也不发达,从成都到乐山,要走168公里。


这168公里,成为两人见面最大的阻碍;

这168公里,也是这段爱情最好的试金石。


龙斌告诉陈静:“异地恋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分手的理由。168公里就把我们之前的一切抹杀了?不可能!


正是因为这句话,在父母动摇军心的时候,给了陈静坚持下去的信心和勇气,两人便开始写信。



每天将生活中发生的喜怒哀乐,还有相对彼此说的心里话都通通写下来,一封信大概三四天才到,这也成为了当时两人心中最漫长的等待。



后来为了再缩短点时间,两人还用了航空信封,这种信封如今早已绝迹,已经买不到了。




那一份深深的思念,都在这一封封信中来回穿梭。



每封信的字里行间,都带着对爱人的牵挂,带去了坚守爱情的决心和力量。




天天月月年年,往来的书信数百封,都是彼此爱的证据,一种沉甸甸的幸福填满了两人的春夏秋冬。




后来,父母偶然发现了这些信,颇为气愤,苦口婆心地劝陈静:“我们都是为你好,为什么不懂事呢?你为了面前的这个男人,你宁愿跟爸妈对抗?不惜站在全世界的对立面?你觉得值吗?”


陈静的答案是:“值!


面对陈静的倔强,父亲气得不认他这个女儿,母亲每天以泪洗面。压迫越大,反抗越强,带来的思考也越多。


陈静说:“我从小很听话,对父母言听计从,但这一次我要自己做主,自己的幸福一定要自己争取!”


于是,一个大胆的决定在脑海中浮现:“结婚!”




当时那个年代,结婚需要经过单位、街道办事处、民政局……足足5道程序才能登记。


两人开了证明,跑了手续,前面四道程序都完成了,就差最后一步:带户口本去登记


可就在回家拿户口本的时候,陈静遭到父母的坚决阻挠,紧紧攥着户口本不让她拿走。最终没能结成婚,那天的龙斌,就像丢了魂。


陈静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龙斌也一言不发地站着,突然对身边的陈静说:“不如我们拍张照吧,说不定这是最后一张合影了”。


那一天

两人脸上写满了哀愁



难道就这么放弃了?肯定不行!临分别前,龙斌抱着陈静说了一句话:“无论多难,这辈子,我一定要娶你”。


1992年陈静再次鼓起勇气,背着父母偷出户口本,坐上大巴车跑去了乐山。


遇见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到你之后,我就没想过嫁给别人。


龙斌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办好所有手续后,抓起陈静的手跑去了民政局,拿到结婚证的那一天,陈静把一生都赌给了这个男人。




在那个父母包办,相亲结婚的年代,这样的行为很大胆,这样的爱情难以置信。没有家人邻里的祝福,没有热闹的酒席,只有好友送来了的礼物和电报,但这就足够了。




结婚后的一年,两人仍是异地分居,父亲没跟陈静说过一句话,母亲也一脸愁容。


陈静表面什么都不说,但龙斌知道她心里难受。深情不及久伴,厚爱无需多言。后来,龙斌果断辞去了乐山设计师的工作,放弃了高薪稳定的收入,跑来成都找工作,永远陪在妻子身边。


正是龙斌积极的态度,陈静的父母终于和这对小夫妻冰释前嫌,是啊,哪个孩子不是爸妈的心头肉呢,只要孩子婚后过得是真幸福,那还生什么气呢。


这份爱情终于得到了家长的祝福,那一年两人笑得无比开心。




回到成都的婚后生活,比以前更幸福,两人终于可以朝夕陪伴了。



只有经历过风雨磨难的爱情,才懂得这份美好的来之不易,让两人倍加珍惜。



婚姻就是平淡岁月见温柔。体贴入微的丈夫和稳稳的幸福,都让陈静觉得,当初偷户口本结婚是多么值得。




两人决定一起干点喜欢的事,经过商量,就创立了一间服装设计小工作室。龙斌有丰富的设计经验和灵感,陈静来管理日常的大小事务。




工作室的布置简单又自然,黑白靠枕都是陈静手工画的,陶罐都是龙斌去市场淘的。



工作室外面的院子,曾经是一个废弃的老厂房,花草树木自然生长,也成为两人散步遛狗的宝地。




因为龙斌设计的衣服风格多元,在当地受到许多人认可,夫妻两个人热情好客,人们都喜欢去找他们做衣服。小两口的事业稳步提高,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工作室虽然辛苦但很值得。


爱他,就和他一起生个孩子。2001年秋天,他们的爱情有了结晶:大女儿文文。



2009年,怕文文孤单,小女儿陶陶也来到这个幸福的家庭,看着家里两个女儿慢慢长大,龙斌经常忍不住流泪,孩子的笑容就是彼此爱情最好的见证。



俗话说,爱一个人,就接受她的全部。已经是两个孩子妈的陈静,身材早已不如从前,但龙斌仍然爱她如初恋,如胶似漆的婚姻让周围的朋友羡慕。



龙斌的胡须越留越长,配上圆框眼镜,这种民国时期文人墨客的沧桑感,早已不是当年的奶油小生,但陈静都喜欢。


两个人用实际行动告诉彼此:“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你有的样子我都爱。”



龙斌不止会画画、设计衣服,还弹得一手好民谣。工作累了的时候,他为陈静弹着吉他,陈静为他唱着歌,那一刻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


夫妻俩最喜欢罗大佑那首《闪亮的日子》,就像歌词中写得一样:我轻轻地唱,你慢慢地和,愿你永远记得,我们曾拥有闪亮的日子。



工作室来往的人络绎不绝,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天生喜欢热闹的夫妻俩,就把曾经的工作室改成了民宿,不忙的时候,夫妻两人就在这里招待远道而来的朋友。



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两人精心栽种的。





龙斌不抽烟不喝酒,陈静不需要什么化妆品,最大的爱好就是装扮房子。省下来的钱都用来收集老物件,从清朝到民国,屋里的每件家具,陈静都能给你讲一个故事。




两人传奇的爱情故事在当地流传已久,知道的人越来越多,许多陌生人都慕名而来。


看看收集而来的老古董,逛逛龙斌的复古杂货铺,里面各式各样的好玩物件,都是他多年来亲手设计的,每个都藏满了故事。




屋里逛完还可以到屋外坐坐,在院子里三五好友谈天说地,感受着鸟语花香。



大家都喜欢称呼他们:“龙哥、静姐”,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人来拜访,听说,还有专程带着男朋友来,找他们夫妻俩帮忙把关的……


白天在屋里,几个人可以喝茶弹琴,感受一份生活的宁静与惬意。




晚上相聚在客厅,谈谈理想,聊聊人生,分享彼此爱情道路上的点点滴滴。夫妻俩欢迎所有人去家里做客。




陈静常说:“你看到我们现在这么幸福恩爱,但你不知道我们曾经跨过了多少磨难,熬过了多少个流泪与迷茫的夜晚,现在的一切,都是当年从命运手中硬夺来的。”


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就是为心爱的人去偷户口本。




两个执着倔强的人在一起,注定了这绝不将就的人生。做自己喜欢的事,爱自己喜欢的人。




在最好的年纪相遇,是彼此的福气。从18岁相识到现在,已经牵手走过28年的龙斌和陈静,对未来仍有无限憧憬。


“没遇到你时,一辈子很长,每天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遇到你之后,一辈子很短,还有很多事要和你去做。”




这世上,有多少信誓旦旦的承诺,最后败给了距离;多少份难舍难分的爱情,无奈输给了时间。爱情有时候就缺那一股倔劲儿,少了一份迟到的勇气。


真正的幸福全靠自己争取,再远的距离,再久的时间,终将败给爱情。


Copyright © 南京音乐推荐联合社@2017